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开门见山
7:00am 07/08/2021
黄泉安. 巫统发难,火箭腿软,谁笑到最后?
作者: 黄泉安

西洋剧情惯有好警恶警的角色,华人大戏也有黑脸白脸的桥段,布局讲究扑朔迷离,吊尽戏迷胃口,确保票房卖座,绝无冷场。

我国当今政局大乱,国盟希盟互扯后腿,巫统乘机发难撤挺首相慕尤丁单人,国盟主干土团党顿时一子错满盘皆落索,你能看出谁在背后搅局?谁将是三国之后得天下的司马懿?又有谁知道,司马懿子孙后代有多凄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上周专栏文末,笔者提及慕尤丁若是下台,现任副首相依斯迈沙比利是否会替巫统据理力争,因循就序升正第9任首相?2018年国民曾以民主方式推翻巫统,大家能允许巫统轻易回朝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到时,反对党最大阵营的希盟,要怎样回去向选民交代?

众所周知,巫统全国代表大会及最高理事会早已摆出“拒绝安华、拒绝火箭”的立场,刻下希盟手中筹码仅是88国会议席,当今之急是必须合纵连横,才能直捣中原。

关键是,就算慕尤丁在9月国会信任票提案过不了关,但任谁接棒都是权宜之计,因为来届大选距今只剩23个月,大选前需要战略部署、资源供给和各政党组合的一团和气出师表。

ADVERTISEMENT

到时,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须重新面对各自的选民市场,三党一体但战略不尽相同。希盟配合巫统伺机斗倒慕尤丁之后,又将如何整军备战,应对国盟/巫统/全民共识联手强争的马来票仓?

2020年初希盟中央政府倒台后,因候任首相人选争议不休,促发友党之间的信心危机,战略选项驷马各路跑。绊倒共同敌人慕尤丁是易事,但届时谁人拜相又成棋盘定向,难免重挑旧烂苍。

若论眼前斤両,除却巫统内讧并发的党分裂,安华倒慕阵容仅是希盟88席、斗士党4席、沙巴民兴党7席、砂拉越全民团结党2席、沙巴民统党1席、独立议员2席(麻坡及新邦令金),合共104席,距离国会多数票还差最后几里路。

何况,撤挺慕尤丁的共同阵线里,至少藏着4个觊觎首相官位的老耆议员,互不相让,分分钟会有阋墙谇帚的风险。所以,慕尤丁看在眼里,倒他的敌对阵容,算数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再说,巫统党魁阿末扎希铤而走险,不惜引爆党分裂,通过王宫公函禀奏8席撤挺慕尤丁,但国会信任票提案之前所腾出时间与空间,都是风云变幻的酝酿期。扎希最终有多少筹码来里应外合,不到最后一刻是难下定论。

至于希盟,目前最不需要的情节,是重燃马(哈迪)安(华)内斗,同时又面对沙菲益借凭沙巴民兴党及独立人士赛沙迪7+1票吊起来卖的老套路。

ADVERTISEMENT

说得不好听,政治染缸尔虞我诈,正当安华盘点手中筹码时,有谁敢担保阿兹敏脱离公正党时没事前安排卧底盘踞,等候危急时刻接招亮相,再次扮演“喜来登事变”造王者角色?

何况,慕尤丁信任票不定输赢,大选时希盟国盟仍得共争市场重叠的巫裔票仓。现在各党沉沦于政治权斗而罔顾民间死活,不怕惨遭疫情洗礼之后的选民,经济重创之下,投票心态已经走了样?

这个时候,希盟主干行动党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在脸书帖文,警惕党内外并探水温,“此时不啻是剔除慕尤丁的绝佳时机,但巫统若是抢占相位得了先机,所有的国家盗贼将重获自由,巫统一旦重回政府当起老板,料想他们必会进一步巩固政治势力,以在来届大选变得更强。”

为了避免巫统重回权力核心,潘俭伟提出他的“替代方案“,就是暂时“容忍”慕尤丁政府,直到来届大选再做打算。

潘俭伟的提议,反应见仁见智,帖文留言版出现大量网民质疑在野党是否真的掌握多数票来剔除慕尤丁,而支持潘俭伟“容忍方案”的网民只占少数;有更多人认为,确保关键的贪腐罪控案件续审是至关重要。

潘俭伟吁请国民深入思考却反应极化,显示主轴已被淡化、言不达意了。

ADVERTISEMENT

管道消息,公正党少壮派(一名前副部长国会议员、一名现任上议员、一名前国会议员)对潘俭伟谏言私下表示不满,将行动党视为“临阵腿软”,更将破坏安华刻下的政治铺张。

至于马哈迪,他再老调重提,国会里若无人掌握多数议席,国家元首即可委任过渡首相,以继续领导政府直到适合举行大选为止。话到唇边留半句,只差没再毛遂自荐。

慕尤丁与元首对数项国家大事意见分歧,双方除了公开对峙也出现策略上的纵制兼施,也是三权鼎立数十年难得一见,行政权陷于最劣处境的宪政纷争。这对向来遵从封建礼教的马来友族来说是情何以堪,毕竟,叛君言行是应该尽量避免的敏感地带。

没想到,反对党意图推翻慕尤丁政权,我们看到非巫裔政客竟也向君主立宪制借火,暂时忘切1980、90年代马哈迪修订宪法、阐明限制王室宪政法权的用意,任由扎希担任狙击手,然后凭据各自政治利益,摇旗呐喊各领风骚。

巫统全体共有38国会议员,参与扎希狙击慕尤丁者究竟有多大阵容,暂时没人知晓。

但扎希深明国会复会前有30多天缓冲期,是双方招兵买马的空隙,因此警告包括副首相在内的巫统部长团,若有议员试图跳槽,这群‘青蛙’将受党纪律制裁,在下届大选面对选民的惩处。

ADVERTISEMENT

最新消息:阿末扎希涉及健康思维基金会失信、贪污及洗钱案件将于8月24日续审;凑巧《马新社》报道雪州苏丹殿下会见反贪会主席,吁请所有贪污案件必须迅速审结,同时杜绝延审的种种借口。

君主立宪下,马来统治者是制衡国会民主的明灯。这个周末,实在有太多遐想的空间。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