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7:12pm 08/08/2022
大马人揭斯里兰卡艰苦日子 “跑5间医院都没抗生素”
揭斯里兰卡的艰苦日子 大马人:跑5间医院都没抗生素
今年4月中,愤怒的民众日夜在总统办公室外示威。(欧新社档案照)

(八打灵再也8日讯)“女儿生病了,我们找了5家大医院,都没有找到一瓶……”

3年前,金谭(译音,Kim Tham,36岁)移居。她说,当地的生活环境恶劣,连要取得基本药物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接受英文《星报》访问时说,当时女儿生病,医生开了。“但是我们跑遍5大药房都找不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们一家是居住在哥伦坡(Colombo)。她说,医生过后告诉他们,有一家小药房出售。“当我们到达药房时,药房却不允许我们购买(医生)开出的3瓶。”

直到好不容易说服药剂师,她才购获2瓶

“那只是很普通的,当时已有3位母亲都在药房等着买。”

此外,她表示,目前,当地人只限每星期购买最多20公升的汽油。

“我们会跟油站人员展示二维码,让他们为我们添油,不过,一般只能加满半个油箱。

“有些人甚至要排队两天才能添油。”

金谭说,由于公共巴士无法运行,也没有足够的汽油,因此道路都空无一人。

“上个月,学校被令关闭,政府官员都居家工作。

“现在的情况是,你甚至无法乘搭Tuk-tuk车(机动人力车)或订购送货服务。”

她说,当地人也很难获得基本生活用品。“每天都有抗议活动,我们不得不四处寻找牛奶和牛油等物品。”

她补充说,由于货币贬值,一切变得非常昂贵。

目前在加拿大的金谭说,哥伦坡的机场挤满了想要逃离的人,“大家都尝试在海外寻找工作机会,或逃到他们能去的地方。”

她说,如果当地情况变得更糟,她们一家也准备撤离。

的生活已越来越艰难,尤其去年尾该国发生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数以千计反政府者闯入总统府等。

《星报》也访问另一名居住在代希瓦勒(Dehiwala)的家庭主妇钟雯怡(译音,35岁)。她说,当地曾经发生每天停电大约6至8小时的情况,直到政府落实电子配给后,停电时间缩短至每天3小时。

揭斯里兰卡的艰苦日子 大马人:跑5间医院都没抗生素
钟雯怡和丈夫刘凯文在斯里兰卡生活了近4年。(星报图)

她说,她的家人不住在市中心,无法买到新鲜农产品。“供应品到我们地区的频率不够高,我们必须买下现有可买的东西,我们只能靠吃来生存。”

她说,由于汽油是配给,所以她们无法获得足够汽油,行动也受限。

“排队买汽油的情况,真的令人难以忍受,大家都要排队好几天。”

揭斯里兰卡的艰苦日子 大马人:跑5间医院都没抗生素
斯里兰卡当地人都要排队好几天才能添油。(法新社档案照)

她补充说,当地也经常有新闻报道指人们在排队添油时死亡。

至于药品供应,她说,她的家人依靠已返回马来西亚的朋友,为她们提供物资。

“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还年轻且健康,我不敢想像那些患有疾病及需要特殊药物的人。”

锺雯怡和她的丈夫刘凯文(Kelvin Lau)在生活了近4年,其丈夫是这里一家法资工厂的董事经理。

刘凯文说,7月的情况更加严峻,当时汽油短缺,抗议活动频繁发生。“我们需每天查看几次新闻,确保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安全的。”

他说,当地大多数人都步行或骑脚车。“车很少,公共交通工具更少见到。”

7月17日,外交部长拿督斯里赛富丁说,126名马来西亚人已在马来西亚驻最高专员署登记,据说他们都很安全,其中一些人已经自愿回国。

抗生素
斯里兰卡
金融危机
国内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7天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