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2 07:20:00  2199645
江迅.乡村儿童阅读什么书
香港碎影

人人都在自问:刚过去的一年,做过什么有意思的事?细想,“有意思”的事是三次随香港扶贫团队去采访扶贫:四川、广西、贵州。在四川省巴中,国家级贫困县南江县,与43岁“童伴妈妈”张蓉聊过“有意思”的话题:乡村儿童阅读。


秋雨霏霏,山路崎岖,驱车一个多小时,直赴海拔千米的下两镇碓盘村,步入“童伴之家”。随著经济发展,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增多,农村留守儿童成为社会关注焦点:谁来陪伴留守儿童。张蓉在城里经商赚了钱,返回家乡创建全托式“留守儿童之家”,10多年来义务照顾留守儿童800多名,助力100多个家庭脱贫,她荣获“全国优秀童伴妈妈”、“马云乡村教师奖”等荣誉。4年前,张蓉被当地聘为碓盘村兼职“童伴妈妈”,这个“童伴计划”是巴中扶贫项目,是留守儿童的监护网络。


书店和图书馆资源都集中在城市,乡村儿童阅读存在的问题,首先是图书资源匮乏,家庭购买力不足。曾有一项与农村阅读有关的调查报告。中国扶贫基金会发布的中西部贫困地区乡村儿童阅读报告显示,贫困地区儿童课外阅读资源整体匮乏,农村儿童一年阅读的课外读物不足10本的达74%,农村儿童一年读不到3本书达36%,农村家庭藏书不足10本的达71%,家里没有一本课外读物的农村儿童占20%。中国童书博览会发布过《中国城市儿童阅读调查报告》,报告称在北京、上海、广州等7大城市,儿童年均阅读量在10本以上的占64.2%,每年为孩子购买10本左右课外读物的家庭占62.9%。这就是城乡差别。


与城市同龄儿童相比,农村儿童的阅读资源紧缺是不争事实。乡镇没有书店,学生接触到课外书的机会相对少,由于贫困和家境等因素,农村孩子很难从网上购书,无书可读曾经是制约山村儿童阅读的瓶颈。不过,张蓉很明确地说,这几年上上下下“脱贫攻坚”,为乡村小学捐赠一些图书,捐建一座图书室,几乎是所有关注乡村阅读的人的首要行动,从目前看,各地山村的图书室和图书数量已不是迫切问题,不是无书可读,而是读什么书。


确实,从四川、广西、贵州的贫困地区看,一些捐到农村的书品质参差不齐,以旧书捐赠为主,可读性不高,不适合孩子读的书相当普遍。过去拼音读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低幼儿童阅读“主力”。不过,当下绘本正受到更多小读者青睐,这种被视为“又贵又没有几页”的图画书是“新宠”,成了拼音读物“替代品”。在下两镇碓盘村的“童伴之家”,就看到两个孩子拿著《公主怎么挖鼻屎》、《菲菲生气了——非常、非常的生气》绘本书阅读。相较于拼音读物,孩子对绘本往往更有兴趣。对张蓉那句话印象深刻:孩子拿著一本书一旦有读语文书的感觉,那就不妥了,要注重孩子从阅读中获得趣味。现在很多乡村已不再接受旧书捐赠,只接受援助资金,由自己来选购适合学生的高品质新书。现在配书的规则大致是绘本占35%,教师用书5%,文学类15%,此外还有科普、漫画……


跨进2020年,中南海的“脱贫攻坚”到了全面收官的关键阶段:确保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确保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乡村脱贫,孩子的阅读是一个避不过去的话题。“阅读”既涉及有没有书读,也涉及“读什么”,即如何选书;还涉及“怎么读”,即阅读的方法,那是另一个话题了。

作者 : 江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