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观点
分享到 : 

2014-01-08 12:00:15  253079
郑丁贤.一个从政者的沉沦
观点

“哦错了吗?哦错了吗?难道哦错了吗?”这是台湾陈水扁的名言。阿扁先生一被批评,一被抓包,就会在他的场子,声嘶力竭,七情上脸的呼喊:“哦(我字发音不准)错了吗?”现场的扁迷很配合,集体被催眠似的回应:“总统没有错,总统没有错。”于是,阿扁满意了,他松开眉头,露出微笑,很肯定自己:哦没有错。我要确认,这是阿扁,还是林冠英?或是两人合为一体?阿扁从来不思考自己有没有错。他是自己的神,神是不会错的;如果别人说他错了,他心底的神会告诉他:那是媒体的错,国民党的错,外省人的错,中国的错。所有人都错了,只有阿扁没有错。只要有媒体、国民党、外省人、中国的存在,阿扁可以把矛头对准他们,让自己的错倒转过来,理所当然的对了。我看到神,投入林冠英身上。只要有纳吉、国阵、媒体、评论人、党内异议人士的存在,林冠英就会说:“我有错吗?一切都是他们的错。”一个不愿意检讨,不懂得反省,用尽一切藉口自我辩护,自我开脱,把问题赖在他人身上的从政者,他会知道自己的错吗?我肯定不是第一个把他和阿扁比较的人,隆雪华堂的陈亚才兄比我有先见之明,早在几个月前就公开指出“林冠英可能变成大马的陈水扁”。这不是指林冠英和陈水扁一样贪腐,而是两人的从政风格,是走在同一条道路。林冠英的作风,延续阿扁的傲慢、转移视线、挑动情绪,用对手来掩饰自己的过失。在马赛地事件上,马华民政和网民批评他,是因为他们崇拜纳吉;郑丁贤批评他,因为郑丁贤也崇拜纳吉;伊斯兰党的玛夫兹、公正党的祖莱达都公开批评他,那么,玛夫兹和祖莱达也应该是崇拜纳吉;行动党很多人不仅批评他,还很火滚,他们更加是纳吉的崇拜者。不只是马赛地事件,任何发生在他身上的课题,他都可以推诿给对手。纳吉仿佛是林神的保庇;只要有纳吉,他就安啦!把纳吉和国阵抬上来,他就可以掩上耳朵,没有听到党人、友党、网民、媒体的疑问:──为什么撤掉只用了两个月的丰田佳美,换了新的马赛地S-Class,特别是在槟州很多人生活压力沉重的时候,这不叫浪费,难道叫节俭?──曾经批评登嘉楼州政府购买较便宜的E-Class,当时说:“人民正在受苦,巫统却在享受,浪费人民公帑。”而自己堂而皇之这么做,这不是虚伪吗?──节税20万,口口声声说节省,实质上是占人民的便宜。林冠英是会计师背景,理应知道公共财政概念,用税务优惠来作为个人享受,这不叫做剥夺了公众利益吗?──反贪会未曾要调查他,也重覆否认会调查他,林冠英却一再挑衅反贪会,制造被打压的姿态,挑起情绪,转移视线,博取同情;这不叫戏子吗?在他的来文中,他以创造了槟州的财政盈余和12亿令吉的储备金,作为购买马赛地的理由;但是,他没有交待12亿令吉中,8.5亿令吉是前朝政府留下的。人们要问,林冠英是否准备和许子根分享这辆S-Class;按比率分配,每个月许子根坐3个星期,2个星期属于林冠英,这才公平啊!记忆力较好的话,不会忘记他公开说还清了槟州水供局拖欠的6亿令吉欠款;但是,他没有说的是,这6亿令吉欠款是中央政府所注销。这已经不是林冠英有没有资格坐S-Class的问题,而是一个州首长的诚信和人格的重要问题。一个瓢窃政绩,缺乏诚信的领导人,一个不懂得反省和检讨的首长,很可能是阿扁的3D复制品。其实,我不在乎他消费纳吉,这是他们之间的政治斗争,抹黑对方是政治人物的看家本领;但是,用同样的手法,来对付媒体和评论人,这是一种愚蠢又低级的手段,只显示自己的无能和理亏。我更非崇拜纳吉,在郑丁贤评论文章中,批评执政党和纳吉的很多,批评行动党和林冠英的很少。当然,我可以用数字来佐证。单单是上个月见报的郑丁贤专栏,至少就有几篇直接批评纳吉政府:──【《首相,52%你满意,或在意吗?》】;──【《谁是什叶派?看大马的政治伊斯兰化》】;──【《重视历史,埋葬文明》】;──【《为何我们都爱曼德拉?》】(而不是国阵)。同一个月,批评林冠英、行动党,或是民联的专栏文章:──0,没有。(【《骑脚车的市长,坐S-Class的首长》】刊登于今年1月)再往上找,3个月内批评林冠英、行动党和民联的专栏:──0,还是没有。如此篇数批评纳吉和国阵,被林冠英列入“纳吉崇拜者”,正确来说,郑丁贤应该是“林冠英崇拜者”才对呀!他指郑丁贤“羡慕首相拥有白里透红的肤色及红润的嘴唇”,这是他的兵团惯用的材料,声称郑丁贤撰写。我找出了原来出处,是记者引述纳吉的义姑姑因顿女士的谈话,刊登于2009年4月3日纳吉上任的专辑,完全和郑丁贤无关。堂堂槟州首长,发表一篇人身攻击,堆积黑材料的文章,可见他的人格处在何等水平。这也要让我自己反省。是否林冠英没有犯错,还是他不能被批评呢?──槟州湖内山被发展商开发成为“秃头山”,连行动党议员郑雨周都落发抗议;林冠英在事后才采取行动,发展商事后被轻轻罚款3万令吉。任何进过首长28楼办公室者都知道,首长的大窗口,就对着湖内山,朝夕相对;他怎能说不知道发展商在开发?基尔担任雪州大臣时,雪州沙亚南的Bukit Cahaya森林公园被砍伐事件,基尔也说不知道,事后还推诿给发展商;这不就是如出一辙?──槟岛市政局与“槟城国际会展中心”(sPICE)发展商已签署的合约,以低于市价售出一片3.1英亩地段给发展商,导致每平方尺的土地至少被低估200令吉,而发展商额外的建屋密度至1千500间;州政府牺牲州民利益,倒贴发展商5千万令吉。──第二大桥还未通车,首长就急着要建63亿令吉的海底隧道,尽管隧道的经济价值和环境影响遭到非政府组织的反对,甚至未做环境评估报告,州政府还是一意孤行。──林冠英津津乐道州政府的盈余,以及12亿令吉的储备金,但是,槟州的外来投资猛跌,去年首4个月,排名全马第八位,不但远远落后柔佛和雪州,还输给森美兰和彭亨,他有检讨吗?──如果财政盈余和12亿令吉储备金是骄人政绩,那么砂拉越拥有全马最多的盈余,以及220亿令吉的储备金,那么,泰益不就是最杰出的首长吗?──行动党的元老,党的核心价值,是推动社会主义理念,追求公平和正义,把人民放在第一位,林冠英到今天的硬拗,坚决把马赛地放在第一位,他能够面对元老和党人,对得起党的理念吗?我必须承认,郑丁贤确有错误,很多时候,没有做好媒体人公正和平衡的职责。当这些涉及林冠英的课题发生时,我没有批评他;当评论人陈亚才指他炒作民粹主义,可能变成大马陈水扁时,我一笑置之。作为媒体人,我必须检讨,过去大家或许对林冠英有所期待,希望他和国阵人物不一样,而姑息了他;太过宽容,变成纵容,有失媒体和评论人的责任。今天,我们能够反省,因为我们不把自己当神;而能够反省,才批评马赛地事件,这是自我纠正和改进。而林冠英自以为在神台上,他能反省吗?林冠英要避免继续沉沦,步上阿扁后尘,就不要再说“我没有错”;悬崖勒马,退回马赛地,向人民道歉,诚恳做人,认真施政,是惟一的出路。【相关评论:林冠英.回应郑丁贤】【相关评论:林冠英.郑丁贤的不敢、不能与不会】【相关评论:郑丁贤.骑脚车的市长,坐S-Class的首长】【相关评论:郑丁贤.一个从政者的沉沦】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4-01-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