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2 07:13:00  2087668
杨丽琴.为谁辛苦为水忙
琴不自禁

经常在马六甲和雪兰莪之间往返。两地有个共同点,居民经常为水烦恼为水忧。

马六甲居民是烦水太“多”。多区逢雨成灾的问题多年未解决,甚至有趋向严重的迹象。

朝野两方最近为此开战,有人说都是“前朝”的错,有人则反驳说,州政府已换了一年,但清理水沟、管理水坝等工作,也不见现任州政府做得好。

无论如何,骂战过后,甲州政府还是有密切关注治水问题。甲州首长日前指出,马六甲精明城市咨询理事会(SCAC)正在策划“精明河流”系统的发展,利用科技监督甲河水量及水质的变化,以及打造“当地集水区”,以应对水灾及生水短缺问题。

至于雪州,则是面对“没水用”的烦恼。继几个月前的大制水后,雪州居民本周又要面对另一场大制水,这使到许多居民怨声四起。

由于种种原因,雪州居民面对次数频密的制水问题,已非一朝一夕。前雪州大臣卡立为了一劳永逸解决水供问题,曾在2014年与中央政府签署水供重组合约。

然而,由于卡立在处理多项议题,如圣经、金銮白沙罗大道及签署水供重组合约上,引发争议,再加上公正党的党内斗争问题,安华在2014年策划加影行动,原想取代卡立成为雪州大臣。

但人算不如天算,上诉庭推翻高庭裁决,改判安华肛交罪名成立,入狱5年,失去加影补选的竞选资格,改由旺阿兹莎上阵。

但旺姐无法当上首个女性大臣,加影行动最大的受益者,是冷手执个热煎堆,意外出任雪州大臣的阿兹敏,也让阿兹敏自此羽翼渐丰,培育本身实力。

阿兹敏和卡立向来不咬弦,他当上雪州大臣后,卡立与中央政府签署的水供重组合约,自然也胎死腹中。卡立为此非议阿兹敏,坚称该水供重组合约将使人民受惠。

之后,该份水供重组合约重洽一拖就是多年,直到509改朝换代,才依稀露出一线曙光。

这期间,雪州人民已因破旧的水管以及无效益水问题,多次饱受制水之苦。

假设当初卡立没仓促下台,又或者阿兹敏上位后,不因党争分神,而能耗费更多时间解决水务问题,或许雪州也不会“荣当”全马制水最多次的州属了。

回首往事,也可以发现若非安华当初想拉下卡立,策划加影行动,结果间接助阿兹敏上位,想来阿兹敏的势力不会膨胀得如此之快。

安华今日所尝的果,是他昔日种下的因。

同样的,今日的男男性爱短片风波,姑不论幕后黑手是谁,原意是想把阿兹敏拉下马,惟最后会不会在兜兜转转后,重演“加影行动”剧情,最终还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在政治人物上演勾心斗角的宫斗大戏,不知为谁辛苦为谁忙时,可怜的老百姓,则是为水辛苦为水忙,没时间也没心情理会谁是最后赢家。因为,经验告诉他们,不管谁赢,水太多和没水用的问题还是会不时上演……因为政治人物太忙,忙于保住权位,他们自家门前的雪还扫不完呢,哪有时间管你的水沟和水龙头?

不过,政治人物必须明白,就算斗个你死我活后顺利出线,如果失去人民的支持,所谓的胜利也不会持久。而让人民投出“唾弃”一票的,往往就是日积月累的民生问题,以及柴米油盐酱醋“水”这等“小事”。

作者 : 杨丽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