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6 08:10:00  2131757
刘惟诚.隔靴搔痒的财政预算案
纯粹诚见

希盟执政后的第二份财政预算案,终于正式揭蛊。相比去年“全民牺牲”的首份预算案,此次预算案的定调温和许多,一句“驱动发展”让这份预算案少了之前的无奈感,还多了一道“共享繁荣”的方向感,而且其“无痛苦”的特质也让民众松了一口气,除了少数富人被征收重税外,似乎人人都能够从预算案中得到一些奖掖、优惠或援助,其定位也就正如首相马哈迪所言,是一份“皆大欢喜,人人有份”的预算案。

当然,舆论对于这份预算案里一些重点,已多有着墨,所以我在此也不赘述,因为我比较想将重点放在预算案驱动数码经济、提升人力资本、建立公平社会和提振财务体制等四大方向之上,因为往这些大方向设定的重要项目,比如提升5G生态系统奖掖、设立吸引财富500强及全球独角兽企业的投资奖掖、设立大马人@工作计划、提供妇女重返职场奖掖和税务减免、加大乡村基建拨款、增加东马发展拨款、增加农业相关拨款等,都说明着希盟政府的宏图壮志。

很显然,这些项目预示着这个政府,打算将这个国家打造成由本地人驱动的数码经济枢纽,而且寄望实现各族共同建设、共同收割成果的强稳社会,并有意趁着中美贸易战,透过各种方式同时吸纳撤离美国的中资和撤离中国的美资,以实现马哈迪一直以来所追求的资本多元化、金融在地化和经济全球化。确实,这些项目与其目标,都是高瞻远瞩的,而且也极为适时,对强化国家经济和人力资本有相当大的助益。

不过,这是在最理想的状态所能够达到的最理想结果,如果我们再从现实层面上检视,还是可以发现本次预算案,依旧揭示着这个国家仍受困于一直以来都无法解决的系统、制度缺陷,而这些缺陷,在过去往往都是导致目标落实不了、成效受限,以及事倍功半的主要诱因。首先,种族性质仍旧超越一切。在前两周举行的马来尊严大会中,首相以及一众马来精英已向我们诠释“公平”的定义在于“特权”,所以预算案内强调的所谓“公平”社会,自然是往这个方向制定。

因此,我们依旧在预算案中看到30%马来股权的目标、30%部长级招标保留予土著承包商的固打,以及仅针对土著的教育机构、中小型企业和大型企业的巨额拨款。其二,公务体制仍旧没有瘦身。在这次预算案中,虽然发展开销已增2%至560亿令吉,但其只占总开销的19%,至于行政开销虽然已有所下调,但依旧占81%;在这当中,有四分之一是为公务员薪酬与退休金,因为公务体制臃肿而导致入不敷出、效率底下的情况仍旧没有改善,政府无意对此做出调整,仍大派糖果。

其三,未有明确的金融与财务改革方向。预算案中虽有谈及财务改革,但其主要针对前朝债务重组,未有明确提出能配合吸引世界级企业招商目标的金融及财务改革方案,而在招纳这种必须注资至少50亿令吉的巨无霸企业,政府仅能单调地提出任何一个竞争国家都能轻易提供的税务奖掖机制,而且奖掖架构还需等到2021年才出台,显示政府招商目标远大,但在立足世界时仍欠缺与时并进的创新和效率思维,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国在全球竞争力排名中跌了两个名次。

这三大要点,都是这个国家,一直以来都存在着的系统和制度缺陷。但更可悲的是,不管是之前的国阵政府,还是现在的希盟政府,都无意(不愿)改变这些体制和思维上的缺陷,反之,其还经常成为政客爱不释手的玩物。在这些现实元素的围攻下,我国的经济基础,其实只会随着外围元素的转变和周边国家的后来居上,而变得越来越薄弱;再者,有能力注资至少50亿的企业,并不会在意区区10亿的奖掖,因为对他们而言,他们会更倾向于开放、有活力的投资环境。

但我国,是一个发展60多年仍在推动种族议程的国家,这种与生俱来的制度缺陷,形成了我国三低(低效能、低效率和低活力)的投资环境,竞争开始下滑。所以,对我来说,这次的预算案,虽然是人人有份的正面预算案,但面对着全球的经济挑战和竞争,却只能隔靴瘙痒。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