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9 07:00:00  2147645
光头佬/卡住的年代
物外游

素未谋面的新朋友突然要求光头佬送他几饼旧卡带留念。初识未久,就斗胆提出这样的要求,显得时代真的变了,一点也不会觉得太直接,抑或突兀什么的,好像一切都很理所当然。不过,对于“食盐多过食米,过桥多过行路”的半百老人而言,也没有什么,既不是相熟的朋友,就直接拒绝就是了,同样的,我嘛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也不是生性孤寒,或是不舍得什么的,主要是这些陪伴多年的旧卡带,都是中学时期省吃省用辛苦储蓄而得来的年少回忆,回忆当然是无价的,留着,听着,看着,就时不时会像卡带那般停键回转到过去几十年前的光景。我们当然都回不去了,惟有仰赖记忆的回溯,让甜美快乐的旧时光一一重播,像是一幕幕的映画,一首首的旋律,莺啼燕啭,点滴在心头。

4377TLK201911151111466471304.jpg


4377TLK201911151111476471305.jpg


4377TLK201911151111476471306.jpg


4377TLK201911151111476471307.jpg



新不如旧,或者仅仅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管他的,欢喜就好。缅怀过往,追忆从前,说穿了不过是一种精神的慰藉,在紧张压迫的生活节奏里,不啻为一剂调节身心灵的药方,人总会找到一纸合身定造,以及自得其乐的偏方。关于旧卡带的集藏、整理与欣赏,其中的无穷乐趣及盈然兴味,真是不足与外人道也。

其实,光头佬最早接触的,竟然是比卡带更早一些的“匣式磁带”,体积较卡带足足大了一倍以上的一饼,照说,貌似“土司”多一点,是平放插入唱机的。缘于携带、贮存两不便,才会开发出后来的卡带吧,我想。我那个时代,最先接触的一定甩不掉刘文正、银霞、齐豫这类比较校园民歌调调的流行歌手,邓丽君、张小英、青山、李逸那时候也蹿红呀,可惜那是叔伯阿婶、姨妈姑姐的口味,年代要更早一些,为了表示自己尚很年轻,一般都会对这类歌手有点感冒,嗤之以鼻。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年少真的好无知,世界这么辽阔,人生那么悠远,其实各有所好,各得其乐就很好啦,任何事物的鉴赏真的很主观的,大家互相尊重就好啦,毋需赘言。品字三把口,也不是阁下一人说了才算。


4377TLK201911151111486471310.jpg
旧同事惠赠的林子祥大全套。


4377TLK201911151111486471311.jpg
卡带筑成年少回忆的墙。



罗大佑在唱歌

记得念初中时特别喜欢听一身黑衣黑裤打扮,戴上一副“黑超”,“头毛蓬蓬”兼QQ的罗大佑唱歌,从初出道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之乎者也》(1982)里头所收录的〈之乎者也〉、〈鹿港小镇〉、〈恋曲1980〉、〈乡愁四韵〉开始,到翌年出版的《未来的主人翁》(1983),以及后来的《家》(1984)、《爱人同志》(1989)、《原乡》(1991),以及《恋曲2000》(1994)等专辑,一路追随,一路迷恋,盖因出自于一种反叛忤逆的心理作祟吧,人不“叛逆”枉少年,罗大佑对传统对社会对政治大胆提出的控诉及批判,恰好对正了“少年哪吒”的口味。横空出世的他,迅速在中文流行乐坛上竖立起“教父”的地位,影响深远。

4377TLK201911151111466471303.jpg
青涩年华的轨迹。



最好笑的是,由于罗大佑唱歌的嗓音颇为低沉沙哑,不是一般那种甜美讨喜的格调,再加上某些歌曲配上吵杂纷乱的摇滚乐,对一些人来说,就真的不容易接受啰。犹记得,某日吾家那个脾气暴躁的老父正在破口骂人时,家慈讪讪地在我耳边说着俏俏话:“你看,咱们家的罗大佑又在唱歌了。”误会如此,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在那个仿如“卡住的年代”,除了罗大佑以外,李宗盛的《生命中的精灵》,李寿全的《八又二分之一》,还有陈昇、赵传、齐秦、张雨生、林强等许许多多优秀的音乐人陪伴着我们那青葱苦涩的岁月,正如〈光阴的故事〉里所描述的情景那样:“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4377TLK201911151111456471299.jpg
李宗盛的两张签名卡带。


4377TLK201911151111456471300.jpg


4377TLK201911151111466471301.jpg
李宗盛亲笔签名。


4377TLK201911151111466471302.jpg
“和自己赛跑的人”。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