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12-02 14:35:36  1706830
何俐萍‧砂沙人民的钱最好赚?
绵里藏心

多个来自行动党的东马国会议员在国会下议院代民请命,直呼来往东西马的机票格太贵了,促请交通部介入,制定往返东西马机票价格的顶价。机票价格贵得咋舌,甚至是到了无法想像的高价位,不局限在来往东西马,甚至是砂拉越境内机票的价格,经常也是价额高昂得太离谱,但这种情况并不是存在一两天,也不是一两个月,而是常年累月都深深在困扰砂沙的人民,无奈心声却是一再被漠视,让人心有戚戚然。

亚航的口号“现在人人都能飞”,确实圆了许多人拎起行囊,行走天涯海角的梦想,但想要潇洒壮游还得看荷包时否饱满,航空公司的机票价格能否如你所愿。而事实上,很多人是趁航空公司办起大促销,或是被零机票的魅力所诱惑,彻夜守在电脑荧幕前或是来回在手机滑动刷屏,忍受着网络时而龟速,时而瘫痪的折腾,却也未必保证你能抢得到廉价到让你掩嘴窃笑的机票。这种先收费,数个月或是一年後再飞,表面上是益了消费者,更大的得利者是还未飞已先笑着钞票入袋的航空公司,名副其实的双赢啊!但不是每趟飞行都能提前规划,更不是你周密规划就能买到价格合理的机票。对,就是“合理”二字,砂沙人民不求廉价,但求合理,但合理却也是奢求。

国会议员们提出砂沙其中一地飞往吉隆坡动辄要逾千令吉,并没有夸大其词,而且这价格还仅仅是单程票,砂沙人并不富裕,作为马来西亚的一分子,让飞行不再是沉重的负担,也是我们要求被公平对待的其一呼声。农历新年前夕或期间,回乡的往返机票价格要价两三千令吉,极不合理也不寻常的现象,对砂沙人却已是被迫心不甘情不愿接受的畸型“常态”。

廿多年前在都门求学时,同乡见面不是先互相问候,而是一句:“订了没?”,这不是甚麽通关密语,而是互相询问订到来年农历新年返乡的机票,而且还是今年农历新年刚过,已经在探问明年回乡的机票是否已有着落。当年网络不发达,也没有网络订购这回事,游子不是三不五时往航空公司查询,便是拜托旅行社帮忙“抢位”。

廿多年眨眼一晃而过,拜网络便利所赐,从查询航班时间丶价位到订票全都一键到位,当年赚得盆满钵满的旅行社,如今无不陷入秋风萧瑟的凄凉处境,业者感叹好景不再,不能同日而语。但最讽刺的是,时光荏苒,物换星移,“不变”的是,砂沙的机票价格,尤其是逢年过节,价格依然昂贵如昔,叫砂沙人民怎一个“怒”字了得?

再过两个多月就是农历新年,我从身边听到的丶网络读到的丶感受到的不是游子倒数回乡的喜悦,而是一片哀嚎声。大伙儿各自贴上的都是从异地往返家乡的机票价格,在互比谁的机票价格最贵的调侃中,也只能自我挖苦,看来是游子的钱最容易赚。

我身边还有亲人为了省钱只能把时间白白浪费在转机上,又或是从吉隆坡飞到州内机票价格相对较能让人接受的省份,再用搭巴士或搭乘快艇的方式回到日夜思念的故乡,舟车劳顿的说法并不夸张,这一切只为了好好和家人吃一顿团圆饭,慰藉思乡愁。但游子对家乡的眷念,不代表就能成为航空公司砧板上的一块肥肉,只能任由宰割,唯一能出手干预的也只有交通部。

不要告诉游子团圆未必要在农历新年,一天365天,天天都是团圆的好天,也不要以“条条路通罗马”对游子晓以大义,有路可通,有船可搭,回家不难,惹来不屑的眼光只能怪你砂沙的地理形势了解太少。就像我告诉西马朋友,从砂拉越首府古晋驾车到北端的美里,以正常的时速也要12小时才能抵达,换来他们的一脸愕然。公共交通不发达,也没有笔直平坦的大道,砂沙人民对空路的需求和依赖,却演变成砂沙人民被看待成会下金蛋的鹅,纵有满腹委屈又能奈何?

砂沙政府近年来热衷於索讨自主权,而彼岸的联邦总以研究建国契约为推托,即然眼下不能给到实质的权力下放,开放东马的天空丶相关部门介入管制机票价格,拟定机票的顶价该是可以做到的最基本公平吧?

作者 : bslim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绵里藏心‧作者:何俐萍‧《星洲日报》砂州高级新闻编辑·2017.12.02 2017-12-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