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01-06 15:00:02  1602894
祖儿黄淇盈·那扇门
星云



我爸爸是土生土长的登嘉楼人,可我到登嘉楼的次数却不超过5次,还是以一个旅客的身份。妈妈曾在那里住过3年,始终对那里的小吃蒸鱼条(keropoklekor)配特辣椒和小面包(roti paung)(图1)念念不忘。

“Chor chor(Baba Nyonya家族对祖母的称呼)以前就住在这里的2楼。”妈妈指着舅公店屋的楼上,浏览了一遍那早已泛黄的记忆。

登嘉楼唐人街靠海的那一边店屋都有一个特色,窄却长,约莫有平常屋子两间半的长度(图2)。跨过两个门槛,我看到了那扇门。

“叮。”时光机开启了。许多年前,当那扇门被打开时。我哇的一声喊了出来:“是海啊!

”没错,舅公家的后方是建在海上的。前方是道路,后面竟是海。好特别啊!不过,多年后的今年,我却没勇气再打开那扇门,因为那片海早已被施了魔法,变成了陆地。国家的发展引进了大量的游客,但大自然却得经历沧海桑田之苦。事事无法做到面面俱圆,有得必有失。但,我还是非常想念那片海,想把那门后的景色牢牢地刻在脑海里。不过我知道,这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

在时代变迁的催促下,有多少的老建筑物也正慢慢地被淘汰,被一点一滴地改头换面?若干年后,我们的下一代是否还能一睹这些富有历史价值的房子呢?

今年已迈入耄耋之年的舅公依旧守在那见证了几代人生的老店,守着妈妈留下的回忆。而我,只不过是个时光旅人,穿梭于回忆之湖,泛起阵阵涟漪。离开后,湖面又恢复了该有的平静。

图二
作者 : leongmk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图、文:祖儿黄淇盈(昔加末)·2017.01.05 2017-01-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