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6 20:00:00  2254913
郭秋香.倒退的马来西亚
香谈秋事

被批评为“后门政府”的国盟政府的执政,一直是合法却不合理的。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前首相敦马哈迪绝对是这场变天的始作俑者。

他无法自我辩解的以“为国家好”而想了一招“大联合政府”,最终导致了这场变天,自圆其说。他的独裁,推翻的是马来西亚人民苦等多年,换来的第一次民主和平的改朝换代。而在这种情况下执政的国盟,缺乏了民心的支持,本来接过领导棒子以后,更应该步步为营,谨慎行事,用政绩堵住悠悠之口。可惜,不到2个月的时间,国盟就迫不及待的“分糖果”,即将让国盟的后座议员出任官联公司和机构的高职。

当然,这个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希盟过去其中一个响彻云霄的口号,就是体制改革,竞选宣言22项承诺就指出,确保受任命为国家和州政府相关公司的董事是来有信誉的专业人士,而非基于政治关系而受委。这个承诺,开启了人们对新马来西亚民主社会的希望与憧憬。

在国阵时代,尤其马哈迪掌权的年代,朋党主义制造了严重的贪污滥权,国家的资源严重被掏空。我们没有选贤与能来掌管国家的机关与资源,多少年来,那是马来西亚人胸口无能为力的痛。

国阵从建国的资源共享,到后来巫统的一党独大,马华民政等小党,沦为只能拾取巫统留下的面包屑。

希盟的上台,给了大家前所未有的盼望,所以,当马哈迪和土团党推翻希盟的宣言,进行一个个的政治委任以后,最后行动党、诚信党,大家都接受了。面对眼前巨大的利益和权力诱惑,或许还有伟大而美好的改革梦,在马哈迪熟读人性与政治操弄下,半哄半骗,加上人性的弱点与贪婪,身边所有人都这么做了,人心就被动摇了,在同温层中,错误已经被合理化,大原则被遗忘,然后,希盟就集体沦陷了。更可悲的是,藉由这样的妥协与接受,给了马哈迪操控的筹码。

希盟的违诺,大大的伤害了选民对新马来西亚的美好期待。

这一次国盟的上台,选民早已有个先入为主的印象,这批人只是利益集团,不会是人民优先。从疫情爆发以来,首相慕尤丁的表现还算稍微平息了一些原本不满后门政府这样上台的选民,愿意在这样国难当前下,暂时把政治放两边,用客观的心情看待国盟,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

偏偏,才2个月不到,国盟政府就迫不及待“证明”选民对他们的印象“是对的。”

或许他们可以理直气壮的反驳,拒绝政治委任从来就不是他们的承诺和宣言。

虽然很多人早已经心里有数,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样的戏码会上演,可是,疫情当前,人民苦哈哈过日子,担惊受怕行管令结束后的生活,国盟却在这样的时刻,传出要派发“政治礼物”稿赏政治战友,在这样的时间点来自伊党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率先向媒体宣布这样消息,还是显得特别讽刺。

可怜的马来西亚。从国盟这样令人震惊的“和平”夺权法,到现在“坦荡荡”的公告天下,所有后座议员将出任政府相关公司和机构的官职,我们,一直在倒退。从民主倒退到任人唯贤领导国家的期许,我们都在严重的倒退。

从国盟上台的那一天起,很多人或许已经无奈的接受了,马来西亚的政治,就是种族和宗教主导的政治。以人口与宗教做为政治最大的筹码,少数民族不能奢望太多,只要三餐温饱就应该谢天谢地,感恩政治稳定、国家和谐。对于人权、民主、廉洁和公正都不该抱有期待。

被毁灭的新马来西亚,和倒退的马来西亚,还有机会重新让人燃起希望的火吗?还是只能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这些政治人物或许也是人才,就给他们一个机会试试吧!反正那个位子总要有人坐的。

5月18日国会复会,慕尤丁的首相位子被推翻的可能性几率是极为渺茫的。这种派糖果的方式,在马来西亚向来是巩固政权的灵丹。

我想,继续监督政府,对他们不当的施政通过正确的管道勇敢发声、教育政治意识低落的一群,为了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这样的努力,应该还值得坚持。

经过了选黨不选人的年代促成了改朝换代,既然过去已经证明,大家都这么烂,第十五届大选,是时候选人不选党了。

作者 : 郭秋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