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9 07:00:00  2045759
【学运02】学运分子养成之路
周刊专题




还是学生的时候,你关心学生权益、校园、社会、国家政局吗?这当然没有标准答案,每个人关心的议题和程度大不同。就像马大新青年主席黄彦铬的经验,他非常关心政治,身边有同学政治冷感,有些关心却不敢行动。他这一类则是行动派,而且被对付后从此无畏。

1960、1970年代马来西亚的大学校园曾经生气蓬勃,以现在的眼光回望,很难想像当年的学生何以那么年轻如此涉入社会,关心政治?他们从何时何地感染并实践公民意识?《大专法令》颁布后学运近乎真空数十年,又是如何依然养成一代又一代的学运分子?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黄安健、林毅钲



他们,这样一代接一代啊……



【阿当阿里】父亲是最大的支持者


阿当阿里虽是槟城人,但从小因父亲工作关系,在吉隆坡市中心长大。他的父亲是火车驾驶员,小学同学、邻居都出身劳工阶级。后来,父亲坚持送他去较好的中学上课,校内学生有一般劳工子女、中产阶级,也有大人物的孩子,他第一次感受到差异。再加上,1996至2006年他接受中小学教育期间,马来西亚经历烈火莫熄、金融风暴等重大事件,让生长在吉隆坡市中心的他很早就接触许多政治事件。

2010年,他已是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生,和同学参与在国家清真寺前举行的反对雪州水务局私有化示威。校方得知后,他被控上大学法庭,最终无罪释放。他回去向父母坦白差点被开除学籍,也以为会被劝远离这些活动。没想到父母告诉他,“如果这是你想做的事,就去做吧,只要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父亲一直是最支持阿当阿里的人。初时他每周末都骑摩哆车往返丹绒马林、吉隆坡和马大,和各校学生领袖开会。父亲心疼,挪出公积金购买家里第一辆车Kelisa(金龙鱼),尽管他并不会开车。说是家用车,其实只有阿当阿里在用,走遍半岛各州去竞选活动演讲,当然也开着这辆车逃躲警方、巫统支持者追击。

2015年父亲去世,阿当阿里也结婚生子,儿子今年1岁7个月,至今他还开着那Kelisa。“它还可以开回槟城哦,我不想换车,出状况就拿去修。”那辆Kelisa是他对父亲思念,也承载青春热血的回忆。




2010年,阿当阿里差点被开除学籍,没想到父母不但没有责怪,还相当支持他。






【黄彦铬】要批判思考,不以立场先行


小时候的黄彦铬和很多人一样,偶尔听听亲戚长辈谈论政治,批评政府这个那个做得不好;自己和政治最亲密的接触应该是时事常识问答比赛,政治是答案选项ABCD。

2008年308大选,雪兰莪、霹雳、吉打、吉兰丹,以及他所在的槟城都变天,州政权由当时的反对阵营民联拿下。他比很多人要早就体验到政党轮替,那年他12岁。中学时他的补习老师除了教课,也和学生讨论政治。他开始明白什么是政党轮替,政要官员为错误引咎辞职叫问责制。2011年净选盟2.0人民集会,他15岁,和同学一起把脸书头像都换成黄色。还有一回,他在学校道德教育课堂上向老师提出对国家原则的质疑,马上被老师要求闭嘴,否则乱讲话迟早会被控告。

他和香港雨伞革命的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峰同年。他佩服,同是学生,港台学生做了一般学生不敢做的事,更佩服他们的组织和动员能力。进入马来亚大学求学后,身在都市中心,资源和资讯都多了,黄彦铬开始学习批判思考,不再以立场先行。

大一进入马大华文学会,他为了筹备历史舞台剧研究学会的历史。1972年,马大华文学会展开《春自人间来》北中南马巡演,透过文化活动关心社会议题。1974年《春雷》大汇演在最后一刻被禁演,马大华文学会被指涉及马共的颠覆国家活动遭关闭。

也从这些历史,黄彦铬才得知1960、1970年代的大学校园风气自由,学生关注社会、政治议题。他很惊讶,原来过去学生也曾非常深入社会。他自嘲,现在的迎新周都是等着被学长姐骂,被指教如何服从。从前大学生在关心国家时事议题,现在校长提醒学生,别忘了大专法令。




在马大华文学会筹备活动,因缘际会认识马大学运光辉史,让黄彦铬更有心投入学运。




作者 : 白慧琪(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