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0-25 07:46:16  1806245
庄敏·尊重人权,为何不尊重民意?
言路

死刑存废相信是近期引起巨大热议,也引起巨大反弹的课题,但如今应该谈的不再是马来西亚是否应该及适合废除死刑,因为政府立场坚定,上周五的内阁会议已议决要全面废除死刑。

对于支持或反对废除死刑,我其实抱持较为中立的立场,甚至有一度被脸书好友们强烈要求保留死刑的帖子,轰炸得精神疲劳;但过去一周在国会采访时,见到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自然是得“逮住他”来追问废死课题,把广大民众的不满和疑问抛给部长,要他回应。

我认为,死刑存废这类争议性高,而整个社会无法达致共识或拥有共同立场的课题,必须经过公投来决定国家的方向和命运;于是我问刘伟强,政府是否打算针对死刑存废举行公投?

答案可想而知,是不可能的,因为大马根本就没有公投法。或许其他记者会认为我问了很蠢的问题,但难道没有公投法,就不能藉此机会思考大马是否需要成立这个新法令,或者透过其他管道来聆听及收集民众的意见?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的建议也不错。他提议把废死课题带上审核法律的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朝野议员组成,可进行公共听证会让非政府组织及民众有平台发表看法,特委会再将报告提呈国会,国会辩论后再寻求通过。

刘伟强答应把这个建议带上内阁讨论后,上周五的内阁会议,犹如反对废死者还有谋杀案、奸杀案受害者家属如吴易甜母亲,还有朱玉叶父亲最后的希望,但刘伟强稍来的消息却让吴易甜母亲和朱玉叶父亲彻底心碎,内阁坚持全面废死,却无法说服他们为何政府要怎么做,没有通过辅导协助他们走出伤痛,但政府的这个决定,却让他们这几年沉积在心里的思亲之痛仿佛侵蚀全身,撕心裂肺,尤其当政府说要研究发出补偿金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和痛楚时,更让他们除了痛心,更是怒火中烧。

看到了吗?为什么政府选择走向所谓的文明与进步,却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我认为错的不是废死,而是政府没有考虑到马来西亚这个社会是否已经准备好废除死刑?政府学校的教纲有没有教何谓人权?政府有没有做足够的醒觉运动?有没有让所有大马人都拥有受教育的机会,提升全民的教育水平?有没有给予人民犯罪率降低,警方能维持社会治安的信心?有没有为受害者家属提供心理辅导方面的协助?

然而,政府选择仓促废死,而不是循序渐进。国阵时代,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废除毒品罪行的强制死刑,危险毒品修正法案在去年11月30日三读通过,让法官拥有裁量权根据案情决定要判死刑或是终身监禁。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政府应该在未来几年继续进行宣导工作,确保社会、人民都准备好了,再全面废除死刑。若是循序渐进,或许人民的反弹不会这么大。

就如我前言所说,对于大马是否应该全面废除死刑,我保持中立。若大部份的大马公民选择废死,我尊重,但如果人民激烈反对,甚至要抗议,政府继续罔顾民意,且不解释、不对话、一意孤行的落实废死,真的不是上策。

政府仓促废死,猴急得吊诡,究竟是真为了尊重人权还是背后有政治议程?根据首相马哈迪那一句“宣言不是圣经”的态度来看,政府也不是为了兑现竞选宣言而这么做,更何况希盟竞选宣言只承诺废除强制死刑。

接下来,相信会有一些示威活动,或到国会抗议,这也是人民给政府的一次机会,聆听民意,得民心者才能得天下。

政府,你要我们尊重死囚的人权,为什么你不能尊重民意?

作者 : gkheng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主场在野·作者:庄敏·《星洲日报》记者·2018.10.25 2018-10-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