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5-03 17:36:57  2264149
在家祈祷 线上购食……‧斋戒新常态 无阻虔诚心
我们

梁炳成和儿女进餐前进行祷告。比起下订单叫外卖,他更喜欢妻子烹煮的开斋饭。
梁炳成和儿女进餐前进行祷告。比起下订单叫外卖,他更喜欢妻子烹煮的开斋饭。

穆罕默德先知在可兰经中曾说:“当你们听到某个地方发生瘟疫时,你们不要前往。你们所在的地方发生瘟疫时,你们也不可逃离”,这句话是当下2019冠状病毒病侵袭全球的真实写照,同时亦让穆斯林开始反思和自省,是否真正了解和遵循伊斯兰的教义。

4月24日是穆斯林开始斋戒的日子,由于大马疫情尚未完全遏制,政府为此宣布斋戒市集不能在这期间营业,而全马各州已经明确下令,清真寺和祈祷室会继续关闭,穆斯林只能待在家中迎来和庆祝斋戒月。

斋戒市集取消、线上购买食品、在家祈祷……种种“新常态”(New Normal)的做法,让本地华裔穆斯林感到无所适从,不过却开始反省自己是否没有珍惜以往可以聚礼和祷告的日子。

纵有无限感慨,最终只能化作一句:“这真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

登门拜访改社媒问候
梁钰涓:从不习惯到释然 

自政府宣布落实行动管制令以来,所有穆斯林都都必须停止每个周五的祈祷,也要以一反常态的方式庆祝斋戒月,但穆斯林在平日生活就是要时常问候和关怀彼此,如今却不能见面和交谈,更不能探访亲朋戚友,这让他们感到相当不自在。

“进入斋戒月的时候,我们会在第一或第二天申请假期回家吃开斋饭、开斋前逛斋戒月市集、到清真寺祈祷,现在我们却不能这么做了。”

伊斯兰发展局(JAKIM)宣教部职员梁钰涓说,没有登门拜访的日子,他们都是通过微信和WhatsApp发视频和语音给对方,相互给予问候和祝贺。

“我们会彼此分享简单的食谱,交换烹煮开斋饭的心得。”

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后来的释然,她归功于人类天生的适应能力,以及穆圣真主赐予的教诲。

“大家都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希望可以平安健康。我们会互相安慰和鼓励,并相信这只是暂时性的情况而已。”

廖勇锋:藉机促进家庭关系

电视台主持人廖勇锋则说,先知在逾1400年前就已经清楚告知他们,清真寺应该停止所有的聚集活动,避免疫情进一步恶化。

“虽然我们没有群体祈祷和开斋,但可以趁此机会跟家人促进亲子和夫妻关系,同时锻炼自己的意志。”

他坦言,很多穆斯林在疫情发生后才开始有信念方面的醒觉——只要有健康的思维,就不会因为目前这种情况而感到消极。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要把眼前的事情做到最好。不要等到无法行动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之前原来没有把祈祷和开斋做好。”

在家祈祷 虔诚之心不减

若如往常一般,穆斯林在今年4月23日就准备去清真寺吃开斋饭,在那里举行昏礼、宵礼和息礼。如今地点换作家里,虽然积累的功德(Pahala)不及在清真寺进行,但虔诚的心不会减掉半分。

“在清真寺做祈祷时,阿訇(Akhoond)会在前面带领跟徒一起跪拜、站立和诵经,对我们尤其在新教胞(Muallaf)来说,在家做会确实会比较难,但起码有的做。只要你是诚心背诵,阿拉知道你是知道如何练习,别人是不能批评的。”

也是马来西亚华人穆斯林协会雪州分会秘书的梁钰涓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平常到清真寺做祈祷,穆斯林可以拿到27次功德,不过若在家中独自完成,就只能拿到1次恩惠。

“但我们知道,疫情期间我们都不能出去,这是避免不了的,我们不能把自己推往有害的地方。

“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接受,做其他练习如赞颂,这其实比不是真心做善事的人来得好,只有阿拉会知道给我们多少福报。”

廖勇锋认同道,斋戒和祈祷是穆斯林和真主之间的联系,只有自己和阿拉才会知道积累多少功德,“就如真主在可兰经说:‘有正信的人们啊!斋戒已成为你们的定制,犹如它曾成为前人的定制一样,以便你们敬畏’。”

他说,生病的人和坐月子的女性过往都不需要斋戒,而今年在新常态下,信奉伊斯兰的前线工作人员或会面对临时工作,同样不需斋戒。

“只要他们有正信,他们在斋戒之后慢慢补回来就可以了。”

效果不及与家人一起做
线上祈祷易分心 

在这个网络时代,不少人倡议以线上祈祷方式度过斋戒月。然而梁钰涓、雪州分会成员梁炳成和廖勇锋却不大赞同这种做法。

他们认为,不是每个穆斯林都拥有先进的上网工具,线上祈祷或祈祷中途会有断线的可能,因此这种做法是不切实际的。

“线上祈祷或祈祷是不正式的,倒不如在家带着妻子和孩子一起做更好。”梁炳成如此说道。

他与妻子育有有4名孩子,目前也正开始锻炼12岁的大儿子斋戒,比起落实行管令前的日子,家人相处的时间似乎更加多了。

梁钰涓直言不鼓励穆斯林做线上祈祷,因为过程会让他们分心,播音会受到影响。

“我们会听不清楚领导者所念诵的可兰经,效果不及在家与家庭成员一起做祈祷来得好。”

廖勇锋则说,穆斯林普遍不会通过线上方式祈祷和祈祷,不过线上诵读可兰经是可行的。

“我们现在比较多时间在家里,没有借口说工作很忙,无法抽出时间诵读可兰经什么的。”

梁炳成:同一时间 路线被卡
网上下单送餐不易

斋月市集今年换作线上继续营运,对于穆斯林来说大多食物都较平时昂贵,所以他们宁愿在家煮食开斋饭。

梁炳成说,即便他们想要网上下订单,食物都很难送到家中。

“很多人会在同一时间下单,有时会让我们很难收到食物,加上行管令下,很多路线被卡着,只有在我们附近周围营业的商家才会比较容易送到。”

斋月市集上的食物琳琅满目,总是让人目不暇给,这也是为什么梁钰涓不习惯上网购物的原因。

“以往我们可以在同一个地点和时间选择自己要的食物,现在只能在线上慢慢找来看。我们不认识售卖食物的商家,无法像朋友般亲切交流谈。

“花费上也有显著差别,通常会贵上2至5令吉,所以我们都自己煮,偶尔逛一下还行。”

从线上斋月市集
反思往年太铺张浪费

不过,线上斋月市集同时让他们开始深思,往年庆祝斋戒月是否过于铺张浪费,进而对社会造成负担。

“过去在市集卖不出去的食物都会浪费掉,发生疫情也是有这个好处,现在商家都是在消费者订购后才预测要煮多少,让我们反省以往是不是制造了很多垃圾,或者购买欲望太强烈了。”梁钰涓说。

廖勇锋指出,正确的开斋不应进食重口的食物,避免造成胃胀影响健康。

“就我本身而言,头一两年到市集的时候,看到什么都想买,但回到家只能吃下一点而已。

“我们也赞成不要举办斋月市集,因为有些人在行管令执行时期都会不听话跑出去;如果允许市集营业,该会造成怎样的危险?”

不能去清真寺的日子,梁钰涓在家进行祷告。
不能去清真寺的日子,梁钰涓在家进行祷告。
梁钰涓在家与室友一起做礼拜祈祷。
梁钰涓在家与室友一起做礼拜祈祷。
行管令期间,梁钰涓通过视频会议软件Zoom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行管令期间,梁钰涓通过视频会议软件Zoom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梁钰涓到布城医院帮助已逝归真者净身。
梁钰涓到布城医院帮助已逝归真者净身。
随着政府宣布不能举办斋戒活动,穆斯林只能在线上“逛”市集。
随着政府宣布不能举办斋戒活动,穆斯林只能在线上“逛”市集。
大马华人穆斯林协会雪州分会在行管令期间派发救济品给有需要的人。
大马华人穆斯林协会雪州分会在行管令期间派发救济品给有需要的人。
廖勇锋在斋戒月期间负责煮食给家人。
廖勇锋在斋戒月期间负责煮食给家人。
廖勇锋接受百格主持人薇敏采访,谈穆斯林在新常态下如何庆祝斋戒月。
廖勇锋接受百格主持人薇敏采访,谈穆斯林在新常态下如何庆祝斋戒月。
梁炳成带领妻儿在家中进行礼拜祷告。
梁炳成带领妻儿在家中进行礼拜祷告。
作者 : 陆世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