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6 08:00:00  2266242
刘惟诚.复工不能操之过急
纯粹诚见

劳动节当天,首相慕尤丁宣布放宽仍在进行中的第四阶段行动管制令(MCO),这意味着从本周开始,我国进入了更宽松的有条件行管令(CMCO)阶段,绝大部分的经济领域已被允许全面复工,虽然相关雇主、企业仍有一些条件需要遵守,但这项宣布相信已让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一些人可能还很兴奋,因为他们当中有些或许已“被休息”得怀疑人生,也有不少人在MCO期间没工开而焦虑得不行,甚至,有更多的人突然发现居家办公比在办公室还忙。

一场MCO,让很多人推翻了自己过去对“休假”和“居家办公”的定义和遐想,所以我很理解,此刻为何会有很多人想回办公室、想去逛街、想去开工。劳动节当天,政府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呼唤,决定在MCO第四阶段的最后一周大幅放宽行管条件,当然,政府考量更多的,其实也是因为贸工部察觉,我国当下的经济条件和状况已无法继续承担严苛的行管令,再加上上周的冠病确诊数据持续下跌、趋势也正面,所以政府才顺势做出这项决定。

当然,这项改变也并不完全受落,除了联邦直辖区,我国除了玻璃市、登嘉楼和柔佛州陆续决定跟随联邦政府的步伐之外,其余的州属要么继续维持现状、要么有条件复工,而网络也有人发起联署,促请政府维持原有的行管令,并在短短的两天内获得超过46万人签署。这些反对复工的举措和言论,也自然引来了一些批评声浪,指反对者并没有站在低下阶层的角度思考,他们有存款、有固定工作才能如此大义凛然,坊间也进而就此掀起了一阵议论。

这其实无关对错,因为支持复工者有其论据,我们确实有很多人在行管令期间生活艰难,而且在经过将近1个月半的行管后也有很多上班族面对被裁的风险,特别是开斋节在即,需要薪资来维持生计、过节的国人很多,若再不处理则有可能会影响现有的社会秩序。至于反对复工者,也有其道理,因为本周确诊病例连续数天破百,再加上复工后即出现了新增的工地感染群,以及市区突然涌现不遵守社交距离的车龙、人潮,着实让他们感到焦虑。

当然,对我而言,走到现在我们确实需要让一些不在过去三个MCO阶段复工名单中的商家、企业恢复运转,因为让绝大多数领域无期限地关闭下去也不是办法,然而,我对政府上周五(1日)的复工宣布,仍然是很有意见的。尽管复工是“有条件”的,而且无论是国防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还是卫生总监诺希山都一直如倒带般重复行管令仍有效,但最安全、折衷的复工,应该是分阶进行的,而非采用目前这套复工方案。

其一,我们姑且不谈过去数天破百的确诊数据,因为检测范围、群体数量和送检日期等各种变数,当下确诊数据的增减可以有多种诠释,也未必代表着是受复工影响,但压平曲线毫无疑问的,需要严格管控人流,不分阶全面复工的结果,就是突然暴增的人潮,以及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人类活动在同一时刻的增加、流动,意味着社会空间的减少,而在这种拥挤情况下,社交距离就瞬间变成一项奢侈的标准,交叉感染的风险也因而大幅增加。

其二,政府的仓促、迅速的全面复工,间接性地对一些人传递了“解禁”的误解,而你也不能奢望压抑了这么久的民众,能够全部都维持着过去的行管纪律,所以复工后的闹市人潮中,仍会有一些特地出来逛街的民众,再加上购物中心的重开,民众放工后将有机会“顺便”到商场“走走”,这种相对轻松、散漫的氛围,间接导致现有行管令的名存实亡,而这除了会让一些民众松懈,也提高了军警执法的成本、难度和范围,令他们更难以管控人流。

因此,最安全的做法,其实是按重要性将经济领域内的不同行业分3个阶段复工,比如政府在首阶段可让过去行管期间获准营业的关键领域和行业可以优先全面复工,之后疫情若继续呈现正面趋势,可持续展开第二、三阶段的复工。这种方式,能够让政府在观察复工后疫情发展的同时,也能继续有效管控人流,并拥有更多时间为即将复工的商企拟定更全面、明确和划一的复工准则和管控标准,并为商企、民众做好心理建设。疫情之下的复工,不该操之过急啊。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