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4 00:00:00  2200851
黄梓清‧别当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大新闻笔

今年是庚子年,也是大家所熟悉的金鼠年,鼠之所以列入十二生肖,其第一象征意义是灵性,第二个象征意义是生命力强,但是一说到老鼠,很多人可能立刻毛骨悚然,起鸡皮疙瘩,脸上也会出现厌恶的表情。

老鼠是大部分人都讨厌的动物,所以看到老鼠,便想消灭它,因此有句比喻为恶之人,必遭众人唾弃的成语,那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最近,土著权威党(PUTRA)副主席莫哈末凯鲁凭着一宗家长的投诉,而撰文给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校长,要求该校拆下所有新年装饰,包括红灯笼,他也因此“一炮而红”。可能在一些华人眼里,他就是人人厌恶的那搞破坏者。

除了拆灯笼事件,莫哈末凯鲁还曾指华人墓地占位大,应受限制,因为一个华人墓地的占位可容纳其他种族的十具遗体,生前死后都占了别人的权利。

如此极端之人,到现在还能逍遥法外,实在令我感到无奈。虽然我们不应理睬琐碎之事,应更关注国家经济及其他更有意义的事,但分裂国民团结者的言论,警方及政府都不应姑息。

我在吉打大学预科班深造时,基于有固打制,土著及非土著的比例是90:10,因此在分配宿舍房间时,大部分都会安排3名土著及1名非土著同住,而大家都是抱着求学心态,所以都没什么问题。

我的巫裔室友与我的感情虽不太深厚,毕竟大家也只会同住1年,但我们彼此间都互相尊敬。记得开学第二天,在清晨5时许,我晕晕沉沉时惊觉床边有名全身白色服装的人在向我朝拜,吓得我魂飞魄散,但揉了眼睛再仔细瞧瞧,原来是我的室友正虔诚的例行朝拜,会被吓到是因为在大学预科班前,我不曾与其他种族同住。

斋戒月期间,室友们非常早起身,他们会一同进行黎明封斋,傍晚日落时则一起开斋,他们都会邀约我与他们同吃,我自然欣然接受,因为一起吃饭比较热闹些,所以在大学预科班深造的这一年,让我更了解友族的生活,当然他们也没影响到我的宗教信仰。

其实,国民之间的心里都是互相尊重的,但却往往被有政治动机者分裂,在新的一年里,我寄望那些极端分子别再当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作者 : 黄梓清(本报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