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9 22:39:02  2219971
祖乃阿沙拉:获扎希胞弟承诺·“可助取MYEG项目”
全国综合
布匹批发商祖乃阿沙拉是本案第36名证人。
布匹批发商祖乃阿沙拉是本案第36名证人。

(吉隆坡19日讯)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被控挪用健康思维基金会3100万令吉资金案,今日进入第17天审讯。第36名证人布匹批发商祖乃阿沙拉坦言,在2016年左右,他确实计划要获取MYEG项目,但只有内政部可以发出批准,也就是因为这样,他常常和拿督斯里莫哈末纳西(阿末扎希的胞弟)见面,因为对方告诉他,可以助他取得阿末扎希的批准。

他在供证时指出,他在2015年左右,透过莫哈末纳西认识阿末扎希。

因兑换外币事务结识

他说,至于和莫哈末纳西的相识,则是在2010年,当时他在Rupikira公司工作,对方因为出国的关系,常常需要处理兑换外币的事务。

“我也时常携带兑换的外币到莫哈末纳西的住所,因为对方表示若前来Rupikira公司处理外币兑换交易,这公司的地点不安全。”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我会常常见到阿末扎希。”

与扎希兄弟熟络

他指出,在2016年左右,他和阿末扎希以及莫哈末纳西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因为他希望从MYEG取得项目。

“我确实计划要获取MYEG项目,但只有内政部可以发出批准。”

“也就是因为这样,我常常和莫哈末纳西见面,因为他告诉我,他可以帮我取得阿末扎希的批准。”

建清真寺宗教学校
扎希要求赞助金

祖乃阿沙拉指出,阿末扎希曾要求他,以资金的形式提供赞助,建设清真寺和宗教学校。

他说,在2016年,他出席阿末扎希在峇眼拿督的开斋宴,莫哈末纳西也有出席。

他指出,在当时的宴会,阿末扎希有告诉他,他正建议在峇眼拿督建设清真寺和宗教学校。

阿末扎希(图:马新社)
阿末扎希(图:马新社)

回复扎希称可贡献1000万

“阿末扎希要求我,以资金的形式提供赞助,建设清真寺和宗教学校。”

他指出,阿末扎希也告诉他,建设清真寺的总额为3800万令吉,建设宗教学校的费用则是1亿令吉。

“阿末扎希随后询问我,可以贡献多少。我告诉他,我会努力贡献,尽快提供1000万令吉。”

“与MYEG项目无关”
值逾500万支票交扎希

祖乃阿沙拉指出,在2016年年杪,他和莫哈末纳西与阿末扎希会面,以将用作赞助建设清真寺和宗教学校的支票交给阿末扎希。

他说,他将数额500万令吉的10张支票,以及3张数额100万令吉的支票,交给阿末扎希。

“我询问阿末扎希和莫哈末纳西,这些支票的收款者是谁,以便我可以向银行说明。”

他指出,阿末扎希告诉他,有关的付款给Lewis & Co。

用作赞助建设清真寺

他在庭上也确认了上述的10张支票,并指这些支票是为了用于赞助建设清真寺,和MYEG项目无关。

此外,祖乃阿沙拉在书面证词中指出,莫哈末纳西于2016年6月尾,向他借贷25万令吉,并承诺会在2个月内偿还。

针对这笔借贷,辩方律师拿督阿末再迪再纳交叉盘问祖乃阿沙拉,这笔借贷与阿末扎希无关,祖乃阿沙拉回答是的。

此前,控方在发表开案陈词时表示,控方将证明阿末扎希在担任内政部长期间,如何在2016至2018年获得2125万令吉的酬劳把3份合约授予不同的公司,以及协助MyEG相关的项目。

数证词与回答辩方内容有出入

在今日下午时段的审讯中,祖乃阿沙拉的数段证词与其在回答辩方的交叉盘问时,内容有出入。

根据第55段的证词,祖乃阿沙拉指出,当他将10张支票交给了阿末扎希后,后者承诺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给他大约5000万令吉的MYEG项目。

惟祖乃阿沙拉在接受辩方律师阿末再迪再纳交叉盘问时,认同后者的主张,即上述第55段的内容并不准确,也不属实。

这也意味着祖乃阿沙拉的书面证词与口头供词有出入。

此外,第53段证词,有关他指阿末扎希告诉他,有关的支票是支付给Lewis & Co,这是因为Lewis & Co是阿末扎希的受托人。

惟他在接受辩方的盘问时表示,Lewis & Co并不是阿末扎希的受托人。

针对祖乃阿沙拉的供词有出入一事,控方要求再次盘问祖乃阿沙拉。

颜炳君盘问祖乃阿沙拉,指后者同意辩方的说法,即Lewis & Co不是阿末扎希的受托人,是为了要帮助阿末扎希脱罪。

祖乃阿沙拉不同意颜炳君的上述说法。

他在接受阿末再迪再纳的盘问时,进一步说明。

“我(祖乃阿沙拉)询问莫哈末纳西,有关的支票支付给谁,莫哈末纳西说支付给Lewis & Co,因为他说Lewis & Co是‘我们的受托人’。”

他表示,当莫哈末纳西说“我们”的时候,他以为是包括阿末扎希。

指书面证词内容源自本身

祖乃阿沙拉指出,在第一天被传召到布城反贪会接受录取口供时,是从早上10时待到晚上10时。

他说,反贪会官员是在下午4时30分,才向他录取口供,在那之前,他是接受查问。

他表示,当时感到压力和紧绷。

他也说,在大概6个小时的录供过程中,期间有休息两三次。

另外,针对阿末再迪再纳进一步盘问祖乃阿沙拉,书面证词的内容是源自于反贪会说的话或他本身的话,祖乃阿沙拉表示是他自己说的。

“为什么你(祖乃阿沙拉)刚才说不是你说的?”

对此,祖乃阿沙拉表示,因为当时感到压力。

“谁给你(祖乃阿沙拉)压力?”

祖乃阿沙拉回答,是两方,即辩方律师和反贪会。

对此,阿末再迪再纳问祖乃阿沙拉,辩方律师是如何混淆他?

祖乃阿沙拉表示不知道。

针对祖乃阿沙拉的供词有出入一事,承审法官科林劳伦斯谕令控辩双方在控方举证阶段结束时,提交陈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