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5 06:43:00  2201333
刘惟诚.马哈迪与教育部长
纯粹诚见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我们的心情都在为教育部的人事变更而起伏不定。首先,是原任教育部长马智礼的辞职。作为一个史上少有的学者型教长,他的辞职,为大马政坛和教育界带来了一些冲击,舆论有指责媒体害死马智礼的说法,也有指首相敦马哈迪不满马智礼忽视内阁议决的说法,总之就是众说纷纭、各自表述,但教育毕竟是国之根本,所以各界对其下台的缘由很快就失去兴趣,转而热衷猜测下任教长的人选,舆论界也为国人整理了一份教长候选人名单。

名单里从刚刚开始的外交部副部长马祖基,慢慢延伸到了外交部长赛富丁、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前巫统领袖慕斯达法、公正党主席安华,甚至是烈火莫熄公主努鲁依莎。尽管坊间猜得不亦乐乎,但坊间最终将范围收窄到慕克力和慕斯达法这两个人身上,理由很简单,因为教长是分配给土团党的关键官职,将份量这么重的职位交给土团党以外的领袖,是等同削弱自己在内阁话语权,所以来自公正党的赛富丁、努鲁和安华,都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局了。

至于同样来自土团党的马祖基,则因为曾经卷入假学历风波,再加上政绩平平、能力普普,未必有能力承袭和执行敦马的教改意志,所以也被排除。所以,在这种局面下,就只剩下行政经验丰富的慕斯达法,以及拥有血缘优势的慕克力了。这种推演法,有纹有路,没毛病。正当人们打算再从这两位领袖中挑选一位来猜测,敦马就突然在上周五(10日),透过文告宣布自己将暂代教长,直至适合的人选上任为止。

当然,这当中有讶异者,也有不以为然者。讶异者惊讶的是,敦马在更早前的记者会中,被媒体误报暂代教长职时,其与一众领袖仍致力否认,而且希盟宣言中亦有首相不兼任部长的承诺,令他们无所适从;至于不以为然者,已认定敦马很早就想兼任教长,以从中推动他一直以来都想执行的教改,再加上马智礼“被辞职”后一直坚持自己只是将官职“归还”给敦马, 这就让他们有了“敦马会自己拿来做”的想象。

对我而言,这件事的进展,确实会让人无限想象的,因为敦马代掌教育部,有让人预料之内的,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先说预料之内。敦马一直以来都很重视教长这个官职,其在领导巫统时,教长都是培育接班人的平台之一(比如前首相阿都拉和纳吉、早前已内定为首相但来不及接任就被踹下台的前副揆安华,以及巫统新一代接班人希山慕丁都曾经出任教长),所以一直以来他只会委任自己信得过的领袖接任教长。

然而,眼下26位土团党下议员,被确认忠诚的已拥有官职,而剩下的要么是资质平平,要么是从巫统跳槽过来的,忠诚度仍有待敦马确认,而在这个大前提下,他也只能先自己做。当然,他在新内阁初建时也并非没想过要兼任教长,只不过受到盟党阻止和民间反弹而被迫打消念头。事隔20个月,我并不觉得盟党和民意在这方面的立场有所改变,因为希盟目前的形象低落,再加上早前还极力谴责媒体误报,盟党若认同敦马代掌教育部,是在众目睽睽下自打嘴巴。

所以这个代教长,不是敦马想要,就可以轻易得到,因为这个内部阻力其实并不小。那何以敦马最后会出任代教长?这看起来或许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内阁对新教长的人选有分歧,而且分歧在短时间内无法解决,二是敦马想在4月举行的土团党党选中观察后再挑选;另外,敦马其实是希望在选定教长人选时顺道进行内阁改组,而内阁成员对部门和职权调换应该也同样缺乏共识,但问题是,教长的职权太重要,所以人选问题必须尽快解决,不能等到4月之后。

在这样的前提下,盟党也只能退一步,由他顶上代教长,借此争取更多时间。敦马代掌教育部,也是出于敦马所愿,而当下形势又对他有利,所以代教长职就反成希盟内的“众望所归”。当然,既然只是代教长,我相信他会在下一轮内阁改组中选择他认为适当的人选出任,不会长期兼任,因为他真的只需要选择一位他信得过,而且与他一样强势的代理人,就足以协助其执行他认为最理想的教改,所以这位掌管教育部的人选,最迟会在土团党党选后揭蛊,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