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4 07:04:00  2125550
达祖丁.马来人尊严大会,新酒或旧瓶?
冷眼横眉

敦马哈迪将出席10月6日由4所公立大学举办的“马来人尊严大会”并在会上演讲。据报道,有1万6000名教职员和学生将会涌入美拉华帝室内体育馆。所有男仕必须穿上短纱笼和马来服装。他们都是马来大学生和教职员。巫统已经暴跳如雷。马华也很生气。伊斯兰党看起来似乎很轻松。“公民社会”组织也发表了很多评论。

巫统、马华和“公民社会”组织的意见有3大重点。第一,为什么公立大学可以用于土团党的政治目的?为什么学者会回应该政党的议程?第二,难道不是巫统和伊党先结盟并提出马来人尊严的课题,并指马来人受到压迫、威胁和落后吗?为什么还要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第三,为什么敦马只关注马来人?他不是所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其他种族人民的首相吗?

尽管我很少与公民社会的友人持不同的意见,但是这次我不得不提出不同的看法。我认为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没有任何问题。我认为公立大学主办这个集会并没有错。我认为敦马在会上演讲也没有任何问题。我可能不太赞同的是,为什么只有马来人可以出席,以及为什么要穿上短纱笼?为什么不邀请所有其他种族的大学生参加,以及为什么不可以穿牛仔裤?这是年轻人版的巫统大会吗?

关于此次集会,我只有一个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该集会是要传达什么?提出马来人尊严的教授们是要“回收”巫伊结盟所炒作的问题吗;即马来人受到华人经济议程的威胁,以及伊斯兰受到基督教和自由主义的威胁?这个议程已经被彻底炒作到很厌烦了。教授们是否会提出数据来支持这些陈述以及这些毫无根据的怀疑?然后,敦马最终是否会准备发出相同的信息?

那就太可惜了。看来马来人永远无法走出封闭的世界。

我同意集会讨论马来人的尊严。但是应该在两个主要情况下讨论马来人的尊严。首先,马来人的尊严已经因政治领袖和政府官员掠夺了人民数十亿令吉、破坏警察和司法机构、玩弄我国教育体系、以及提出杯葛非穆斯林的想法吓跑外资而被彻底破坏,变得荡然无存。在指责他人为叛徒、破坏者和我国的害群之马,教授们必须展示并承认所有这些。在这个激励大会上,为了让我们前进并重建我们的身分认同和信心,首先我们必须找出自身的弱点和愚蠢之处,并承诺努力避免重蹈覆辙。

其次,激励大会将告诉我们不要怪罪他人或世界,因为这是输家和弱者的行为。第三,我们不仅要“努力工作”还要“聪明工作”。努力工作是永不放弃地努力不懈。聪明工作是与任何可以帮助我们改善和发展的人建立人际网络。这个人际网络里的人,必须有我们种族和宗教之外的人。我们必须与很多很多的人建立网络。单打独斗并不能变得富有,除非他们贪污或进行“台下交易”,这些事情确实需要静静地单独进行。

第二种情况是,我希望学者们和敦马能够启发年轻人和马来教职员,要在当代和全球化时代取得成功的三个重要特征,以提升马来人的尊严。

我非常希望在新大马步入21世纪的马来人会欣赏“开放”的价值。这个价值十分重要,因为在信息、科学和技术爆炸式增长以及全球化的浪潮下,世界就掌握在我们所有人手中。思想开放的马来人将可以接受其他文化的观点,可以接受私塾宗教老师以外的人诠释宗教观点,可以体验除了伊斯兰以外的人道主义经验,可以接受以马来人为主以外的历史观点,可以接受领袖的尊严和诚信并不是与他们捆绑在一起的。

我非常希望马来人秉持仁慈的价值观。人类之间的仁爱、人类之间的同情心、互相理解和包容所带来的真实人性,是人类超越科学和科技以及所有其他生物存在的证明。仁爱将会把马来人的尊严从如今的甘榜心态提升到全世界。原谅犯下小错的犯人,而不是实施鞭刑、扣押和定罪,将让马来人成为受全世界欢迎的人。可惜还有宗教司指责和平示威的年轻人背叛伊斯兰。这种野蛮的心态反映了马来人是不能容忍的,不能成为一个国家的公民,也不想与其他人类交流。

我非常希望新马来人拥有包容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可以让马来人像旧时代的马来人一样与其他人交流并组织跨种族家庭以及从各种人类文明发展出语言和知识。没有任何马来人会使用“外来者”一词因为他们都也是外来者。但是,如果马来人拥有一个供相同肤色和戴相同宋谷的人的政党,那么他们将无法成为拥有包容性价值观的马来人。在美国,法令不允许兴建只给穆斯林使用的清真寺。但他们允许成立开放给附近社区的穆斯林社区中心。必须是包容性的,而不是专用性的。西方和伊斯兰文明的思想交流,激发了科学、哲学和技术的多样性。这种包容性非常重要,否则穆斯林就变得像疯子一样喜欢“单独行事”。

如果这是马来人尊严大会要带出的信息,那是值得举办的。但是,如果要回收旧故事,那么巫统、马华和公民社会组织指控公立大学被公然用于政治目的的说话就是真的了。大马的非马来人需要问的是,他们缴纳的税是否用来资助这些有政党元素的公立大学?

现在,马来社群必须做出重要的决定,以决定他们族群的未来。甘榜马来人和马来大学生会选择画地自限、怀有戒心和保守僵化,还是转向拥抱开放、仁慈和包容性的态度?这个国家的进步取决于马来人和他们的选择。马来人的尊严可以通过秉持3大正面和摒弃3大负面价值观来重建。否则,马来人的下场就是到死都是井底之蛙。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