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04 15:02:00  2247262
陈绍安.假厉害的高知识分子
天马行空

从318至今,国内行动管制令实施已18天,所衍生的乱象何其多。

过去一个星期,除了卫生总监诺希山每日下午准时宣布确诊数据,更多的是各区警方不定时宣布被逮捕的违令人数,一天又一天大开人民眼界的是,不听话的违令之徒多到令人咋舌啊!

此乃乱象之首;即便平均听话人数90%以上,但是5至10%不听话人数,足以摧毁全民牺牲自由、工作、收入,以至严重损伤国家经济来换取阻挡病毒,健康保命的措施。

这些不听话的人,从低收入到高收入、从低知识水平到高知识水平者皆有,尤其违令的高收入、高知识群体,所展现的是严缺公民意识的可怕程度,他们真让全面投人抗疫,即使再无奈都限制一家大小待在家里,每一出门即戴口罩,返家必消毒、洗澡的绝大多数老百姓感纳闷,更让日夜在隔离中心、医院等疲于对抗病毒的医护人员哭倒。

这些高知识群体完全无视站在前线抗疫的军警、医护员等作出的努力,他们给的理由可以是为了强身健体出门运动,他们自觉公园、路上已无人,因此很安全了,所以他们可以安心出门做运动了。他们就没去想,或不会去想一下,全民接受行动管制令,不是为了空出公园、空出街道,好让他们一人可以安全去运动强身抗病毒。如果人人都像他们那样看到公园无人、街道空了就可出门,那行动管制令要来何用?

军警设路障,为的就是应对不听话者违令出入,进而损及行动管制令理应实现的抗阻病毒、切断感染链的用意。

低知识族群与军警对峙,执意违抗军警的劝告乃平常事,或是因为他们的知识水平仍不足以让他们意识到病毒的危险程度,无法理解无病无痛何以要受隔离之苦。

但是,违抗军警的高知识水平公民,就让严守行动管制令的90%好公民无法理解,是被管制到失心、发疯了吗?

这类高知识水平的违行管令者,罚款对他们而言,应该起不了阻遏作用,他们甚至会聘请律师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到底,他们更怕的是“失自由”,那就应该罚他们失自由,不需罚款了,直接收监比较有效!

或者,送他们一张单程机票,把他们通通送到美国去,好让他们真正意识到,究竟是接受马来西亚式的行动管制令,还是美国式的不管制防疫措施,比较能让他们放心、安心。

是的,建议让他们通通去美国的公园、街道活动,或许就能够满足他们所要的“个人自由”了。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国内抗疫单位已安排流浪汉入住礼堂,更加没有看到美国已把流浪汉安排到停车场去睡地铺了!他们不作国内外疫情对比,因此不会感觉一旦失控的可怕程度,因此不去用心配合全民步伐去抗疫。

或说,他们只听特朗普狂言,不听慕尤丁的劝告!

另一个显著的乱象,来自“过度厉害”的超高知识分子,惊人之处在于他们都是部长或副部长,是全民赖以部署并领导抗疫的代议士。

比方说妇女部副部长西蒂再拉推文,指冠病死亡率只有1%,而人死的几率是100%,所以我们应该听天由命bla bla bla……又比方说穿上全副抗疫装备,带队去为大路喷洒消毒液的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公开声称喝温开水可防病毒入侵的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叫女性在家化妆穿美美扮小叮当的妇女及家庭部长丽娜哈仑……

天啊!知识水平有限,难以意识病毒危险性,因此无视行管令制造的乱象,这个大家懂,大家都觉得军警应该加强取缔,以确保全民皆不因为他们的无知陷入更大、更难以解决的困境。

但是,对于那些更高知识、更高级的部长和副部长,我们该拿他们怎么办啊?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