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08 07:00:00  2034022
【00后来了】00后Beatboxer萧善文,我的舞台在网络
周刊专题



5304PHK2019441132191929126.JPG
萧善文正值疯狂发育期,身高拉长,也开始爱打扮,配戴隐形眼镜。




5304PHK2019441132201929130.JPG
陪儿子去中国录节目后,傅邽菁想,这反而是儿子教她不要放弃难得机会。





故事从一台iPad mini开始。


萧善文在小学四年级时,以考取好成绩为由要求换取奖励iPad mini一台,从此常常关在房里。3年后的某一天,他突然跑来跟妈妈说,有位中国综艺节目导演邀请他去上节目,表演Beatbox(节奏口技)。


“吓,我才知道原来儿子有个YouTube频道,当天花了一整个晚上看他的影片,一直看到清晨5点啊!”回想当时,妈妈傅邽菁还是非常激动。



00后YouTuber兼Beatboxer萧善文当时获得中国综艺节目《了不起的孩子》的导演越洋邀约。那是份肯定,他已经颇有成绩,透过网络获得国外关注。


现在他14岁,正值疯狂发育期,身高拉长,也开始爱打扮,配戴隐形眼镜。4年前他开设YouTube频道SIMON TV(https://bit.ly/2VgJwoM),目前订阅人数累计5万3753人。打开他的影片页面一直往下刷,就像他的成长史,一开始还只是一脸稚嫩,戴着黑框眼镜的小男孩,连声音都还没变。


时下近来越来越多90后成为YouTuber,制作生活片段、抖音、翻唱(Cover)、恶整(Prank)、挑战(Challenge)或者开箱(介绍新产品)影片。YouTuber已渐渐被00后列为梦想,事实上他们也不遑多让,有者订阅人数已经突破60万人。


萧善文的YouTube影片主打Beatbox。自从小学四年级有了一台iPad mini,他浏览YouTube接触到Beatbox,然后跟着影片自学打Beatbox,后来更录制教学影片,上传至自己的频道。一个10岁的小孩就那么不胆怯地对着镜头,自己主持、教学、剪辑、后制,然后分享。“一开始技术也不好,我只是玩玩放上网。”


他不定时推出影片,没有时间压力。通常,片子拍好,他花3到4小时剪辑,包括间中常分心在屋里走来走去。“其实拍摄很简单,剪辑也不难,最难的是想新点子。”拍摄剪辑不是无师自通,而是真的不难,没什么好学的。


动画片《无敌破坏王2:网路大暴走》(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 Wreck-It Ralph 2)中有一句话,“网路守则第一条:不要去看留言”。网络使用者都知道,酸民的留言常常充满杀伤力。对此,年纪小小的萧善文早有准备,从来不理会下方的留言。他的心态是“不管拍什么影片,给人骂也是很正常的。”他深知网络生态,也完全适应其中。


妈妈傅邽菁回想,儿子开始玩起Beatbox时,家人只觉得他好像一直在喷口水,很吵又很烦,所以都赶他上楼。结果,萧善文仅凭一台iPad学打Beatbox、拍摄影片、剪辑、上传,不知不觉累积知名度。当中国综艺节目《了不起的孩子》邀约,她才知道儿子在自己的平台默默耕耘一段时间。


当时,她放下工作陪萧善文去中国录制节目。看到儿子表演毫不怯场,赢得全场掌声,她骄傲又感动。



5304PHK2019441132181929125.JPG
傅邽菁(右)被萧善文打动,放下工作陪他去中国录制节目。




5304PHK2019441132181929124.JPG
2017年萧善文(左)到中国录制节目,还一脸稚气。




适当管制,互相尊重


00后被称为“网络原住民”,许多家长都为孩子沉迷网络烦恼不已,看他们成天对着手机看人家比手划脚(其实是抖音),或是玩游戏(有可能是《王者荣耀》)。然而,像萧善文这样悄悄透过网络平台自行“出道”的也大有人在。他现在常受邀上节目、接商演,身分其实和童星差不多。


对待网红儿子,傅邽菁有一套方法,家长或许可以借镜。虽然孩子在网络上有他们的世界,但还是得适当管制,关键是沟通和尊重。母子俩约法三章,萧善文功课做好了,课余时间才可以玩Beatbox。学业成绩中等不要紧,重要的是有一定知识和常识。她常提醒萧善文,就算未来要当全职Beatboxer,合约总该会看吧?


当儿子的也尊重母亲。小小年纪就开始接演出赚钱,萧善文交给妈妈管。每当有节目或活动找上门,他会向妈妈报告,再依自己的时间和意愿安排。赚到的钱,妈妈用来帮补两位姐姐大学学费,剩下一点留给他。当然,妈妈教育子女互相照应,嘱咐两位姐姐将来也要扶持弟弟完成学业。


傅邽菁从事销售工作,常听顾客分享孩子叛逆,亲子出现严重代沟。她发现,孩子管得越严反弹越大,家长反而应该多听孩子怎么说,让孩子尝试说服自己,理解他们的想法。好比,做父母的不会使用脸书、Instagram和YouTube,她就向孩子请教,才能了解孩子的世界,和他们沟通。


从前父母对子女的期望都是专业人士,她认为,其实不当医生、律师也一样可以成功。她总说,从孩子身上也学到很多。比如,萧善文当时受邀中国录制节目,诚心说服家人让他去国外看一看。傅邽菁想,这反而是孩子教她不要放弃难得机会。


“Beatbox是我的梦想,YouTube是我的舞台”


“不过还是希望妈妈不要管太多啦。”萧善文还是忍不住说,例如晚上打球后通常会和朋友续摊喝茶,一定会迟点回家嘛。他的表哥也是YouTuber,有时跟表哥一起出门,和其他“同行”相聚,渐渐开始留意自己的形象。他正在转少男阶段,开始打扮,视小时候呆呆的造型为“黑”历史。


不过,萧善文清楚知道,比起外在形象,最重要的还是内容。他视Beatbox为梦想,YouTube是他的舞台,他知道要发想更多新点子来呈献Beatbox。


其实在他的频道里,点阅率最高的是他恶整一家人吃韩国辣面的影片,观赏次数突破100万。时下流行恶整影片,点阅率都超高,然而萧善文没有因为这个甜头而改换风格去制作恶整影片。就算要做流行的恶整、翻唱,他也会结合Beatbox。像是,他曾邀请爸爸萧寿发入镜,由爸爸翻唱《我们不一样》,他Beatbox伴奏。


萧善文对Beatbox的热爱,他也说不出原因。他的偶像是日本的Show Go和中国的张泽。“我喜欢看他们的影片,看他们去哪里比赛,那份坚持,看了会莫名感动。”



5304PHK2019441132181929123.JPG
拍摄期间,萧善文(捂嘴)聆听节目工作人员讲解。




两个世代的差异


萧善文与父母也不是没有世代差异。访谈中请他们想想,桌上有杯饮料,他们会怎么拍照上传社交软体,又会写下什么文字?


傅邽菁先说话,“为什么要拍一杯饮料?没有意思,那不是活的东西。如果是我,我会捧着饮料拍一张。”萧善文抢过话,说妈妈的图说一定又长又仔细。


妈妈不甘示弱,开始刷脸书,找出儿子一系列看不到正脸,只有背影,而且人身占图片面积不大的照片。“呐,都看不到脸的,再不然就是只拍半张脸,而且写的文字我都读不懂,还以为他失恋了!”


萧善文呵呵一笑,那些都是时下流行的摆拍,文字也是些有feel(感觉)的歌词啊。至于一开始请他设想的那杯饮料,他大概只会发布在Instagram罢了,24小时即逝。


单是社交媒体就辩了好久。不过,有什么问题呢?不过是妈妈的帖子更为日常,贴近生活,儿子的讲求感觉。说到底,只是使用习惯不同罢了。



5304PHK2019441132171929122.JPG
傅邽菁(左起)、萧善文、大马娱乐工作者Bobby(右一)与节目来宾谢依霖(右二)合影。




后记:活在网络世界的世代


70后老师陈燕萍做了实验,请学生回家对父母说,“爸爸妈妈,你下半辈子靠我了!”学生回报,父母要他们“你不要开玩笑,你照顾好自己就好了。”


陈燕萍语重心长,“不应该是这样的,家长应该说‘好,我相信你’,培养孩子的责任感。否则,孩子真的会以为照顾好自己就够了。”这种态度似乎延伸到学业成绩上,她发现近来学生对成绩要求越来越不高。


这是老师的观察,与读着这篇专题的家长和00后学生共勉。


而我作为90后,努力从00后受访者身上找出世代不同,大概就是网络。70后到成年了才使用网络,90后从小学开始,00后则是从小到大不离网络。这不是他们的错,只是出生时代背景不同罢了。然后,00后用得炉火纯青,善用网络自学、吸收养分自我升值、自我表现。


这是00后年轻人在这个时代养成的习惯,有什么不妥?


作者 : 白慧琪(报道)、蔡添华(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