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1 07:00:00  2132511
【十五碑小印度街:三】柏哈拉路(Jalan Berhala):隐藏在十五碑的印度艺术文化殿堂
周刊专题



5564MWY20191091215435731991.jpg
Annalakshmi Riveside位于大楼外、河岸旁通风位置的素食餐厅,顾客可随喜付费。(摄影:本报 刘永发)



文化丰富了城市的人文精神,同时也把自己隐藏起来。当你走进认识与感受,才能发掘那飘散在空中的文化之美。

在十五碑,有一条路叫做柏哈拉路(Jalan Berhala),林立着组屋民宅与宗教寺庙,

阳光透过老树的缝隙洒在宽广的马路上,显得相当宁静。经过锡兰佛寺(Buddhist Maha Vihara)再往里走,就会看见一栋楼高5层的现代建筑──印度艺术与慈善组织艺术之庙(Temple of Fine Art,简称TFA),虽名字上称之为庙,但它素色的现代建筑设计,与传统的庙宇建筑风格迥然不同。

TFA里头除了有素食餐厅、手工艺品店铺、旅行社,还提供各种印度传统音乐和舞蹈、西方音乐、戏剧表演等课程,且不时会举办印度庆典活动和歌舞表演,宛如一座印度的艺术文化堡垒。

“Swagatham……欢迎来到美术圣殿。”

TFA是一个慈善组织,同时也是一座艺术殿堂,它在1981年由印度僧人Swami Shantanand Saraswathi创立,致力传承印度文化艺术,同时也透过多种管道行善助人,在大马除了十五碑,在槟城、马六甲和柔佛都有设立分会。

在信徒心中,Swami好比是大爱的化身,是他们前路的指引,让他们纷纷聚集于此,不计酬劳地协助TFA推广印度艺术文化之美,同时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无论走进素食餐厅还是工艺品店铺,当我第一句问及店主是谁时,他们都不约而同恭敬地指向墙上的人像——尊敬的Swami Shantanand Saraswathi。


Annalakshmi素食餐厅/任何人都有享用美食的权利

每天早上11点半,伴随宁静舒适的印度曲子,Annalakshmi都会准时打开大门做生意。

Annalakshmi是TFA里的一家素食餐厅。走进这装潢漂亮的餐厅,负责人苏玛(Soma)说,该店60%的人力资源是志愿者,约40%是带薪员工,该店是非盈利性质,所赚到的钱都会捐给诊所。

采访恰逢碰上午餐时间,可见来此享用美食的顾客除了有印度人,还包括华人、马来人、外国游客等。

据了解,Annalakshmi过去的营业模式是随喜付款,顾客要给多少就给多少,然而此举遭到一部分人滥用。如今Annalakshmi分为两间,一间位于TFA大楼内,顾客需支付餐饮费用;另一间则位于TFA大楼外停车场旁边的自助餐厅,顾客随喜付费。

两间的营业时间、环境、收费和提供的餐饮都有所不同。位于大楼内的素食餐厅,提供冷气设施,餐饮也更加多选择。“午餐自助餐的话,我们提供南北印度餐,每人收费25令吉;晚餐自助餐的话,除了有南北印度餐,还有本地和斯里兰卡的菜肴,费用是26令吉,另外顾客也可选择单点。”

至于大楼外的素食餐厅,位处河岸旁通风位置,主要提供南印度餐,虽不至于像大楼内那么丰盛,却也足够一人吃得满足。

素食餐厅的志愿者告诉我们,虽然两者收费不同,但它们提供的南印度餐都是出自同一个厨师之手,食材质量是一样的,并没有因为随喜付款,而提供较便宜或不好吃的食物。“对我们来说,即便是负担不起的人,他们都有享用美食的权利,获得友好的服务态度。”

餐厅一名自愿者末汉(Mohan)说:“TFA主张Serve(服务)、Love(爱)、Give(给予),这也是我们一直秉持的态度和精神,以塑造更好的社会和自己。”即便这是一所收费不高的素食餐厅,也得尽力提供周到的服务,煮一锅美味且卫生的印度料理。大抵因为志愿者的一份用心,网上给予这家餐厅非常高的评价。



5564MWY20191091215425731987.jpg
位于TFA大楼内Annalakshmi素食餐厅,装潢美丽而富有特色。(摄影:本报 刘永发)




5564MWY20191091215435731988.jpg
餐厅自愿者末汉:“TFA主张服务、爱、给予。”即便这是一所收费不高的素食餐厅,也得尽力提供周到的服务,煮一锅美味且卫生的印度料理。(摄影:本报 刘永发)




5564MWY20191091215435731989.jpg
餐厅负责人苏玛。(摄影:本报 刘永发)



Lavanya Arts/推广印度传统工艺品

走入TFA底层的Lavanya Arts工艺品店铺,很难不被里头极具印度特色的精致物品所吸引。放眼望去,金光灿灿的首饰、细瘦的音乐人雕像、古朴雅致的神像雕塑、柔软的衣物织品等等,浑然一个琳琅满目的印度工艺品世界,让人目不暇给。

梵文中的“ Lavanya”,意指“所有美好的事物”。志愿者Vasanta说,这家店铺主要借由销售印度传统工艺品,来推广印度的工艺之美。

店内所有的工艺品都隐藏着一份人文关怀,这些工艺品大多来自印度的艺术家和一些单亲妈妈之手,TFA将这些工艺品带进大马售卖,一来推广印度传统手工艺,二来也作为支持艺术家持续创造传统的工艺品。

据了解,店内员工大多数志愿者,仅有几位带薪员工,平日到访的顾客不仅有印度人,还有马来人、华人、日本人等,衣物尤为受欢迎。与素食餐厅一样,Lavanya Arts同属非盈利性质,所获得的金额都会用于TFA的诊所开销。

5564MWY20191091215435731990.jpg
Lavanya Arts工艺品店铺的工艺品大多来自印度的艺术家和单亲妈妈之手,一来可以推广印度传统手工艺,二来也作为一种对艺术家的支持。(摄影:本报 刘永发)


投身印度传统舞蹈,习舞教舞

TFA以让人接触印度传统文化艺术为起始点,教导年轻一代学习舞蹈和音乐,好让孩子在艺术的熏陶下,能够挖掘自身的精神宝藏,获得更健全的成长。如今,TFA的整个运作机制已趋向成熟,设备完善,中心提供的印度舞蹈课程如Bharatanatyam、Odissi、Kuchipudi等,印度音乐课程如Hindus Vocal、Sitar、Tabla等,以及瑜伽、空手道等课程。每天晚上,都有个别不同的课程在进行,同时也能看见不同族群的身影出现,即便是非兴都教徒或非印裔,只要抱有学习热诚,都无任欢迎。

锺润堂是TFA的印度传统舞蹈老师,教导孩子学习婆罗多舞 (Bharatanatyam),一种源自南印度的传统舞蹈,融合表情、旋律、节奏、戏剧于一体,伴随着音乐节奏,舞者以丰富的身段姿势、复杂多变的脚踏和灵活的手势来叙述故事。

“传统印度舞蹈,跳的是神的故事。”锺润堂表示,印度舞蹈和音乐的起源与宗教密不可分,过去兴都教徒在庙宇祭拜祈祷时,都会表演舞蹈以献神祭祀,惟现在已渐渐转换成舞台上的艺术表演之一。

锺润堂来自吉打州,自小在国语的教育环境下长大,毕业后成为公立小学的英文和数理老师,从没想过自己会走上印度舞蹈教学之路。在一次巧合之下,当时他在翻看一本杂志《Mastika》,被封面的国宝级巫裔印度舞舞者拿督南利依布拉欣(Datuk Ramli Ibrahim) 深深吸引,让他下定决心学习印度舞蹈。好不容易获得调任到吉隆坡教书的机会,他立即前往十五碑的TFA报名学习印度传统舞蹈。

学舞那年,他已28岁。天道酬勤,他仅仅花了3年时间完成了所有的舞蹈课程,并在31岁那年踏上舞台表演印度舞蹈,随后加入印度传统舞蹈的教学工作行列。后来他辞去小学教师一职,成为TFA全职的印度传统舞蹈教师。

教授印度传统舞蹈二十多年以来,还没转为正职之前,他都是志愿者,利用业余时间教导学生。转为正职的他,目前每周要教7堂舞蹈课,每堂课将近1小时30分钟。

走访TFA之时,恰逢遇上印度人的重要节庆──九夜节(Navarathri),连续9个晚上,TFA的舞台上都在轮番进行各种舞蹈和音乐表演。锺润堂不忘补充,印度人的九夜节和华人的九皇爷非常相似,同样是连续举办9天,且几乎同一天开始同一天结束,可见其中文化各异却相似之巧妙。

艺术不分你我,也没有肤色族群之别。跨越族群之间的藩篱,除了通过美食,文化艺术的认识,同是重要的一环。

5564MWY20191091215425731986.jpeg
舞蹈艺术没有肤色之分。锺润堂在28岁那年开始学习印度传统舞蹈,至今已有二十多年的印度舞教学经验。(图:受访单位提供)
5564MWY20191091215415731981.jpg


5564MWY20191091215425731985.jpg
TFA提供多种印度舞蹈、印度音乐、瑜伽、空手道等课程。每天晚上,都有个别不同的课程在进行着,同时也能看见不同族群的身影出现。



延伸阅读:

【十五碑小印度:一】慢步小印度──聆听它的历史故事
【十五碑小印度:二】敦辛班丹路(Jalan Tun Sambanthan):藏匿在小巷的花环档口

作者 : 蒙慧贤(副干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