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豹力再现
8:00am 27/11/2022
曾庆豹教授.从种族政治到宗教政治的演化?
曾庆豹教授

崩解,马来社会并未完全被撕裂,相反的,它们将自己推向宗教政治,尽管国盟主要是在乡镇地区或次发展区夺下地盘,但伊党透过土团党的“温和”形象成功包装,从“两个巫统”中接收了选票。

ADVERTISEMENT

也许,的核心领袖已经感觉到的势力在壮大中。关于这点,我们可以仔细地从青年时就活跃于伊斯兰青年运动的安华在政治造势演讲上,大量引述伊斯兰先知或学者的言词可以感受到这类的非比寻常,尤其是他特别刻意地以阿拉伯语朗读相关的名句,解释伊斯兰的价值观,说明如何地契合这个多元社会所能共享的政治生活。

果不其然,本届大选最亮眼的结果是,伊党成长为国会的第一大党,它不仅为国盟打下江山,北马和东海岸一片“绿油油”,无不令人震惊。其中,最大的原因应该是:隐身在“国盟”的旗子底下,成功地将巫统的选票转到他们的手中。

随着巫统一再地被分化,马来社会确实一分为三,贪污腐败的巫统不仅在马来社会不再有发言权,甚至,它作为族群的代表性也在这届大选中丧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土团党,以及身藏在国盟中代表穆斯林核心价值的伊党。巫统的失势并没有将马来社会推向多元种族政党的公正党,相反的,却是推向更强调种族意识的土团和更为鲜明宗教立场的伊党;无疑的,马来社会的政治选择并没有离弃种族,而是从种族政治推向族群宗教。这无疑地给大马政治的未来发展激起了无数的想像。

的巫统在本届大选后算是被终结了,选举结果更显示土团党很快就赶上它。由于隐身在土团党背后,伊党为自己创造了历来最好的成绩,可以说是本届大选最大的赢家,收割崩坏巫统的群众势力。也就是说,巫统的民族主义招牌被抛弃之后,马来社会没有在真正的意义上被分解,相反的,他们明显地游向了国盟,而土团党在意识形态上即2.0版的巫统,加上宗教立场解明的伊党,因此国盟力量的迅速窜升也就不意外。

长久以来,在这个国家里一直都是属于敏感的政治议题,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政治洗礼,种族议题似乎已渐渐地失去它的危险性。一方面是各族在政治决择上的多次合作已在某种程度上淡化了肤色的作用,另一方面则是马来当权者的贪腐令族群蒙羞,强调种族已非重要的利器,尤其是在巫统的组织内,更是难容于伊斯兰的价值。因此,土团党的出现即是以反贪或改革者的姿态来收割巫统的势力,这也等于提供了那些依然带有族群利益考虑者有了一个代替性的选项。上一届,他们暂时寄生在希盟内,因为有马哈迪、慕尤丁的背书,所以希盟取得了突破性的成绩,但这一届就不一样了,希盟内已没有诉诸族群利益的政党,加上公正党不断地冲撞民族至上的论述,因而造成希盟中的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获得的议席都比上届少,其中的一项原因肯定是与马来选票的短少有关。

巫统崩解,马来社会并未完全被撕裂,相反的,它们将自己推向宗教政治,尽管国盟主要是在乡镇地区或次发展区夺下地盘,但伊党透过土团党的“温和”形象成功包装,从“两个巫统”(国阵的巫统和国盟的土团)中接收了选票,巧妙地夺得如此多的议席,因而也就巩固了马来社会。

从某种角度看来,伊党成功地找到了一件新的“外衣”,它借了土团的“巫统改革派”的一个老势力,收割的那些不满巫统的马来选民并转向与民族认同联系在一起的宗教;换言之,伊党已不同于过往纯粹与“世俗化的巫统”对抗,而是吸纳了他们的叛离者,土团转向与伊党合,这不是台上政治人物的决定而已,基层的游动才是关键。本次选举结果已清楚说明了这点,包括了在州议席上的显著成长,国盟取代了巫统,希盟不是“马来政党”,当然无缘分食巫统的票源。

无疑的,巫统因贪腐从民族主义走向世俗化,它已不能再代表马来族群,加上随着希盟作为一个上升的“去民族主义中心”的另一股世俗力量,马来社会转向同时具有民族主义和宗教色彩的国盟变成必然,它代表一种“反世俗化”的潮流,包括了贪腐和淡化民族宗教的世俗化现象。这一次,通过了土团,“隐身”在国盟中的伊党成功地演化成代表马来民族和穆斯林的政党,因为巫统已不能代表马来人了;巫统的崩落,但马来社会的力量仍有去处,所以造就了伊党的上扬,这是马来族群的政治逻辑,因为若不再诉诸民族和宗教,马来社会将在政治上失去他们的认同和利益,这是非常严重的后果。

伊党一直与巫统对立,主要还是在世俗与宗教间的张力问题,而非种族,他们曾与行动党和公正党合作过,即是对抗巫统的世俗和贪腐。本届大选反映出伊党已不一样,它在包容土团与收割巫统势力的同时,也就把族群的论述接手了过来,选前慕尤丁玩弄“犹太人、基督徒”等影射性的指控,完全是为这一次国盟的选战做了最清楚的注脚,给了他的对手希盟最后一击。

尽管我国不可能变成伊斯兰国家,伊党也非激进的政党;但是,选票已明确地表达了马来社会从族群政治到宗教化群族政治的演化,这也是我们需要正视的现象,它势必对我国未来政坛造成相当程度的冲击,尤其是反世俗化和贯彻伊斯兰价值的问题方面。

打开全文
巫统
公正党
伊斯兰党
一党独大
曾庆豹教授
种族和宗教
豹力再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5分钟前
3小时前
20小时前
21小时前
22小时前
23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