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2 03:00:00  2251577
李群熙.瘟疫当前,为什么欧美更多人死亡
轻谈浅说


冠状病毒病于2019年底在中国武汉市爆发后,许多西方媒体和政客非但没有对中国及中国人民所遭受的苦难给于关怀和施予援手,反而落井下石,冷嘲热讽。

例如,美国《华尔街日报》2月初发表一篇评论文章,标题是《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多次把病毒称为“武汉病毒”,更可恶的是,有一次甚至把讲稿中的“新冠病毒”用红笔改为“中国病毒”,极尽羞辱和污蔑中国之能事。

不久后,病毒蔓延至美国,来势汹汹,确诊和死亡人数直线上升。当时,有人调侃道:美国称霸世界,那么冠病亦给他称王称霸吧。话音刚落,美国很快超越中国和意大利,一骑绝尘地把其他国家远远抛在后头。

许多人不解,为什么像美国、西班牙、意德英等号称发达国家,在这波瘟疫中反而更多人确诊和死亡。

其中的道理,且听笔者慢慢道来。

先谈各国如何看待病毒的态度和应对的策略。

中国去年底首现疫情时,虽然李文亮医生等人率先提出警告,可是由于武汉当局不负责任,遂错过防治的黄金时段。

但随着疫情的迅速恶化,中国从中央到地方便果断地采取武士断臂行动,宣布武汉市封城,雷厉风行,严格执行隔离政策,从源头斩断病毒的蔓延。

与此同时,中央更倾全国之力紧急增援,故不到一个月就基本上控制住疫情,目前已取得阶段性的胜利。

反观美、欧等国,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民百姓,轻敌是他们的通病,加上白种人的优越感,傲慢和偏见地认为只有有色人种才容易被感染,以及不屑向中国取经等,导致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

一向霸气凌人的特朗普一开始根本不把瘟疫当一回事,以为没有什么了不起。

1月22日,美国爆出首宗病例,特朗普向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表示:“我们完全控制得住,一切都好。”

2月24日,他还向公众保证,美国完全控制疫情,大家不须担心。整个2月份至3月初,他都一再强调一切都好,美国有能力控制疫情。

直到3月中旬疫情严峻,情况危急,他的态度才大翻转,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承认病毒是最大的敌人,可是为时已晚,最佳的未雨绸缪的防范良机已一去不返!

目前染疫的英国首相约翰逊更荒谬,强调要让六成人口感染后,才会出现“群体免疫”,到时自然就没事了!

美欧的一般白种人缺乏防范意识,他们不戴口罩,还嘲笑戴口罩的亚洲人,社会纪律不如东方人,我行我素,灾难当前,犹强调民主自由和人权,不愿受管制限制,照旧狂欢寻乐。期间,几千几万人一起观赏足球联赛,让病毒迅速蔓延,讲得苛刻一点,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接下来,简单谈一下中国制度与美欧制度对控制疫情的影响。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央权力集中,主要资源掌控在国家手中,只要中央一声令下,就可以快速调动全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进行全方位动员。

例如,武汉于1月23日封城,隔天,国家卫健委组建6支共1230人的医疗救治队施援武汉;2月20日,经10天施工,拥有1000张床位的火神山医院建竣,投入服务。

从2月3日起,国家卫健委动用应急储备“方舱医院” ,增加3400张床位;中央从各省市紧急调派数以万计的医护人员及所须的医疗配备赶赴增援。

这一再说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具有其他任何制度所不能比拟的优越性,对战胜瘟疫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美欧国家,中央政府权力没有中国大,美国是联邦制,各州权力更大,中央无法一声令下各州就奉行,美国又是多党制国家,各党各有利益盘算,何况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共和、民主两党都以选举胜利为重,如何击败对手比抗击瘟疫更重要!

如此一来,疫情在美国就发展至今天,几十万人确诊,成千上万的人死亡的悲惨后果。

结束本文前,另提两项课题:(1)在美国的怂恿下,有些国家的极端分子正炒作中国疫情,制造仇华舆论,蠢蠢欲动,欲掀起排华暴动;(2)印度和贫困的非洲,可能成为下个风暴中心,形势严峻!

作者 : 李群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