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3 07:00:00  2160996
姚丽芳.使他们成熟
言路

国会下议院于今年7月16日三读通过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即第15届大选起,18岁公民被赋予投票与参选的权利。这次修宪获得朝野政党一致通过,是历史性的首次零反对票。下一届大选,国家政治版图将大大改观,因为至2023年,选民人数,预料将增长50%,达到2270万人,增加780万人。这一大群大选涌入的生力军,极可能主宰国家未来的浮沉。

这时刻再来讨论18岁成熟不成熟,适宜不适宜,已是尘埃落定,轻舟已过万重山。现在焦点应是“亡羊补牢”,如何帮助18岁以下年轻人,在此两三年内掌握足够的知识,了解民主机制、选举、国会、政治等的运作,即使尚未建立独立思考及客观分析能力,也不至于站在投票箱,茫然投下一票,毁了自身及国家未来5年、10年健康发展的机会尚蒙查查。

18岁以下的年轻人还在中学求学,中学是培养现代公民最佳场所,因此配合新法令,中学的公民教育课程举足轻重。据知,教育部已在今年6月开始在全国政府幼儿园及中小学恢复公民教育,但以课程整合模式来教导,依循4个核心价值:爱心、互相尊重、责任和喜悦在马来文、英文、历史、宗教科及道德教育科的课纲中,增设公民教育单元。

根据维基百科定义,公民教育是指“培养个人作为公民或国民,行使义务与权利的教育活动。它通过相关教材与教学方式,使学生对公民所应具有的权利与义务、个人与群体的关系、及相关的民主、尊重、守法、法治等的公民素养有基本了解和认识。”据此,个人认为公民科内涵应包括道德教育与政治教育。除教育部的推广,民间团体也身负重任,尤其设有青年团的组织。比如隆雪华堂青年团及民权委员会长期推动有关民主人权活动,颇有成效,数十年来栽培不少关心社会、贡献社会的人才。

也有人或对“亡羊补牢”之言嗤之以鼻。的确,如何牢牢把羊群捆绑在“安全栅栏”内?它们早已蹦跳在无边际的(网络)草原上,啃嚼滋美或萎黄的(资讯)野草。偶尔受到狼群(歪谈乱道)的袭击,也无碍羊群的茁壮成长。担心的话,放眼全世界,已有200个国家,包括众多先进国,已把投票年龄降至18岁,而他们的公民素质大体上都很高。

既然争议着成熟不成熟来投下神圣的一票,大人的世界又怎样呢?贪污滥权舞弊现象丛生,小恩小惠影响投票,民粹思维失理性思辨,种族宗教极端言论迷惑选民,诸如此类的,一些大人也无法成熟投下一票。权利与义务相等,是如此重要的公民思维与素养,然而,偏差国家政策却滋养出一群只要权利、不顾义务的特权阶级。权利与义务相等,放诸四海皆准,然而,许多领域大人及领导毫无具备此概念,还振振有词捍卫不带义务的权利。

降低投票年龄,首相说是顺应民主时势,提供青年一个民主与自由言论的平台。那么恶名昭彰的1971年大专法令(AUKU)呢,40年来遏制大专生迅速成熟,不让他们成为国家合格未来主人翁。政府也应快马加鞭,尽速废除之,才是真正迈入新时代,缔造新历史!

作者 : 姚丽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