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4 08:00:00  2259420
莫辛阿都拉.另一轮优雅的沉默
游车河

政治部落客沙布丁(Shabudin Husin)针对最近首相慕尤丁会晤反对党领袖安华一事发表了一则有趣的文章。

这是经过2月下旬臭名昭著的“喜来登行动”并在慕尤丁当上首相之后,两人的第一次会面。

沙布丁指出,慕尤丁任相后写了一封信给敦马哈迪要求“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与其会面,但这名前首相拒绝了此事,并声称他不会与背叛他及与巫统盗窃者合作的人会面。

因此,关于慕尤丁与安华的会面,沙布丁想知道的是,是慕尤丁想见安华,还是反之?

沙布丁问道,如果是慕尤丁主动促成这次会面,他是否想向国民联盟盟党巫统和伊斯兰党甚至是马哈迪发出“某些信息”?

巫统和伊党,尤其是前者,在马哈迪仍在“发动战争”对付他们的时候,就多次向这名首相提出要求。

而如果是安华主动促成这次会面,沙布丁问道,这名公正党主席是否也在向巫统、伊党和马哈迪发出他个人的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慕尤丁与安华的会面,是发生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受委成中东特使,并写了一封贬低希望联盟,尤其是安华的信给穆斯林世界领袖之后。

至于马哈迪,好吧,自2月的政变中被推翻以来,他与希盟曾经的亲密关系也逐渐减弱。

沙布丁没有说明这个“信息”是什么,就假设慕尤丁或安华确实想通过会面来向外界传达。反之,他针对安华说,尽管他多次想要成为首相但最终不果,安华仍然是“一个重要因素,可以为任何处于权力巅峰的人提供平衡的力量。”

这位知名的部落客提醒所有人,安华曾受到那些出任各种高职的人的追捧。

就像在2004年敦阿都拉默认支持释放安华、在国阵败走第14届大选之前,纳吉(在他入院时)向他寻求政治支持、以及马哈迪本人不得不放下傲慢姿态来与这名政敌合作并在2018年大选时推翻纳吉政权。

沙布丁的结论是:“慕尤丁此次是否也需要安华来维持(或巩固)其权力?”

考虑到他现在的困境,慕尤丁无疑需要取得所有他能够取得的帮助。而寻求安华的帮忙,我认为这是不能排除的。一名政治观察员也同意说:“慕尤丁没有其他人可以找了。”

但请允许我补充说明,在任何形式的“合作取得成功”之前,慕尤丁必须先“照顾”阿兹敏。可以说这两人都不喜欢彼此。更别说阿兹敏在2月政变中的作用。阿兹敏已被视为是慕尤丁政府的实权副首相。

当然还有马哈迪的因素。对慕尤丁来说是个大问题。他可能是土团党总裁,但马哈迪仍然是党主席。还有另一件事──与慕尤丁争夺土团党总裁一职的是这位前首相的儿子慕克力。

智库灵感中心(Ilham Centre)首席执行员莫哈末阿兹兰再纳并没有排除慕尤丁寻求安华协助的可能性,但“情况仍然模糊”。

政治分析员西华慕鲁甘(Sivamurugan Pandian)则有不同的看法。“在行动管制令刚落实时,安华总是针对慕尤丁的讲话或行动提出不同意见,但经常遭到许多人的批评,他们希望他给首相一个机会,要求他与首相合作。这可能是安华会见首相的原因之一。”

在这场45分钟的会面后,安华说首相提出了关于冠病的问题,并“提议在5月18日召开国会会议。”

说到国会会议,反对党一直在要求召开会议以辩论政府推出的振兴经济配套,尽管这些财务援助已经开始发放了。

现在我们知道,政府已经宣布国会将在5月18日召开会议,但只有“一天”。安华说他在与首相慕尤丁会面时谈到了此事。

在这“一天”内,不会有任何回答或动议环节。会议将只限于讨论与对抗冠病疫情有关的法律和政府事务。

但是根据安华所言,国会会议召开“一天”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还有“国家元首发表御词,然后提出一些重要事项,然后宣布休会。而辩论会在6月的某个时候进行。”

他接着说:“如果你说召开一天,人们会认为在国家元首发表御词过后,至少有半天的时间辩论,但事实并非如此。”

正如安华认为的那样,国会会议必须有辩论环节,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分成两天”,因为眼下存在许多问题,很多人因疫情大流行而陷入困境。

他声称在慕尤丁告知他关于5月18日的会议时,他提出了反对,并列出了他的理由。他说首相有聆听了。但是,无论如何,政府还是宣布召开“一天国会会议”。

因此,如果慕尤丁因为他的政治“困境”而确实在寻求安华的帮忙,那么这个“一天”国会会议的问题,将破坏了两个前盟友巫统和希盟之间“进行所谓的政治合作”的努力。

现在,安华说过,人们普遍认为国盟政府不想召开国会会议,因为他们担心不信任动议。

“这意味着他们没有信心获得国会议员的全力支持,”安华说。

他可能想说的是“首相”而不是“他们”,因为人们普遍认为慕尤丁处境危险。更何况他无法阻止巫统和伊党。

反对党急于等待原定在5月9日召开的国会会议并向首相提出动议。但是,安华说,由于冠病大流行,推动不信任投票不再是当务之急。

当然,慕尤丁需要非常确定。他不能认为这些声明是理所当然的。可以理解。西华慕鲁甘同意回到数字游戏,而由于土团党是国盟中最弱的一环,就像在希盟中一样,“首相必须肯定,并确保任何人都不会轻视他,包括他的联盟伙伴。”

无论如何,慕尤丁都非常安静。秘而不宣。他没有针对安华的会面或一天国会会议发表任何意见。他一直对巫统和伊党要求,委任政府相关公司高职、以及许多其他关于公共利益的争议保持沉默。

这让我想起了“优雅的沉默”一词,该词最初由前副首相慕沙希淡用来形容阿都拉在2008年大选时,马哈迪向后者发动语言攻击时的表现。

“我真的认为慕尤丁在面对批评时采用了伯拉的优雅的沉默模式。他沉默,但无论有多优雅,都会破坏本身的信誉,弊大于利。”该观察员说。

需要提醒我们的是──这种表现并没有为伯拉带来任何好处。在2008年大选后不久,他被迫下台。讽刺的是,慕尤丁本人在这场罢黜行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Mohsin Abdullah: Another round of elegant silence

作者 : 莫辛阿都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