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5 07:00:00  2146231
赖殖康/生意人
文艺春秋

硝烟袅袅升起
沙尘滚滚的前方
一排沙发对立,如磐石
灯欲静而冷气猛吹
一室的摆设闪过寒意
颤巍巍地注视着那一支
将熄未熄的烟,举起
又放下

嘴边的野草修得齐平
眸子寂寞成一湖死水,只剩
油亮的浓发反射着时间
滴答滴答游过的痕迹

他手举起,烟灰一地
温茶已冷成无味的记忆
如果大笔一划便可扭转坐姿
他想让潮水淹没
成为海族遁走,抑或
在飞禽森林俯冲
叼一根平平无奇的树枝筑居
而不是叼
一支无尽的惆怅
日日在圆桌边被豢养成
虎的姿态
公事包躲在角落呼吸无常
同时计算
何时再被掏空
活着,日复一日地灌肠
与被扣喉

仿佛军师的后裔
深坐于皮质宽椅上
推算着起落不一的卦象
陈列 叠落 堆积
统计表如临行的兵马
掐指间的风云,不知
会聚落成多少战略
钱滚滚的战场
赤裸裸的信仰
终将抖落成一纸比羽毛还轻的
企划

许多的声音也总将化蝶
萦绕成会议中的废墟
甚至堆积成无垠的账单
卷起高筑的眼
临视着腐肉与鲜花
尔后渐渐
渐渐地
瘦成一部不知从何谈起的自传

作者 : 赖殖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