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2 21:32:42  2258633
20岁当遗体化妆师‧宋嘉玟尽心为逝者留安详面容
今日面谱

遗体化妆师让往生者以最完美的妆离开,也成为家属的安慰和寄托。
遗体化妆师让往生者以最完美的妆离开,也成为家属的安慰和寄托。

大体化妆师,也称为遗体化妆师,在一般人眼中或许是敬而远之的行业。20岁的宋嘉玟却在中学念书时期便对这份工作产生兴趣,进而决心投身殡葬业,成为遗体化妆师,尽心为逝者化最安详的妆。

宋嘉玟于十五六岁尚在念中学,观赏到一部关于台湾遗体化妆师的影片,从中了解帮逝者净身、化妆过程,以及化妆师亲身分享心得与经验,令她留下深刻印象,吸引她对这个截然不同的职业领域的“响往”。

当时,宋嘉玟的哥哥任职殡葬业的产品销售,因著哥哥缘故,宋嘉玟就读中学时期也兼职殡葬方面的行销,逐步接触业界真实情况。

毕业之后,宋嘉玟曾经做过会计工作,最后决定实现当年的志愿,朝特殊的遗体化妆师职业发展。

年纪虽轻,宋嘉玟以专业服务为逝者化妆。
年纪虽轻,宋嘉玟以专业服务为逝者化妆。

宋嘉玟念中学时期便萌起从事遗体化妆师的心愿。
宋嘉玟念中学时期便萌起从事遗体化妆师的心愿。

面对遗体没心理障碍

透过双手让逝者安息

接受了培训及技术掌握,宋嘉玟这一年来已经能够独立完成遗体净身和化妆任务。她接受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访问表示,对于自己的工作选择,她没有心理障碍,不觉得有什么可恐惧的。

“能够透过我的双手让逝者安息、家属满意,这份工作就有意义了。”

宋嘉玟记得第一次为一位病逝的长者化妆。一位同事带领她来到往生者旁边,当覆盖遗体的白布掀起,往生者的眼睛没有合上,不偏不倚地望著宋嘉玟。

“同事以为我会害怕,但我心里没有压力。”

宋嘉玟确实胆量大,不怕与遗体独处,无惧旁人目光,反倒要在这行继续做下去。

庆幸获父母支持

受到传统思想影响,人们对涉及殡葬职业难免笼罩著一层阴影,认为这是一种忌讳,宋嘉玟庆幸获得父母亲支持,朋友虽感好奇,但不会有所排斥。

“念书兼职做殡葬产品行销,母亲是不赞同,因为当时我还在读书,确定要做遗体化妆师后,父母亲没有太大意见,觉得这是份伟大、神圣的工作。”

宋嘉玟说,告诉父母亲有关本身的职业抉择前,她先进行了“研究”,清楚明白工作内容、要求等问题,然后才坦然跟父母亲提及。

24小时待命 半夜也出动

遗体化妆师是24小时on call,可说没有休假日,不论是跟朋友喝茶聊天,抑或做运动,宋嘉玟必须确保手机处于良好通讯状况,更要及时听得见响起的手机来电铃声。

“有时半夜都得出动,总之是随传随到,父母亲是比较担心我半夜要驾车出门的安全。”

化妆基则讲求自然安详

遗体化妆另一项挑战,是往生者各有逝世原因,有者老死、有的发生意外、有的自杀身亡,为遗体化妆的基本原则讲求自然、安详,让往生者以最完美的妆、有尊严的离开,也成为家属的安慰和寄托。

每次替遗体化妆,宋嘉玟有个习惯,就是与遗体说说话,像是:“安心,一路好走”、“不要牵挂”,借由为逝者最后一程的服务,造福另一个世界的灵魂。

感慨生命脆弱 走出忧郁症

遇到处于年幼或壮年就离世的人,宋嘉玟禁不住感慨生命脆弱,人生无常,令她珍惜和尊重生命,把握活在当下。

宋嘉玟坦言,念中学时,她一度出现轻微忧郁症情况,只想躲起来,不要跟任何人谈话,大部分时间心情都很低落,兴趣缺缺也失去动力。

她说,接触殡葬产品兼职行销,直至踏进遗体化妆师工作,增加了与外界沟通机会,面对死亡,使她进一步体悟生命深层意义,思绪得以重新获得整理,忧郁的症状逐步释放、缓解。

“除了死亡,没有过不去的坎,困难都可以解决,无需走上绝路。”

宋嘉玟表示,一些人会对遗体化妆师另眼相看,或是认为这份职业薪酬高,对她而言,这些非最关键,也不会在意他人异样眼光而放弃自己坚持的工作。

实际上,宋嘉玟负责的工作范围除了为遗体净身及化妆,还担任殡葬司仪,忙碌起来,她累得趴在椅子也能睡着。

盼到台湾进修提升专业

纵然工作繁重,宋嘉玟心存感激与感恩,当家属向她道出一句“谢谢”,一切的辛劳都值得了。

对于未来计划,宋嘉玟希望有机会到台湾进修遗体修复,或是考取遗体防腐技术证书,提升自己的专业。

宋嘉玟也担任殡葬司仪,生活忙碌。
宋嘉玟也担任殡葬司仪,生活忙碌。
遗体化妆采用的彩妆美容用品。
遗体化妆采用的彩妆美容用品。
家属为往生者预备的衣裤,一般交由遗体化妆师代劳服务。
家属为往生者预备的衣裤,一般交由遗体化妆师代劳服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