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2 07:00:00  2070875
【六日情】扫花漫记5.白鹤灵芝草/鹰童(居銮)
星云


白鹤灵芝


我是那种一合眼就做梦的人,自少至老,大小梦不计其数。真是古人说的:“只愁不肯合眼,不愁不会作梦。”

我有一株白鹤灵芝草,原是从小弟的花圃移栽过来的,8年来全无开花的消息。我连做梦都在盼它开花,然而,它的花究竟长什么样子,我可是在梦寐之中也未曾见过一回呢。己亥元月初一,这株白鹤灵芝草开始长出管状的骨朵儿,我没有意识到这是开花的前兆。初三,我出户扫花,才意外发现它终于开了几朵白花。每朵花宛如一只冲宵白鹤,鹤背有点点紫斑,鹤喙微张,有鹤唳长空之势。我想像不到这群白鹤是怎么从长管中变出来的。此时,目验其花,才明白“白鹤灵芝”这一名称的由来。当初小弟告诉我花名,我还误听作“百合”呢。

我想,所谓“白鹤”也不过是人心中先存有白鹤的相,投射到花的形状上面去。像那穿心莲,其蓓蕾似一柄利剑(俗名斩蛇剑),转眼变成一朵带有紫纹的小白花,若再大一些,不也像飞鸟么?谁知次日,便让我发现鹤姿并非一成不变,有鹤首微侧一边的,甚至鹤尾上翘或下垂,也不全然一律。这确是穿心莲所没有的。我不得不视之为仙草了。此后,白鹤数目时有增减,或一对,或8只成群,或10只以上。花落飞逝则数减,苞开新花则数增。白鹤虽大小相仿,但每次从高低左右的不同位置组合起来,便显得千变万化了。有时,仿佛一群仙鹤在围拢聚谈一般,令人啧啧称奇。

夜晚,我贪看重播的《西游记》连续剧,不免迟睡。朦胧中不知从何处水里涌上一道祥光,化现出一位身披鹤氅的仙人,对我微笑道:“8年时光不过瞬间而已。”仙人邀我品茗,我欣然愿往。仙人居所,满地落花,有将萎而未萎的,有小萎而非萎的。“人家请我喝茶,待会儿帮人家打扫打扫落花,也是应分的事。”这么想着,忽然手里便握了一把金帚。“咦!这是真金做的,触手却软硬合度。如此奇珍异帚,怎舍得用来扫花?”方动此念,金帚就不见了。再看满地的落花,都自动吸入地下,隐没无踪。来到一处亭子,上悬横匾,题着“鹤翥(zhù)亭”三个峬峭(būqiào)的大字。我们分宾主坐下,精致的茶壶自动流出茶来,注入精致的茶杯中。我呷了一口茶,香气沁入五脏六腑,再从每一个毛孔透出来。我大奇:“这是什么泉水?什么花香?”仙人欢喜道:“此非泛泛之香,乃众香之精也。瞧,这是本处泉池中独有的如意水。”我顺着仙人所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亭子下面有流泉滢池,忙起身俯视。“哇!水面有好多种百宝香花!”不禁伸手,想去摸花,竟一头栽了下去。这一跌,果然跌重了,直跌出梦境之外,睡醒在自家的床上。我又做梦啦!

早晨,我去数白鹤,揉了揉眼,发现比前晚少了一只。这只脱离花茎、乘风归去的白鹤,想必就是梦中所遇的那位仙人吧!

作者 : 鹰童(居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