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20 09:36:00  2204254
回复自由身 老婆最开心·刘江剖白离开TVB心情
星人物


刘江说当年拍《情浓大地》,上面是关海山,下面有罗嘉良,现在他做了关海山个位,但欠缺中间一辈;一语道出无线青黄不接。 (图:香港明报)
刘江说当年拍《情浓大地》,上面是关海山,下面有罗嘉良,现在他做了关海山个位,但欠缺中间一辈;一语道出无线青黄不接。 (图:香港明报)


(香港20日讯)现年73岁的刘江,效力无线37年,获得台前幕后尊重。不过与无线谈约时被触及底线,他决定约满后离开,网民留言替他不值,指无线凉薄,刘江却处处维护旧东家,还大赞无线多年来对他好好,获大赞厚道。选择离开不容易,刘江除续约条件不合外,演戏难遇好对手欠缺冲击,亦是离巢的重要原因。他强调自己退而不休,对演戏仍有团火,希望有好发挥的角色找他演。

刘江在《万千星辉颁奖礼2019》爆出约满离巢,令人哗然。虽然他全晚笑容欠奉,但受访时没说无线一句坏话。刘江接受《明报》专访说:“做人要厚道一点,当晚颁奖礼是公司主场,我不可以骑劫,不希望这样!我最不舍是一班同事,之前在同事群组已写了一段道别文,免得他们不知我为何突然消失,合作多年有感情的。”

被赞厚道,刘江称全因小时候跟师父学京戏有关,师父教要尊师重道,但他说:“不过生气时面口会展现出来,始终包不住,当晚确表现得很不开心。”他只肯透露无线和他谈约时触及其“底线”,令他难以生存,言谈间隐约道出不少玄机。他指决定不签约时,两晚睡不着,眼光光看着天花板,太太知他放不下。

被问及放不下为何不降低底线接受?他说“底线不会降低,其一牵涉到生存,其二要接受现实,年纪开始大,很多事想做,但现实环境加上这个制度,是无办法生存,那唯有考虑退,但这绝对不是我预期的退法,快了很多。我从没想过退休;即使退休,合适的可能会玩下,是退而不休的心态”。


《金宵大厦》是刘江近期的代表作。
《金宵大厦》是刘江近期的代表作。


“有时套剧不知所谓都要去做”

刘江说生存不到有很多因素,不一定是金钱:“如工作量超过10多小时,每晚好夜收工接受不到。有时套剧出街,你觉得不知所谓,而你都要去做,也接受不到。有时我要照顾别人,又有谁照顾到我呢?这也接受不到。简单而言,我都要生存,我演一个角色,都希望别人帮到我,每次为帮人,自己做出来的成绩又如何?”

是否拍到无瘾?他即道:“我又不想用‘无瘾’两个字形容,可以说是拍到没什么冲击,个人无法进步。我都想再进步一点,团火要保持住,不可以一直站在哪里。我在这一行的日子已开始倒数,在有限日子,我希望有些火花,这亦是我决定离开的一个原因。”无线有没有挽留?他只说:“无线觉得给我的条件ok,谈了很多次,条件都没改变,尊重不尊重看你怎么看。”

“现今无线已没有人与我斗戏”

刘江认为,没有黑夜,星星也不会发挥到灿烂光芒。在无线37年,看到今时今日的境况,他有点意兴阑珊:“夸张点说,现今无线已没有人与我斗戏,早期还有关海山和鲍方,之后陈鸿烈都走了。我和公司讲要物色其他人选,否则无线就没人演大家族,但回覆是还有我,我真的不像,如一个画面有四代人,我怎看也不是最老一个,演戏如果靠化妆修饰太多就不好看。当年拍《情浓大地》,我上面是关海山,下面是罗嘉良,现在我做了关海山那个位,但欠缺中间一辈。可能高层在办公室,跟我们在现场感觉不同。”

对于无线青黄不接的问题,他表明不想在自己口中讲出来,但大家都看到。虽然近年制作方向向好,但问题是无培养新人,他说:“以前好多老一辈带着一个主角,现在要一个老一辈带着很多新人,真的做不到;加上有很多新演员没有戏剧修养,对戏剧没有认识,即使做足功课,不会做都没用,我不会主动提点,和我同场只有这一场,不和我同场时会怎样?我有时会忍不住讲,但不知会否听。以前我每拍一场戏会看重播,亦试过不看,即表示场戏不可以,看了都浪费力气。”


刘江(右)与汪明荃(左)曾合演《秋瑾》。
刘江(右)与汪明荃(左)曾合演《秋瑾》。


刘江37年间遇过不少好对手:“不同阶段好对手有好多,有欧阳佩珊、李司棋、黄恺欣、罗嘉良等;当中陈鸿烈在《同事三分亲》、《毕打自己人》是个好对手,很有火花,不刻意做却合拍,之后没有人给我这份感觉,有时看重播都会心微笑,拍得好过瘾。近期要数到张继聪,和他在《收规华》很少对手戏,有场对手戏大家讨论怎去演,出来效果好好,过程短暂,但很开心。”他认为拍得开心、有得着,一套剧都够,近年有《金宵大厦》、《平安谷之诡谷传说》、《收规华》、《载得有情人》、《拳王》,他说:“在乎剧本,可以发挥我就开心。”

败给周嘉洛不会酸溜溜

回想37年难忘事?他说:“我思考着37年来我得到什么?只有养妻活儿,安定生活,满足一下演戏,当然不会是零,其间也有很多起伏,但在37年找一粒石出来很难。一个演员当然想演出令人难以忘记,但遇不到这种角色,很多好过我的演员都遇不到,每个在等运。”运气欠奉,多年来于台庆颁奖礼只获颁过“杰出演员大奖”。之前他凭大热的《金宵大厦》角逐“最佳男配角”,却输给入行数年的周嘉洛,可有酸溜溜感觉?他说:“其实期望过拿奖,但拿不到不会酸溜溜,多年来颁奖礼运作,我多多少少也摸到脉搏,好平常,我会形容颁奖礼只是一个节目,是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游戏,我开工不是为拿奖,在工作有开心有快乐就ok。”


刘江(右)效力无线37年,但历来只拿过“杰出演员大奖”。
刘江(右)效力无线37年,但历来只拿过“杰出演员大奖”。


不执着演什么只要有发挥

刘江12岁在台湾读京戏,20岁毕业回港发展,先做舞狮、配音,再到国泰电影公司,继而转到佳艺电视、丽的电视,1981年被挖角加盟无线,刘江笑言:“一直以为无法走,现在有得走了!”

说到离开无线一刻心情?他说:“不可以自由出入电视城,是最大变化,但我觉得始终会有一日进回去,除非永不录用,也不是头也不回这么冷。都开心感谢无线帮我决定我决定不到的事,因我经常扭捏,想做又不想做。走时没有哭,很开心和同事说‘江湖再见’。”他说现今虽然零收入,但也不是什么都做,会有要求:“如没要求不如继续签约!我是不言休,希望有好戏搵我,我不执着演什么角色,有得发挥就可以。”可会考虑教戏?他说:“不会!无从着手,刘老师只是花名。”

离开无线太太最开心

他指离开无线最开心是太太,在他60多岁时,老婆已叫他停下来,但不舍得,做完一年又一年,太太曾问他这年纪还拼是为什么?“其实不是不好,可以陪太太逛街,出去见识下,尝试未演过的角色,有些新冲击,今次是一个契机,有人帮我做决定”。离开无线后,他先和太太到台湾旅行过农历年:“去寻找少年时在台湾读书的饮食味道,不知还有没有得吃,只想拾回那份感觉,年纪大开始念旧。”


文章来源 : 香港明报文摘 2020-01-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