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01 07:00:00  2075228
颜振利/童年往事六
速写本子

我与阿嬷的关系,随着境遇而产生三段式的裂变,回溯起来,我们在第三段关系里的互动最多,她在人生最后的阶段里,身子反复受罪,我在照顾她的日子里倾听她的前半生回忆,捡拾了一些女人心事碎片,有段日子她甚至意识不清晰,无法辨认眼前替她洗肾的孙子,并嘱咐我得通知她的父亲,前来认领这个脆弱不安宁的女儿;往前追溯,她则是安养晚年的和蔼婆婆,子孙成群,得以轮流换住儿子媳妇的家,我则是一个刚在社会接受磨练的年轻人,常年在城市跑动,与其鲜有交集;往更深处的神经皮层里探索,我儿时认知的阿嬷,却是个锱铢必较的家中掌柜,负责规划家中开支经济,大至儿媳薪水孙子学费,小至厨房柴米油盐酱醋茶,皆在管辖范围之内,此外,还得兼顾大家庭的兄弟妯娌关系,平衡人事纠纷。经此细想,她亦曾是一个超级女人。

作者 : 颜振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