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01 07:06:00  2189095
郑丁贤.2020今后,路在何方?
非常常识

在2020年元旦日,回看2020宏愿,形成一个巨大的讽刺。

关键并不只是大马没有成为经济上的先进国。经济成长率和国民收入可以达标固然最好,如果不能达标,至少要确保走在正确的轨道。

没有成为经济上的先进国,是一项遗憾。

然而,比没有成为先进国更加不幸的是,踏入2020年的大马,并没有如宏愿的计划,诞生一个团结的马来西亚族,也没有如宏愿所许,打造一个多元开明进步的社会。

1. 种族主义极化,族群关系比以前更加紧张恶劣──

从反ICERD游行,到反华团大会,一切从种族主义角度出发,没有理性的客观分析,也缺乏传统的包容和谅解精神。

族群关系已经陷入零和博弈的陷阱;很多人想像不同族群的关系和利益是对立的,国家的问题都是因为对方的存在和差异性,因此,产生“你好则我坏”的认知,必须先压倒对方,否定对方,施压要对方屈服。

从之前的反ICERD示威游行和马来人尊严大会,到近期马来组织以513流血事件警告华团大会,以及玻璃市宗教司发动关闭非国语源流学校,都有社会支持基础,显示种族情绪的飙高狂热。

2. 宗教教条主义逐渐成为主流,涵盖社会各层面──

从社会生活到政府政策,宗教形式和教条主义无所不在。几天前,社交媒体流传一个视频,一个华人到一家印裔穆斯林餐馆用餐,结果遭到一名穆斯林阻止挑衅,不但用言语辱骂,还刮脸丢椅子攻击。

而在学校新学年,伊斯兰宣教组织可以进入学校进行传教活动,进一步灌输宗教主义。

宗教也进入经济领域,“只是/优先购买穆斯林商品运动”,方兴未艾,在网上和民间一波又一波。

而在2020宏愿计划当中,大马应该是朝向多元,包容和开明的路程前进

大马的国体本质已经改变,而且缺乏力量可以阻止。

3. 国家失去凝聚力,迷失发展方向──

2020宏愿固然是一个政治产品,但是,基于它的包容和进步的理念,以及建基于“团结的马来西亚”国家意识,它曾经产生共识和共鸣,成为一个发展的方向。

而今,大马甚至连一个想像的共同体都没有了。

“2030共享繁荣”的愿景,缺乏内涵和具体方案,层次远低于2020宏愿;而政府的公信力在这些年来流失殆尽,已经没有多少人还相信国家愿景。更糟的是,2030共享繁荣注入了土著经济议程,让非土著更加心灰意冷。

新政府上任以来政策不断U转,竞选承诺遥遥无期(说好的承认统考没有兑现,爪夷文单元已经先执行了),政府的决策过程含糊不清,众多部门甚至没有清楚的政策(被诅咒的东铁、莱纳斯、大马城等,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国家的需要和荣耀)。

政策已经不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未来,而沦为短期的政治利益需要。


4. 国家陷入无止境的政治斗争──

希盟和国阵为了争夺选票和执政,而沿着种族和宗教的路线,进行破坏国体,伤害社会和谐的恶斗。

希盟各个政党,同样进行半公开的权力和路线的斗争,土团要藉马哈迪在位之便利,在最短的时间内压倒其它政党,成为执政之牛耳。

希盟最大党之公正党,还沉迷于党争,让它成为一个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失去机能的政治组织。

而希盟两大巨头,马哈迪和安华,也在进行一次忍者武士的决战,先动者是死还是活,固然精彩,但也拖累了国家;政策摇摆,政治动荡,投资者只能观望或撤离。

这是一幅2020年和以后的景象。看似消极,前景堪虞;然而,用意也是找出盲点和误区。

面对未来,无法盲目乐观,也不能佯装歌舞昇平。只有正视问题,接受现实,痛定思痛,改变改革,才有活路。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0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