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8:54pm 16/08/2021
宪法专家:虽没明文规定任期 看守首相不会做太久

(图:马新社)
(图:马新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刘晓晶/报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八打灵再也16日讯)国际伊斯兰大学法律教授聂阿末指出,尽管我国宪法未明文规定看守政府或看守首相的任期,但他们相信,丹斯里慕尤丁不会担任看守首相到来届大选。

他说,丹斯里慕尤丁辞去首相一职后受委为看守首相的情况,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去年辞职的情况如出一辙。

“若以去年的情况来看,马哈迪担任看守首相大约一周后,国家元首陛下就委任了新的首相。”

ADVERTISEMENT

他向星洲日报指出,身为看守首相,慕尤丁现在的职务是要领导行政机构维持日常运作,例如确保公共服务领域继续顺利运作。

不可制定新政策法律

他指出,看守首相其实跟国会解散后所形成的看守政府一样,即两者都不可以制定新的政策或法律,包括不能提呈财政预算案或使用政府机构来进行竞选等。

“无论被称为看守政府、看守首相、临时政府还是过渡政府,他们的权限都是一样的。”

不过,他也说,到底看守首相的权限有多大,也需看国家元首陛下所发出的委任信内容,到底有没有阐明看守首相的权限范围,例如其权力是否与首相一样。

召开国会不实际

ADVERTISEMENT

聂阿末说,尽管国家元首现在依然可以在看守首相的建议下召开国会,不过,这似乎不太实际。

“在没有内阁的情况下,到国会也只有首相一人回答议员的问题,当然,国会议员可以在国会讨论重大的课题如疫情和疫苗接种的课题,但是,到时找谁来回答他们的问题?因为即没有卫生部长,负责疫苗接种课题的凯里也已辞职。”

虽然看守首相的任期可以延续至2023年来届大选来临之际,“不过,我不认为会拖延到两年这么长,毕竟政坛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他说,尽管现在各党看起来都未掌握明确的大多数支持,但还是可以进行谈判并达致共识。

“在我看来,一些之前看似水火不容的人,现在却看似和平共处。”

邱进福:功能有限

ADVERTISEMENT

人权律师邱进福指出,看守首相或看守政府的功能非常有限,其职务就是在新首相或新政府组成之前,执行一些名义上的政府功能。

他指例如看守政府就无权制定新政策、落实新措施或提呈新的立法。

他向星洲日报说道:“这就像只是负责替人家看守房子,你只能进行割草、清洁等工作,房子必须维持原状,不能装修房子,直至房子的新主人来接管房子。”

他也说,尽管看守首相可以召开国会会议,但在目前未有任何政党或联盟获得执政权且没有任何部长情况下,即使召开下议院会议,也只不过是反对党议员之间的辩论。

“我们应该先等到新首相上任并组成新的政府,才来召开国会。”

无论如何,尽管未有明文规定看守首相或看守政府的任期,他相信看守首相的状态不会维持太久。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