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5 04:20:00  2201285
詹雪梅:红红灯笼挂起来
砂专栏

如果没了大红灯笼,农历新年的喜庆气氛会减少吗?

暖暖灯火被圆鼓鼓的灯笼包裹着,泛红而温热。红灯笼里散发出来的不只是喜庆的色调和温度,红晖里也在酝酿着希望和幸福。无论是白昼的鲜红夺目,还是夜里的柔和温热,红灯笼都是祝福,给挂起灯笼的人,也给看见灯笼的人。如果新年不挂灯笼,感觉肯定不一样。

但是新年期间家家户户挂灯笼,不是砂拉越“本来”就有的节庆习俗,尽管这是华人的传统习俗,但华人祖先南来之初,未必有条件复制和延续。记忆中,在我的童年时光,那个物资相对匮乏的年代,整体社会经济远不如今时富裕,生活环境不如今天舒适,与中国的物资流通也不如今天便利时,红灯笼是很少见的。那年代,能在家门前挂上两个大红灯笼,可不知有多气派!要在市场上要找到一对灯笼不容易,价格也高,不是一般家庭想挂就挂得上的,更别说是在学校、政府部门能看到昂贵的灯笼高高挂起。

如今每到过年,各式各样的灯笼随处可见,其实是标示社会进步,人们生活富裕了。当吃不饱,穿不暖时,谁还有闲钱、闲情去买灯笼,挂灯笼。看着灯笼挂得一年比一年多,样式一年比一年精美,家家户户吊挂得一年比一年讲究,心情还是非常愉悦的,这说明日子一年比一年好,物资一年比一年丰富。往这层面上一想,挂灯笼体现的就不仅是农历新年的节庆意义而己了。

若再往更深一层想,经过这几年的“全民共挂”,与其说挂灯笼是华人节庆习俗,还不如说灯笼是让大家参与艺术创作的节庆装饰。怎么才能把喻意吉祥兴旺的灯笼挂得好看与众不同,更显吉祥兴旺必然是要动点脑筋,花点心思的。说到底,装饰这码事,还是讲究文化艺术氛围基础的,而且这样的基础必定是建立在三餐温饱,衣食无忧之上。日子过得好了,精神面貌富足,才有精力讲求文化艺术;有了一定的艺术涵养,对美有了追求,才会进而在精益求精中求创新、多元、开放、融合。思想越是匮乏的人,越是不能接受和体会艺术的多元和美好。

马来西亚有过很棒的艺术多元创作,马六甲的甘榜吉宁清真寺是一个佳例。这座清真是印度穆斯林于1748年建立,原本的木建筑于1872年改建为砖建筑,在随后几次修缮中都加入了不同的元素,混合了苏门答腊、中国、印度教和马六甲马来风格,与大家所熟悉的清真寺建筑风格大为不同。甘榜吉宁清真寺入口处有华人寺庙式的山门,后方有一个殴式风格的喷泉水池,清真寺里有罗马式的大柱字,举目一望皆是精美雕刻,每一处都是艺术品。更妙的是,寺庙屋顶下方的博风板上还有“双喜”字样居高临下,把喜气降临给每一个抬头仰望者。

这个各族祖先们共同留传下来的多元美好,曾被质疑过吗?以这座历史古迹为傲的人也不会意图消灭她的中国建筑色彩。多元造就美好,我们不需要别人和我们一样,但我们要让自己有机会体验和我们不一样的人、事、物。挂起不一样的灯笼,和不一样的人一起挂灯笼,是美事,是好事呢!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詹雪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