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4 20:00:00  2265499
林瑞源.抗疫工作搞砸了
风起波生

首相慕尤丁不是不知道放宽行动管制令,让近乎所有经济和商业领域复工是一项冒险,但是在考虑经济与政治情况后,他作出了先救经济的决定。

国盟政府承受巨大的压力,因为若不再重启经济,很多公司会倒闭,失业率将飙升;经济衰退,随时会转变为政治风暴。土团党、巫统及伊党的政治力量来自马来社会,他们必须保护脆弱的民族经济。

而且,不只是企业承受不了,政府也难以支撑。现在石油价格暴跌,如果破产及失业率上升,政府根本无法拿出更多钱来拯救。

当然国盟领袖也仔细计算大松绑后,如果出现第三波疫情,医疗体系能否应付及最糟糕的情况。

卫生总监诺希山日前指出,国内有40所用于治疗冠病患者的医院,以及26所治疗低风险患者的治疗中心,它们的病床总使用率仅17%。422张加护病房病床的使用率也只是7%(31人),1059台呼吸辅助器的使用率也仅为1%(12台)。

况且,还有大马版的方舱医院,以及其他政府医院和私人医院可以给予支援;大马冠病死亡率1.6%,边境管制没有解封,政府也可以对严重疫区实施加强行管令,加以封锁。在政府看来,风险仍然是在可承受及控制的范围。

所以,国盟政府没有与各州政府商讨、没有等到还在家乡的打工一族回到城市、不等待疫情放缓及5月12日行管令4.0届满,就匆忙的宣布大松绑。

国盟政府的计算看似合乎情理,但病毒的传播速度很快,如果卫生部人员的追踪、检测、隔离及治疗跟不上,就会增加越来越多的感染群,致使每日新增病例数百宗,届时医疗体系将不胜负荷,医护人员也疲于奔命。

5月2日及3日连续两天新增病例破百,现有的感染群也不断增加新病例,以吉隆坡士拉央批发公市感染群为例,病毒已经扩散至灵市美嘉花园、马口、芙蓉等多地巴刹,政府很可能低估了风险。

而且政府也漏算了几个因素。首先,卫生部没有能力防控外劳群体,特别是数百万的非法外劳。

截至4月尾,只有近1万5000名外劳接受检测,他们多数是居住在加强行管令被封锁的地区。现在政府才宣布要从直辖区和雪兰莪开始检测外劳,可能6个月都无法完成检测。

最新的感染群是吉隆坡的一个建筑工地,有28名外劳确诊,然而警方最近才联合其他执法单位,在首都多个地区展开大规模取缔非法外劳行动。取缔行动恐导致非法外劳躲藏起来,风险依旧没有解除。

其次,检测数量很低。3200万人口中,卫生部只检测了15万2142人;卫生部最近才收到第一批5万个韩国抗原试剂盒,行动太慢了。

第三,保护高风险群的措施并不足够。在放宽行管令后,老人院及留在家中的高龄人士面对更大的风险。

第四,全国各州缺乏统一的防疫和解封步骤,大多数州没有全面落实“有条件行管令”,甚至是继续封锁,比如砂拉越及沙巴;一旦放宽地区的疫情反弹,将把病毒散播至封锁及半封锁区。

各州防控的不协调,绿区可能逐渐减少,各州疫情反复,形成持久战。

第五,大马人缺乏自律及纪律。如果复工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就会出现防疫漏洞。大马人需要时间学习及适应新常态,才能够像台湾那样不依靠封锁措施,成功抗疫。

原本之前的抗疫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即使大城堡清真寺集会引爆第二波疫情,也没有恐慌。现在过早松绑、放宽的层面太大,反而出现混乱的局面。

如果有条件行管令造成病例激增,民众的信心将降至低谷。缺乏信心的支撑,全面复工复产,也无法扶持经济,反而换来另一轮的封锁,付出更大的代价,希望国家不会沦落到这一个地步。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