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1 07:00:00  2066124
【逆旅人】言语道断/沈明信
星云


如果,你听过印度王子出家的故事,你真的该去看看他的故居。一生人,就这么一回。

每一回翻开佛陀的传记,那灿烂华美的迦毗罗卫城,就像迪士尼童话的开端。看,俊美的王子正站在城堡阳台,在飘扬的旗帜和群众的欢呼中向你挥手。当年奇洛李维斯主演的《小活佛》,王子的豪富浪漫,更从好莱坞走到全世界的电影院。

就连正经严肃、一丝不苟的佛典也这样写道:“我出家之前,生活极其从容闲乐、优游柔软。父亲为我建造种种宫殿;雨季、酷暑和寒冬,我均有住处。

宫殿附近,建造各种花池;红莲、青莲、白莲,花开三季。池畔,常年盛放善意、波师、素馨、好香莲、蜜香、增上信以及波罗乃各色花,五彩缤纷,争相比妍。

骄慢的我,有4人为我沐浴。浴后,身上要抹赤栴檀香,穿彩绢织的衣裳;上下里外,都是新的。昼夜我常用丝绫遮覆,以免夜露沾湿,烈日曝晒。

平常人家吃粗麦、麦饭、豆羹、姜茶;我家最下等的仆役,吃粳米酒肉。我自己,经常享受野禽山珍。

我出门的时候。随从30位,骑最好的马,前后跟随着甲盾兵卫,最前有侍从开道。

雨季的4个月夏期,我总是在夏宫独居,没有其他男子,只有女妓伴我娱乐。”──东年,改写自《中阿含.柔软经》

两千年之后,彼此不相干

今年的5月,我来到迦毗罗卫城的遗址,42 °C的焚风卷起干燥的沙尘,我们恨不得像当地妇女一样穿着纱丽,拉起头盖捂住口鼻。现场几棵苍木,落叶堆积,昔日的王城只不过是一堆断瓦残垣。

这里是尼泊尔低于海平线的南部平原,夏天酷热难耐,冬天寒流侵袭,套用当地人的说法:“冷得连你的心都会发抖。试问,谁要来这里呢?”佛教徒聚居在气候宜人的加德满都谷地,围绕着迦毗罗卫城废墟的,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放眼望去,尽是穆斯林的贫民窟。

伴随着辉煌王城,与印度王子传说最靠近的一群人,竟是不相干的他们。

来到这里朝圣,佛教徒开始觉得词穷,不能随口赞美“庄严”,也不能言不由衷地说“感动”。当一切言语道断的时候,回看这2600年的沧桑,才别有滋味。

自此以后,每每读经念到“佛”字,一刹时融入时空无限的宽广,这当中隐含着风沙、记忆、悲欢、流转,还有生死长河和解脱大道交织出来的乐章。

作者 : 梁靖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