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游车河
7:40am 16/06/2022
莫辛阿都拉.盆舞节:伊党混淆或搞错?
莫辛阿都拉(Mohsin Abdullah)

如果我选择“走一走、看一看”沙亚南的盆舞节庆典活动,我的伊斯兰信仰不可能受到挑战或侵蚀。尽管面对来自伊党有“偶像崇拜”等的警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根据报道,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依德利斯不想再谈他自己引发的盆舞节争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上周六在乌鲁冷岳出席一场活动时,记者问道:“拿督会根据雪州苏丹要求的那样出席吗?”这指的是雪州苏丹御令依德利斯出席盆舞节以“了解宗教和文化之间的差异”。

依德利斯摇了摇头,让记者问“下一个问题”。记者随后请他评论玻璃市宗教司提议让伊斯兰宗教局出席和监督该日本庆典。

再一次,依德利斯要求记者问“其他的问题”,同时说,“我不希望讲太多关于盆舞节的事情”。这意味着想要“打断话题”。或者换句话说,结束话题。画上句点。

ADVERTISEMENT

然而,如之前所言,由依德利斯本人引发的盆舞节课题并没有就此结束。尚未结束。甚至出现了一些更大的问题。

在谈论大问题之前,最好回顾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们知道,争议是在6月6日爆发的,依德利斯建议穆斯林不要参加盆舞节,因为他声称这个节日“受到其他宗教元素的影响”。他说,这是“根据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的一项研究”。

在大马,今年的盆舞节将于7月16日在沙亚南及7月30日在槟城举行。如果说在日本以外的地区举办盆舞节,据说雪兰莪沙亚南(已经举办了多年)的庆典是最盛大的。

然后,雪州苏丹沙拉弗丁御令雪州伊斯兰宗教局(Jais)不应限制该庆典,也不应禁止任何人出席。

雪州苏丹表示曾亲自在2016年出席过这个庆典,根据他的观察,活动没有宗教或偶像崇拜(syirik)的元素。

ADVERTISEMENT

他让依德利斯亲自去看看这个庆典。雪州苏丹不希望该部长利用大马伊斯兰发展局的平台发表“误导和不准确,并可能影响该局的形象和声誉的言论”。

雪州苏丹也不希望某些政党,特别是政治人物,为了自身利益和捞取支持而触及宗教敏感的问题。

当然,我们都知道有些政客经常这样做——利用宗教制造问题,然后利用这些问题来获得马来穆斯林的支持和选票。

然而,依德利斯所属政党伊党仍然建议穆斯林不要参与盆舞节。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和妇女组支持该党副主席依德利斯的立场。这意味着他们在盆舞节中看到了偶像崇拜的元素。

雪州伊党希望州政府阻止穆斯林参加盆舞节,“如果涉及宗教因素的话”。他们选择说“如果涉及宗教元素”有点奇怪,因为伊党,包括其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已经确定盆舞节有宗教和偶像崇拜的元素。那么,当发现盆舞节“有错”时,为何还要这么说呢?

下一个问题出现了。伊党是否违反雪州苏丹的御令?罔顾陛下的旨意?或者就是想要这么做?

ADVERTISEMENT

当然,伊党及其支持者声称伊党“勇于”捍卫穆斯林的宗教和信仰。

但是,我认为,雪州苏丹在做出任何与宗教有关的决定时,在得到学者的咨询后,当然会考虑到每个穆斯林的利益和他们的信仰。该决定是根据《可兰经》和《圣行》。

在伊党看来,他们是否比雪州苏丹提到的伊斯兰学者更伊斯兰化,更了解宗教?

必须记住,雪州苏丹不仅是以雪州宗教领袖的身分行事。他还是全国伊斯兰宗教事务理事会(MKI)主席。

他受委国伊斯兰宗教事务理事会的第一任主席,任期两年,这符合联邦伊斯兰事务最高委员会提呈给马来统治者会议的建议。

根据统掌玺大臣2022年3月12日的一份声明指出,该委员会之前由已故阿末沙基担任主席,认为由于伊斯兰属于统治者的管辖和酌情权范围,因此该理事会由一名统治者出任主席是更合适的。

ADVERTISEMENT

自称伊斯兰政党的伊党不可能不知道这一切。

有鉴于此,在我看来,虽然大马伊斯兰发展局仍然被归纳为政府机构,但它在“技术上”必须服从由马来统治者(现为雪州苏丹)担任主席的全国伊斯兰宗教事务理事会。

如果伊党不知道这个事实,这也有点奇怪。

无论如何,这并非雪州苏丹第一次谴责依德利斯。今年4月,雪州苏丹表示,宗教事务部长及其副部长不能干涉全国伊斯兰商议委员会的事务。

雪州苏丹提醒,大马伊斯兰发展局不能就全国伊斯兰宗教事务理事会属下的全国伊斯兰商议委员会的决定发表任何声明。

陛下表示这是因为大马伊斯兰发展局只是全国伊斯兰商议委员会和全国伊斯兰宗教事务理事会的秘书处。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宗教事务部长及其部长既不是全国伊斯兰宗教事务理事会的成员,也不是全国伊斯兰商议委员会的成员。

ADVERTISEMENT

回到盆舞节的问题。在我看来,伊党成功在这个国家的马来穆斯林之间引发笔战、争论和分歧。有人像我一样,不同意该党的意见,也有人同意。有些人相信,有些人不相信。

无论如何,当雪州苏丹御令不能禁止任何人出席该活动时,也意味着任何人可以出于任何理由和原因自行选择不出席。

我将雪州苏丹的御令诠释为,谁想出席就出席,不想出席也行。他没有强迫任何人出席或不出席。

不受强迫,因此他不希望伊斯兰宗教局阻止想要出席庆典的人。

另一方面,伊党希望政府阻止马来穆斯林参加盆舞节。强制性。这意味着伊党正在强迫他人。

我对宗教问题的了解不够深入。不像伊党领袖那样虔诚。正如虔诚者和有宗教学问的人告诉我的,伊斯兰并不强迫他人。他们说,伊斯兰没有强迫。这些话都是《可兰经》的指导。我是被如此告知。

ADVERTISEMENT

我也坚信我的信仰。如果我选择“走一走、看一看”沙亚南的盆舞节庆典活动,我的伊斯兰信仰不可能受到挑战或侵蚀。尽管面对来自伊党有“偶像崇拜”等的警告。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莫辛阿都拉(Mohsin Abdullah)
遊車河
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
雪州苏丹兼国家伊斯兰事务理事会主席沙拉弗丁殿下
盆舞节
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依德利斯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