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3:00pm 25/04/2020
疫期停课不停学 在家网教甘苦谈 (老师篇)
作者: 郑德发(〈星星学堂〉主编)

    行动限制令第三个阶段倒数结束中,我们不知不觉窝居在家39天了。

    留守在家,“停课不停学”,网络教学已是常态。疫情的变化和持久战,也彻底全球性地改变了我们每一位。在那么多天的网络上课,老师、学生从实境学习,转到虚拟环境的学习,个中滋味,有甘有苦。

    漫漫长的网学日子,老师、孩子、家长各有什么体验呢?这一次〈二十一世纪学习〉访问老师,看看他们有什么话要说。


受访/照片提供:关老师(某华小老师)
受访/照片提供:关老师(某华小老师)

① 那么多学生,有学生是没有上网课的?

答:让所有学生上网课有一定的挑战。

   班上有29位学生,能固定上网课的只有16位;1位是原住民,另外12位则是因为手机的容量、网络覆盖等问题而无法一同上课。

   没办法上网课的,我在上课后会将要读的或者要做的,发到家长群,让没办法上课的学生不会掉队,无法在Google Classroom提交的,只能在开学的时候再交上。

   当然,在复课的时候还是需要对已经教过的内容进行巩固和辅导。

② 网上教学如何进行?

答:限行令初期和家长讨论,决定要上网课就和学生针对不同的视讯会议软件进行试课。软件的功能和使用的便捷度是我们的首要考量。

   学生最终选择了Zoom作为网课的媒介;功课则会在Google Classroom提交。

③ 那么多学生,如何顾到他们的学习效果呢?

答:停课期间,其实更考验的是学生本身的自律和自学的能力。

   本身会放慢教学的步伐,不再急着一个星期一个单元的节奏。另外,也会重新复习一些之前忽略的部分。

   这段时间,会花更多时间带领学生一起阅读文学篇章,在网络进行讨论和交流。

   停课期间,我们也善用Google Classroom让学生每周提交一篇稿件,我将稿件下载编辑成电子报,除了能让学生在这段期间继续写作,更希望的是学生能将限行令期间的心情或趣事更有意义地用文字记录下来,将来或许会是一份很珍贵、很有意思的回忆。

   此外,也会给学生提供一些网络学习的链接,让学有余力的学生可以进行自学,让停课的这段时间过得更充实,更有意义。

④ 网课,学生可以不开视频,让你看不到他吗?

答:班上的学生都很乖,都把视频打开,可是希望节省流动数据,所以建议学生可以自由把视频关掉。

⑤ 你有什么趣事和抓狂的事要分享的?

答:限行令的第一堂课是其中一位学生的生日。课堂结束前,我们弄了一个线上的庆祝会,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生日祝福的幻灯片,家长在屏幕的另一边给孩子送上小蛋糕,我们则在线上唱生日歌,每位学生再轮流送上生日祝福。懵懵懂懂、忘记自己生日的同学还真的被惊喜到了。

   每次结束一堂课之前,我们都会在线上拍一张团体照。一天朋友发来一些Group Poses的建议,第二天上完课便和学生玩起来。隔着屏幕,光是摆pose就花了不少时间,虽然效果没有预想中好,但是大家同在一起和时光还是很美好的。 


VIRUS A.jpg

20200425A.jpg

heart A.jpg

20200425B.jpg

   关上视频后,有一次发问,指定了某位同学回答。她在线,可是一直没有回应。事后她母亲才告诉我她睡着了,听了之后还真让我哭笑不得。

   为了制造一些气氛和新鲜感,定期会更换视讯会议软件的虚拟背景设定,将背景更换成海边、万里长城、伦敦大桥等。通过这样的更换,除了给学生一些视觉上的新鲜感,也趁机介绍一下相关的国家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

⑥ 网课软体应该不能让所有人同时说话。你如何带领教学呢?

答:Zoom有一个功能是会议的主持人可以将所有参与会议者静音,当学生需要回答问题的时候可以点击“举手”键,再点击“麦克风”就可以在线上发言或回答问题了。

受访/照片提供:黃老师(某华小老师)
受访/照片提供:黃老师(某华小老师)

    从行动管制令开始,我的网上教学就以Zoom和Google Classroom开始。

    一班基本上有30至40个学生。由于我是科学老师,年初时已经准备了一整年的笔记,让学生自己收藏,平时不需要交上来,用Zoom上课时,大家都有。其实我觉得学习效果是不彰的,还是面对面教学比较有效。至少,在课室的环境,我可以见到每个学生的表情和反应,看得出学生是否专心、是否听懂,还是上课上得太闷,需要换个方式。记得有一次说了个笑话,结果只听到自己的笑声,因为规定上课时大家都不可以开麦克风,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好笑不好笑,感觉在自爽。不过后来有时候可能笑话真的好笑,学生会打开麦克风回应,总算减少了一些自爽的孤独感。

    记得一次上课之前,某学生的麦克风还没有关上。他母亲在那边碎碎念:等下上课时要专心听老师讲、要认真写、不要动来动去,不然我就拿rotan来了。然后我瞄到其他学生都在偷笑,其实连自己也在偷笑,然后大家很有默契假装没事发生。还有一次,上课上到一半,大家都说听不清楚我的声音,我还以为自己的网速问题,闹了一番才发觉他们那边打雷和下大雨。有些学生还一边上课一边看窗口,感觉好像害怕有鬼从窗口飘进来。原来当时打雷的声音实在太响亮,而且还有学生一面充电一面上课,为了安全,只好匆匆结束上课。

    开始用Zoom上课时,由于对软件的设定不太清楚,上课时总会有学生在屏幕上画画、写字。有时候是和上课内容有关的,有时候我觉得纯粹是无聊想要画东西,甚至会在聊天室私聊。由于会影响大家,就会劝告学生,也有不听劝、不听骂的学生,会教人有点生气。不过后来学会了设定,学生就不能在屏幕和聊天室乱来。

    避免学生觉得无聊和闷,上课时就要学生多写和画,并且不时提出问题让学生回答,再请家长检查孩子的功课和笔记,才能知道学习的效果。在我的课,我没有规定一定要开视频,但却要听到声音。因此,上课时我会不时叫名字,看看他们是否在专心上课,也制造一些互动。同时允许学生随时发问,只要使用“举手”的功能,我就立刻看到了。

    比较抓狂的是我家里没有宽频,网速很慢,甚至上课上到一半断网也是家常便饭,要重新连接需要等待(很多学生也面对这个问题)。第一次断网时,学生居然说:老师你被踢出去了,好可怜哦,听了真是哭笑不得。后来学生也慢慢习惯了,如果我突然消失,他们就会乖乖留在会议室里聊天,直到我重新进来会议室。其实大多数老师都会抢占早上的时间来上课,也许早上比较适合上课,下午则昏昏欲睡。对我来说,早上的网速较快,但有时候要互相配合,一些班级也不得不在下午上课。

    的确有些学生无法上课,因回到家乡后,网络的问题,无法联网。甚至还有学生完全没有带任何书本回去家乡,结果她的父亲把课本和作业等用快邮寄回去,避免无法上课。至于谷歌课室,也相当多学生没有完成功课,甚至也有联络不上的学生。

    我比较喜欢用Zoom,主要是可以互动,比较像是平时上课的样子。话说回来,虽然可以透过视频看到学生,不过上课的氛围毕竟打了折扣,感觉少了畅所欲言的感觉和学生立刻回应的热烈气氛,必须一番操作才能看到学生的脸庞。一些班级我也没有使用谷歌课室,而是吩咐学生事先要看的影片、要读的内容和要做的功课都放在我自己的网页(https://www.cra2ysci.com)。学生有上课前的准备,学习效果会好一点点。

    教育部长宣布今年的UPSR取消后,学生居然打电话来确认,其实他们是太高兴了。不过上课时还是对他们说,人需要学习才能成长,尤其是在他们的年龄,更不能因此停止学习,毕竟不是为了考试才来学习。有一次有一个学生逃课,结果有一堆八卦的学生知道他在上课时间打电子游戏,就报告了班主任,请班主任来处理了。

    上网课对眼睛实在不好,容易疲劳。希望疫情可以逐渐缓和,行动管制令尽快结束,可以回到学校听到学生熟悉的笑声。

打开全文
分享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