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7 07:00:00  2152302
童言无忌/曹又方(新加坡)
星云

家中垂髫小儿,和得了尿泥,拆得了电器,飞起一脚踢得了挡道恶犬,抡起一拳打得了野猫飞蹿,也读得了几句唐诗装装文雅,也说得出个把英文充充摩登。然而,总以为混世的时候居多,温良恭俭的时候实属罕见。就这么一个小人儿,对于人生重大课题的见解,常令人先是哑然,接着怅惘,继而深思,最后颔首。

●房子

一日夜深,与小人儿在黑暗中闲聊,开玩笑问道:“你长大后,再给妈妈买栋大房子,好吗?”

小儿深感惊诧,问道:“你现在不是有房子住吗?还要房子做什么?”

“可以把房子租出去赚更多钱啊!”

黑暗中片刻宁静,听得到小脑瓜在思考的声音。

随即,如哲学般深邃而不可捉摸的黑夜里,一个颇为不屑又十分笃定的稚嫩声音说:“我只需要一个家。”

我瞪着黑暗中望不到头的天花板,一如望着自己那深不可见的欲望。

“我只需要一个家。” 是啊,人活一世,一个家就够了,实在不需要更多个。有间屋子,不必大,是个遮风挡雨的去处;有一屋子人吵吵闹闹笑笑,也劳累过,也舒心过,也着急过,也宽慰过,酸甜苦辣都尝了,任去到哪里,天南海北、天上地下,总还有人惦着;有这样一间屋子,这样一个家,够了。

●老婆

几日来,小儿和院子里的小姑娘玩得整日不想回家。青梅竹马一对小人儿引发我在暗夜里的一个问题:“你长大了跟妈妈睡?还是跟老婆睡?”  “当然跟老婆睡!” 我一个白眼,赌气地说:“那你现在就去找老婆睡!” “不行,天黑了,我找不到老婆的家在哪里!”

儿子要跟老婆睡,我应该高兴,他本能地知道自己终究要另起炉灶,过自己的日子。我本就不该出于私心,问孩子这样一个问题,让他做这样一个选择。成长是一种分离。万物皆是如此。树结了果,果子熟了,总要离开树落到地下;草结了籽儿,到了时间,籽儿总要随风远去。

“你的孩子,并不是你的孩子

他们是由生命本身的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

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而不是你的想法,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而不是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做梦也无法到达的明天……”

我默念着纪伯伦的诗,沉沉睡去。

●养老

年纪大了,人不免想到养老问题。

一日,奶奶颇为感伤地对小孙子说,“等奶奶老得走不动路了,你把奶奶送到养老院就行了!”

“不!不!我给你买很多好吃的东西,你就在家里住着!”

奶奶听了,泪光闪动。

“住养老院多贵啊!” 小孙子迈了几步,云淡风轻地说。

这是个哲学问题,也是个经济学问题,还是个社会学问题。简单地说一个3岁的孩子自私,也未免太过简单。

听说野生大象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时,会不动声色地离开象群,独自进入丛林等待生命终结的到来。据说狮子也有类似的行为。面对衰老、死亡,人到底应该怎么做,我不敢妄言。只是,当我听奶奶感慨万千地讲完小儿的这个故事时,再次想到:生命终究是孤独的,人必须自己承担自己的一生,走完自己的路,各奔各的前程,尽量不给家人、旁人增添麻烦。我想这是我要做的,也是我想告诉孩子的。

小人儿刚来到世上不久,还没有真正被教化,也许他离人的本质最近。欲望翻腾的时候,我时常想起小儿的这些无忌童言。

作者 : 曹又方(新加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