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05-31 15:42:56  1515301
我的孩子有个医生梦……
优质生活



吉打州的稻田,放眼望去是一片静谧的绿。这世外桃源里,有一间小学校,与世无争的立在田中央。这是一名米较老板在早年捐献的,为的是农村里孩子们的教育。今日老米较老板不在了,他的53岁的小女儿却因被诊断出末期卵巢癌,为了医病,无法再让20岁的女儿继续升学之路。当年捐献房子当学校的父亲若能看见,未知会否对眼前这等现实讽刺唏嘘悲叹?

于是,我上网订了往返梳邦再也──亚罗士打的机票。飞萤。一个美丽的名字。可是我知道,这一趟飞行,将把我带去一个还没有仔细听就让人觉得心碎的故事。一个还没有见面就打从心底觉得伤感的会面。

这个故事,从一封亲笔来函开始……

你好,我是星洲日报读者,我住在北马。我于去年被证实患上末期卵巢癌。目前癌指数高居972,是个令人心碎的报告。

患病后,家徒四壁。一路走来这个家是我在撑。我女儿几经波折才在国大党的医药大学(AIMST)念完预科。原本打算今年7月进入医学系,但以我目前的状况实在是走投无路。但愿您能助我一臂之力,让我女儿能继续她的学业。无论任何管道,只要能让她继续升学,我都会考虑。您的恩典,没齿难忘,谢谢。

当我拿这封信飞抵机场,一眼就认出了她们母女俩了。因为,癌症已然形于色。到了咖啡室,甫坐下,杨仪就说:“妈咪你不能吃糖,看看他们有没有kosong的kopi。”自然流露出对母亲的关心。我让杨妈妈移座进行访问,我说:“见到了您的女儿,我想我终于明白你为何要写那封信了……这是多么优秀的一个孩子。”杨妈妈望了女儿的背影一眼,眼泪就不听使唤夺眶而出,决了堤。

“因为,时间太短了,想不到更好的办法。7月要开学,时间如此短促,如果不做一个决定,这孩子将不知要何去何从。”说完哽咽:“我们有给女儿分析,其实妈妈也很想让你完成心愿,但是以家中此时的情况,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但是妈妈相信天无绝人之路,路不转人转,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要人活,就是还有希望。就像今日我被宣判末期癌症一年后仍活着,就是一个希望,只要我没有放弃。”

这几天,杨妈妈独自开车到州教育局,看还有没有让女儿重读中六先修班的可能,官员告诉她,中六的就读条件是报读时未满20岁,我的女儿已经超过20岁,所以还要等看看能不能。“女儿肯吗?”我问。眼中含泪,坚强的妈妈一谈到心肝,心揪结成一团:“我这个女儿,从来不会对父母说不,但是我很了解她,她始终一心一意想要读医,始终抱持希望,希望能有奇迹。”

这癌是在2009年被诊断出来的,女儿去读医药预科,是2008年的事,当时杨妈妈心中的盘算,是只要手上有第一年的3万5000学费,接下去的可以贷款高教基金(PTPTN),第3年及接下来不允许贷款的5万令吉学费,她想到新加坡去打工赚取。

“这对我来说一点都没有风险,因为我的身体一向很好,一路来这个家也是我在撑的。你看我现在的指数是900多,医生说一般是要躺在医院了,我却还能开车来接你,还可以去爬山,连医生都说是个深具鼓励性的奇迹!”无奈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如今要再去打工已经不允许。而且第一年的学费积蓄,也已用来医病了。当然大学亦非慈善机构,时间到了就是要还学费,这是非常现实的,杨妈妈心中有数。这个生长在吉打州一个大米较家庭里的女人,天生就有一种不服输的韧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总之一牵涉到钱,一切就变敏感了。能有奇迹吗?她不知道,她说:“身为母亲,我只能做我该做的。其他的,就交给上天吧!”

长大后,我要当医生!

杨仪笑起来很可爱,像晴空万里无云的日子里一抹轻盈的风,在飞扬的19岁,她站在AIMST医药大学的门槛外,门里是她通往行医梦想的乐土。但是,就在19岁的一个午后,跟她亲如姐妹的母亲,晴天霹雳被诊断出卵巢癌,而且毫无征兆就来到末期。

家里顿时陷入一阵慌乱。母亲马上被推进手术室,当机立断切掉了卵巢、输卵管、子宫,连带盲肠也一并除去。接下来是排山倒海的疗程,母亲在家里忍受煎熬,在宿舍里重读一年医药预科班的女儿,晚晚也几乎情绪崩溃;重读,不是因为不及格,而是想考最优秀的成绩,去争取奖学金。重读的二万余学费,还是一名好友父亲友情赞助。这几乎是当时可想到的唯一出路了。但毕竟情绪波动,成绩单上还是出现了A-。

杨仪和弟弟自小懂事优秀,小六以顶呱呱的成绩考进模范中学。Sekolah kluster在全马只有30间。为了孩子的学业,杨家举家从吉打迁到玻璃市加央定居。杨父从事钟表维修,这是黄昏事业,这头家,还得靠跑市场行销的母亲努力支撑。女儿从小立志行医,她很清楚,为此,她把钱都储蓄起来给她当教育费,尽管她知道,到私立读一个医药专业,费用乃要以万计。女儿心愿既是如此坚定,如果可以,她想让她直接就读,免去政府升学管道要面对的风险和冤枉路。当时,她确是这么想的。

人算不如天算,卖掉房子跟友人合资开眼镜店,却被对方设计独吞,那10万令吉的房子从此石沉大海,连带的学费也泡了汤。杨妈妈无语问苍天。癌症的基因突变,跟承受巨大的压力和情绪绷紧有关,一向起居饮食很注意,还跑马拉松的妈妈,会患癌,也许跟这场致命重击有关。那种遭人背叛的痛心疾首,落得举家无屋的局面,着实叫人痛心。

人生若是一场球赛,母亲可说是从来都不犯规,未知何故如今却领了红卡。“只是妈妈不允许自己有太多自怨自怜的情绪,生病后的她还是继续做社会关怀工作,从未间断。”

她每个月还是会继续去收取慈济的功德金,到佛学会去帮忙……长期以来,她们家经济条件虽是有限,但坚持每个月都到穷苦的印度家庭去做家访,掏钱让三餐不继的他们能给幼小的孩子买衣买鞋穿。她坚信,只要社会好了,家庭和个人才会好。

杨仪想当悬壶济世的医生,间接也受母亲长期行善的影响。“我在念医学预科班时,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富家子弟出身的同学,在医生、牙医和药剂系之间犹豫。我问他要如何做决定,他只对我比了个$的手势,意即哪个最赚钱,便读哪科。从那刻起,我便打从心底瞧不起他。”她也有过疑惑:“为何想读的我没办法,不想读的人偏就轻易站在那里?”

母亲给报社写的那封信,她并不知道。她只知道母亲为了她的前途心焦,也清楚明白,放弃似乎是她在这种情况下,所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但不瞒你,要我真正放弃,我做不了。那是我自三岁起唯一的梦想啊!”当时年仅3岁,尚未懂事的杨仪,已经拿着玩具针筒,宣布:“长大后,我要当医生!”

如今这梦想,她依旧握紧:“妈妈很坚强,末期能挨过来是奇迹,我也要像妈妈那样坚强,我选择相信奇迹。”最近她上网申请到了在美国和新加坡都受承认的四川医药大学,6年学费15万,但终究还是去不了!她垂首小声的说。“若有人愿意资助,我不会自卑,会万分感激,因为如果我有能力,我也会这样做。”

布施,不只是有时给,没有时同样也要能给

途中,我们顺道到一户印度家庭去探访。这户家庭里的长子Naga是杨妈妈儿子的同班同学,杨妈妈从小视他如己出,常给他零用钱,即使得病以后,仍旧给他们资助。同时在她的鼓励下,这孩子到MAHSA学院去念物理治疗课程,总算无须再四处碰壁。知悉病情后,Naga的母亲前往探望,并拥杨妈妈痛哭。

路途中,杨妈妈说:“我认为做布施,不只是有时给,没有时同样也要能给。”

这是一间租来的单层廉价屋。窄小的客厅,勉强称得上是厨房的厨房。屋里闷热,风扇坏了。要拍照,唯一的日光灯也坏了。杨妈妈对Naga说:“这样怎么行?等下来我那里拿一把小风扇。”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杨家也就只有两把风扇。

Naga的母亲一天得打四五户家庭清洁工,生病了也不肯花钱看医生,但杨妈妈一直劝她说有病就要医。临走前,杨妈妈还不忘勉励Naga:“要用功读书知道吗?”走至门外,Naga红着眼眶悄声对我说:“希望安娣的病,能赶快好起来。希望老天有眼,有人能帮她的女儿,就像她一路来无条件给我们家的帮忙一样。”

只要我这个心愿了了,我会更快好起来的

磨难能让人坚强,但若不坚强,就无法通过巨大的磨难。我以为说,只要能有办法让她的女儿继续读医,杨妈妈会跟我说:从此我会安心走了;但她说的是:“只要我这个心愿了了,我会更快好起来的,我一直这样相信!”

‘我一定可以好起来’,这也是当医生宣判癌症末期那瞬间,她脑海里浮现的唯一念头。好了以后,孩子若能顺利毕业无牵无挂以后,她要到中国偏远乡下去当义务老师。“我相信,唯有教育,能改变一个社会,一个家庭,一个人生。”

养儿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身体要是健康,天下的父母都会给女儿美好的前程,如今病魔入侵,女儿进退两难。妈妈岂能不心急?患癌的事实已然无从回转,她给捎去问候的星洲日报集团总编辑萧依钊回了一封简函,其中一句这么写:“只要一息尚存,人生还是充满希望。”望着挂在杨仪房内的医学生白袍,不知还有机会穿上吗?只能如此安慰她:梦在前方,路在脚下,只要一息尚存,人生就有希望!

后记:杨妈妈去年不敌病魔离世,不过杨仪在善心人士的协助下,目前人在中国求学,圆自己的医生梦。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6-05-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