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2 07:10:00  2199657
东姑阿比丁.开年的死亡袭击
阿比丁思

我上周文章的乐观结论立即被我在1月4日收到的迷因(meme)所挫败。在1月1日,新的10年进行得相当顺利;在1月2日,澳洲森林起火;1月3日,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指的是美国总统下令在巴格达使用无人机刺杀苏莱曼尼将军。


尽管他的名字在去世前并不为人所知,但被杀的将军是一名重要人物,因为他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的指挥官,这名伊朗区域政策的核心人物也被普遍认为是该国第二最有权势的人物(即在最高领导人之后,在总统之上)。此外,他很受欢迎,在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等伊朗敌人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成千上万人在德黑兰为他哀悼,伊朗政府能够代表伊朗人发言,相比此前,伊朗人如今变得更加团结,许多人优先(至少是现在)站在对抗外敌的共同立场。


据推测,这起空袭事件的背后原因从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被围攻、特朗普试图转移他被弹劾的注意力、或者像《The Daily Show》主持人Trevor Noah所提醒的那样,特朗普本人在2011年曾预测过美国总统(当时是奥巴马)将袭击伊朗,以此作为赢得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的策略。


在我下笔时,伊朗所指的报复行动似乎已经开始,美国在伊位克的基地遭到导弹空袭。


全世界的主要报章都在评论有关战争扩大的可能性,尽管人们普遍希望冲突不会扩散到该区域范围之外。然而,它还是为我上周六收到的迷因提供了实质内容。


当然,斐迪南大公爵(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在网络上的搜索量突然飙升显示了人们的担忧,因为106年前发生的一次暗杀行动可能会引发一系列事件并最终导致战争扩散。当然,在任何这种分析中,历史的背景都相当重要(因此,试图拿它与今日的事件相比):数十年来,甚至几个世纪,直到今天,欧洲的冲突、谈判、和平与革命的循环。可悲的是,近年来的地缘政治确实出现了紧张、鲁莽和边缘政策。


我们希望从历史中汲取足够的教训,并希望有足够的民众压力和常识来预防一场灾难升级成为战争。


与奥匈帝国的继承人不同,苏莱曼尼没有(据我所知)造访过大马(或更准确的说,大马组成部分的州属),但是在伊朗总统鲁哈尼出席吉隆玻峰会,大马首相敦马哈迪说穆斯林必须团结的几周之后,这似乎是在建议:“如果有人侮辱或说出某些某人不喜欢的话,那么另一个国家的某人可以派出无人机或者对我开枪,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国内政治也占了主导,尽管,自2018年大选以来首次出现内阁变化:教育部长马智礼的离职。首先,在他获得委任时就引发了质疑,我指出了他的过往经验(包括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的自闭症中心)并希望他将“受到我们联邦宪法的指引,将其灌输给每位年轻的公民,同时根据全球经验推出最好的教学方式。同时,他必须记住,我们的公立学校和大学是为父母和孩子服务,因此,应该最大程度地实现权力下放和选择,以让拥有不同──但同样合法──愿景的大马学童可以进化为多元化的公民,一起追逐完美的马来西亚。”


有趣的是,他离职的原因也存在着地缘政治的角度:尽管首相写给教长的信泄露了“退出内阁”的一些原因,但有人指出是马智礼计划重启沙地阿拉伯支持的沙尔曼国王全球和平中心而丢了饭碗。


他已经断然否认了此事,但不可否认,教育、冲突与环境之间的联系──这3项东西主导着开年的第一个星期。无法预测的行为注定会引起更多的不满,导致更可能发生的冲突,因此教育和循证行动是唯一的对策。


由衷希望,下一个出任教长的人能够天生就明白这点。

作者 : 东姑阿比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