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31 07:00:00  2138901
【素食時尚之一】素食百花齐放 素食者迎春天
焦点

吃素,长久以来给人既定的刻板印象是因为宗教信仰、健康因素而吃,然而在新保育主张下,动物保育与环境保护者也渐渐的加入素食者行列,将传统与新思维结合起来成为一种新素食文化。

虽然近年来马来西亚的素食餐厅也百花齐放,让素食者的选择多了,但在一些大家都忽略的公共场所,却找不到素食餐厅,甚至连一个素食摊位也没有,如南北大道休息站、

医院食堂或政府机构,让赶路的人、看病的人或办公的人都无法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

为了吃上一碗热饭,马来西亚素食协会展开了一年半的“抗战”,终于在南北大道休息站争取到保留一个摊位卖素食,让赶路的素食者可以歇一歇,填饱肚子再赶路。

下一步,该会将要求卫生部认真执行之前所颁布的指示,在公共医院食堂设立素食区,方便素食者之余,也推广健康饮食文化。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摄影组

马来西亚素食协会主席拉吉古玛昔,出生在一个素食家庭,至今已经是五代素食家庭。来自马六甲的他,还记得40年前从家乡来到吉隆坡发展,当时吉隆坡只有一间素食餐馆,但今天素食餐馆比比皆是,中、印、西、韩、日、甚至马来素食餐厅都有,吃素已经不再是一件枯燥的事情,吃素也可以非常多样化、时尚、健康。

两年前接任协会主席的拉吉表示,该协会成立已经24年,宗旨是通过各种渠道推广素食文化,包括设立脸书专页,发掘素食美食新点,甚至有数百名会员、义工全马走透透,把发掘到的素食美食新地点上传到该协会所开发的“找寻素食手机应用程式”,并且定期更新,确保有关餐馆或档口的营运讯息正确,让素食者不会扑空。


随着万挠休息站的素食摊位取得不错的反应后,拉吉将会要求南北大道公司在更多休息站保留摊位给素食摊位,方便素食者。





他坦言,相比以前,现在吃素方便得多,非正式统计全马已经有超过2000间素食餐厅,不愁找不到素食,而且大马素食者也比其他国家的素食者更幸福,因为除了基本的3大民族素食之外,近年来素食也变得多样化,西式、日式、韩式等都有,选择多样化,甚至食物外送服务,也已经设有素食专区。

华裔或印裔因宗教信仰、健康或家庭原由吃素相当普遍,但相对的人口比例最多的马来人,对于素食的接受度又有多少?

拉吉说:“这是大家的刻板印象,据我了解,国内目前有上万名的穆斯林是素食者,当中有很多30岁以下的年轻人,也不乏自己开素食餐厅或研发素食。我认识一名穆斯林更研发了纯素冰淇淋,马来人并非不能接受素食,所以要在大马推广素食文化并不难。”

为了推广素食文化,拉吉也与博特拉大学食物工艺系合作,研究制作植物奶制品,如使用黄豆、米、杏仁等本地植物材料做成奶、奶酪、酸奶及植物牛油或人造黄油(Margarine),取代动物奶制品。

同时,拉吉也争取到在南北大道万挠休息站提供一个素食摊位,让素食的大道使用者可以坐下来用餐后再赶路。

他说,南北大道全程休息站的熟食中心,没有一个素食摊位或售卖素食的食肆,所以他每次出埠时,通常都是以面包糕点解决一餐。在与其他素食者提起这情况时,大家都有同感,觉得在南北大道上“找吃”好难。

于是,一年半之前他与卫生部官员会面,反映南北大道沿路休息站都没有提供素食的情况,要求卫生部介入,指示南北大道公司安排一个素食料理摊位。

“之后卫生部就召集大道公司一起开会讨论,最后大道公司同意在新建的万挠休息站拨一个摊位卖素食,人选由我们去找或推荐。”

爱素食,不只华裔而已

随后拉吉就开始联络认识的素食经营者有没有兴趣经营,最后找到了Veggie Express的老板愿意承租,也不计较是否可以赚钱,去年万挠休息站启用后就开始进驻。

“根据老板回馈,营业了约一年,生意还算可以,惊讶的是马来顾客占了50%,这是成功的例子,我会再要求大道公司提供更多的摊位售卖素食。不过,最近我也发现在柔佛巴莪往返休息站熟食中心都各有一家印度熟食档提供简单的素食,为素食者提供很大方便。”


万挠休息站是第一个设有素食摊位的休息站。



Veggie Express是第一家进驻大道休息站的素食摊位。



摊位上张贴了“找寻素食手机应用程式”的资讯,方便素食者在全马各地找吃。





拉吉表示,从该协会的脸书专页及素食餐厅手机应用程式的反应来说,素食是有很大需求,尤其是华裔素食者,其次是印裔,马来人素食者人数则在上升中。

他分析,在我国吃素的人分为4种,第一种是宗教信仰,其次是健康理由,第三是保育动物,最后就是环境保护。

推广吃素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拉吉说:“人们的接受度吧,用什么眼光或角度看待素食者。不过,无可否认的是,相比以前,现在的大环境,推广素食文化已经容易得多,以前吃素的人大多因为宗教或健康理由,但现在还有动保和环保族群,倡导减少吃肉,或一周吃一天素,已经是很大进步。”

随着进军大道休息站之后,拉吉下一步就是政府医院食堂。他认识很多素食者都是在政府医院工作,都同样面对在医院食堂“找吃困难”的问题。

“前卫生部长3年前曾经下指示,医院要划分素食与非素食区,每一家医院都要有素食摊位,但实际操作方法却不对,因为食堂所谓的素食,同样是由原有的业者提供,只是提供没有荤食的食物,但无论烹煮方式或用具都一样,并不符合素食原则,而且所谓的划分,也只是把素食摆放在一个角落。

“虽然部长有指示下来,但却没有明确说明执行方式或指南,所以这项指示也无济于事。因此我现在尝试联络现任卫生部长,反映这个问题,除了是为了素食者方便之外,也符合政府要提倡健康饮食的概念,尤其是医院食堂,更需要提供健康的饮食。”

马来西亚素食协会开发的“找寻素食手机应用程式”:Go Veggie Malaysia

素食业者1:林凯杰的沙拉革命

林凯杰,是一家综合健康轻食餐厅老板兼厨师,结合熟食与素食概念,吃得更简单、方便,让吃素也可以很轻松。

林凯杰表示,如今全世界都在提倡素食主义,他的餐厅主打的沙拉盘,若只是蔬菜会让人觉得单调,所以用一些蔬果类来取代肉类,以创意的烹煮方法,让即使不是素食者也不抗拒。

“我的餐厅并不是全素食,只能说半素食,我有提供生鱼片或熟鱼沙拉,让顾客从半素食开始认识原始食材的美味,希望慢慢的把顾客带入素食文化,或者至少一周吃一天素食,推广素食文化。”


林凯杰希望透过纯素或轻食沙拉推广素食文化。



低碳蔬菜。





他的餐厅也有一个特别卖点,就是采用由本地一家新兴农业与超市再生碳农耕专家供应的低碳蔬菜。无农药、降低重金属污染,从食材到烹饪手法都更健康。

低碳蔬菜供应商市场及计划董事蔡志强表示,有机碳种植法是澳洲与法国使用的最新农耕技术,他们是国内第一家采用这种种植法的公司。

他解释,碳是可以让植物长得更健康的物质,或者说,碳是能够与植物沟通的物质,让植物在没有农药与减少重金属污染下健康成长。

“碳泥已经是一种肥料,不需使用农药。再者,这些碳泥是用回收的蔬菜、咖啡渣、黄豆渣等堆肥而成,经过蚯蚓堆肥就变成碳泥,减少使用一般的泥土,从中减少泥土的重金属。”

他表示,他们是在3年前从澳洲引进这个技术,经过几年的试验,已经可以完全不用农药就种植出非常健康的蔬菜。

低碳蔬菜与有机蔬菜有何不同?他说:“有机种植是注重有机环境的审查,而碳种植法是专注植物的营养价值,以新技术为植物提供肥料。但低碳蔬菜的价格与农场蔬菜价格几乎相同,但却可以吃到更健康的蔬菜。”

不过,他表示,该公司主要业务是在提供技术与碳肥料,成品只是占少部分业务。目前,已经陆续有农场采用该公司的碳种植法种植蔬菜与水果,希望通过成果来吸引更多农民采用碳种植法,让国人吃到更健康的蔬果。

素食业者2:法兹胡先的综合素食

在3大民族中,马来族群的素食者人数是最少的,是基于宗教信仰还是素食并不是马来族群的饮食文化?

法兹胡先,SALA素食餐厅的老板,他说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开素食餐厅的马来人或穆斯林。

留美的法兹,一直以来都是高运动量的人,可是9年前开始他身体亮起红灯,出现胆固醇过高及尿蛋白问题,医生建议他吃药控制。但他不想吃药,于是就打算通过改变饮食来改善健康。

他开始减少吃肉,但补充更多蛋白质来维持体力。半年后他回去复诊,医生说帮助不大,胆固醇还是无法降下来,并且开处方药给他,让他服用降胆固醇药物。


素食主义者法兹不但身体力行,更开了一家素食餐厅,推广素食文化。





“我的父亲是因为饮食关系,患上糖尿病、高胆固醇、血压高等文明病,但他没有按时吃药,之后因没有控制好而去世。我心里留下阴影,害怕与父亲一样,因此我开始研究如何不靠药物改善胆固醇的方法,发现素食饮食是一个方法,于是我就开始吃素,戒吃奶制品、鸡蛋等,心想这是最后的方法,如果还是不行就唯有吃药。”

持续吃素半年后,法兹再次复诊,体检之后医生告诉他一切都很好,胆固醇与尿蛋白已经大有改善,还吩咐他继续服药。之后他才向医生坦白没有吃药,是因为吃素的效果,医生也不反对他的做法。

素食,与宗教无关

“从那之后,我就成为素食者,研究如何吃得健康,自己学习煮,也开始思考除了因为健康理由外,为何要吃素的问题。我本身很喜欢动物,养了几只猫,也是流浪动物救援者,以前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吃素之后我就思考,既然自己这么喜欢动物,为何以前要吃其他的动物,无论是鸡、牛、羊与猫、狗一样都是动物,为什么要吃它们?”

原本是在家族经营的鞋厂工作的法兹,吃素之后也身体力行,不但不吃肉,生活用品也谢绝与动物有关,包括清洁用品、护肤品、穿着等,自然无法在有生产皮革鞋子的工厂继续工作,于是他向母亲说明原由,辞工然后开一家素食餐厅。

“坦白说,当母亲知道我吃素后,就表现得惊讶,还问我是不是要改变宗教信仰,我向她解释之后,她慢慢也接受了,所以当我向她辞工时,她也由得我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他直言,对穆斯林而言,吃素是有点敏感的课题,但也可以理解,因为国内的素食餐厅都是以华裔及印裔经营为主,而且大部分都有宗教色彩,会供奉偶像或图像,所以穆斯林一想到吃素就会联想到宗教。

但对法兹而言,吃素改善健康,进而再连贯到动保信念,所以他并没有因为其他人的不理解而放弃自己的信念,因此他开素食餐厅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可以直接接触民众,推广吃素的好处。

询及穆斯林的饮食文化时,法兹说:“我有问过母亲,小时候是否也是吃肉为主,她说不是,肉类只有喜庆时候才吃,平时也是吃蔬果、豆类,饮食也算蛮健康的,所以吃肉并不是马来人的传统饮食文化,只是时代改变的结果。

“但无可否认的一点是,马来人的确不大会烹煮蔬菜类,还是华人比较厉害。我的祖母是华人,小时候就经常煮中餐给我们吃,所以我很喜欢吃中餐,尤其是清炒蔬菜是最好吃的。马来人或印度人煮的蔬菜,一般都过度烹煮,哈哈!”

法兹吃素之后,家人从开始的不理解,到最后看到他的转变后,也开始接受及减少吃肉,不过他也明白要完全改变家人的饮食习惯是不容易的。

虽然他的餐厅顾客群以外国人及非马来人为主,但他感到欣慰的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新一代马来人接受素食,或是家庭中年轻一辈主张吃素,父母就顺从孩子一家人来吃素。


法兹的素食餐厅走新式混合风格,让各族人士进来时都不会感到有压力。



加强蔬果版的墨西哥卷饼,是餐厅的热销食物。



素椰浆饭,参峇令人吃了停不了口。






一个月一次,哪怕一餐吃素也好

家人或朋友圈中只有自己是素食者,聚餐地点选择或点餐时会不会很烦恼?他认为“生命不是为了吃,而吃是为了生存”,更不要把素食主义复杂化,所以他不会要求家人或朋友迁就他,相聚才是重点。

不过,他也说,吃素之后,他无论生活或饮食的选择都简单多了,去非素食餐厅,能够吃的食物也只有那几样,不会有“选择困难症”。

有句话说,同行如敌国,但法兹在开这家素食餐厅时,却遇到很多暖心事。很多售卖素食材料或素食餐厅业者知道他要开业后,都毫不藏私地传授食谱,甚至上门示范给他看,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推广素食文化,令他非常感动,也打开了他的视野,在素食世界里有这么多美好的事。

他的餐厅是新式的综合素食餐厅,墨西哥餐是主打,也有西餐、本地国民美食椰浆饭、叻沙、自制蛋糕等。现在他更向妈妈偷师,把妈妈的美食变成马来素食。

他还自豪的说自己是个厉害的厨师,能够把普通食物变化为素食而不失美味。

“在美国念书时我已经学会煮饭,后来吃素,就开始专研素食料理,到了开餐厅,我更要设计菜式。吃了8年素,我的味蕾变得很敏感,很容易辨识到食物真正的味道,是不是有荤食,吃一口就知道,这也是吃素的一个收获,让我能更清楚的辨识到食物的味道,而不是以前只吃重口味的食物,忽略了食物真正的味道。

“我们无法要求所有人都认同我们,但是希望通过推广吃素的好处,让更多人去爱护动物或地球。也并非所有进来我的店的顾客都是素食主义者,但至少他们在这里吃一顿饭,就少吃一餐肉食。现在很多人都会实行一周吃一餐素或一个月吃一次素,哪怕只是一餐也是好的。”


延伸阅读:
【素食時尚之二】因为爱护动物,所以茹素


作者 : 张露华(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