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1 07:20:00  2113944
郭健平.莫为球员增添心理负担
路见不平

上个星期,近期低迷的国内体坛,总算迎来了一点喜讯。

第一个喜讯,是国足队在死敌印尼的主场,击败了来势汹汹的主队,取得世界杯亚洲区入选赛第二圈的首胜。

虽然打败印尼不表示我们已赢得世界杯,但其意义深远。在印尼的主场,无论是任何运动项目,要打败主队是难如登天。印尼的主场被称为地狱球馆,主队支持者的叫喊声,让信心不足的对手上场前已经怯阵,这样未上场已经先输的事比比皆是。

我相信,当天国足队以1比1扳平不久后又失球,许多大马球迷已关上电视,因为大马队经常先盛后衰,大家已不寄予厚望。岂知国足队在下半场至终场前力拼到底,最后逆转胜让主场球迷鸦雀无声。

习惯性赢球或输球都闹事的印尼球迷,不仅致伤勇气满满到地狱球场支持大马队的球迷,甚至大马球员也必须在当地警方出动几辆装甲车护送下才能离开球场。

1994年,当大马羽球队在雅加达痛失汤姆斯杯时,输掉比赛的大马球员也被现场的球迷抛掷物品。那时候的汤杯淘汰赛,就算胜负已定,后来的比赛还是要进行。但是因为印尼球迷的疯狂行为已严重威胁大马球员的安全,后面的比赛被逼取消。更甚的是,大马队无法登上领奖台,实为当年的憾事之一。

这种行为,应该成为大马球迷的警惕。待印尼队在小组巡回赛回访大马时,现场球迷要自律和警惕,避免以怨报怨,最终让大马在国际蒙羞。

至于当晚关上电视机提早睡觉的大马球迷,隔天刷脸书发现大马最终获得胜利时,有些难以置信,但还是开心的。那些“黑心粉”,平常一直在社交媒体不断奚落大马国足队,这回无不赶快沾光。

大马国足队将在9月10日对上难缠的阿联酋队,因为曾经吞下10蛋,情况其实不容乐观。但是黑心粉们因为对上印尼的奇迹,也开始对国足戴高帽和希望膨胀。假设国足队在这场比赛成绩不理想,后果可想而知。

球员们也是人,上场无非想要赢。无谓的攻击只会让他们压力倍增,但是又有球迷说,顶不住压力,当什么职业球员?所以球员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对手这么简单。

另一边厢,状态失衡的羽球双蔚组合吴蔚升和陈蔚强,在不被寄予厚望的情况下,打进了台北羽毛球公开赛的决赛。在决赛,双蔚先拿下一局后输掉第二局,决胜局又大幅度落后至落败边缘,脸书战士已判定两人会输。

有时也不能太怪球迷,因为马来西亚球员在各种运动项目中常常输在心理问题,大比数领先,也会“马来西亚式”的反胜为败,又或者大比数落后,就几近无法力挽狂澜。结果,在现场大马球迷大力呐喊之下,双蔚奇迹性的拿下今年的第二冠。不用说,又许多黑心球迷跑回来认亲认戚。我想其中的冷暖,球员本身早已心里有数。

双蔚和混双组合陈炳顺及吴柳莹今年出走国羽当自由球员,开销由自己找回来的赞助商资助,早已没有牵涉所谓的“用纳税人的钱”打球的无谓说法,但是球员只要出去比赛时顺便走走拍下旅游照,还是会被抨击只会顾着玩不专心打球,真是让人懊恼。

就算公务员公干出国,只要有空档,在不涉及公帑下,偷个闲去走走也没有什么过错。同样的,球员也是一样,平日辛苦练球,偶尔放松一下有何问题?

球员也是人,打球是他们的职业。如果身在国家队,虽然说是纳税人在出钱资助,但那不表示他们的私生活就要受到所谓纳税人的指指点点。

这些出走国羽的球员,有些在离开时,被极端的球迷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现在稍微有成就了,很多人就跑来认大马之光。迟些若是偶尔输一两次,又会被攻击。

球员们其实不是不能接受批评。只是能就技术正面提出意见的球迷真的不多,那些靠情绪评球的人,最后只会对运动员造成伤害。我们应该更成熟的学会成为欣赏球员的美的球迷,并在背后不离不弃成为球员强大靠山,才是球员前进的动力。

作者 : 郭健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