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7 00:05:00  2266544
郑翊‧在家看演唱会
异乡弄影

疫情延烧数月,永远生生不息的娱乐事业,也以一种奇妙的姿态占领了网络。先不论影视产业,或许最令人惊喜的,是一大票的流行歌手、乐队,纷纷加入了直播的行列。

我之前看到我妈在脸书观看刘若英和齐秦的直播演唱会,我小时候不知被她用《后来》和《狼》循环播放洗脑过多少次。现在我妈养大的这头小狼虽然有点西化,但也每天在看线上串流演唱会。

欧美著名的“全球公民”音乐节(Global Citizen),日前组织了一场线上接力演唱会,我喜欢的滚石乐队也有上去表演,4个人通过4个摄像头同框演出,鼓手查理还因为家里没有鼓组,干巴巴地表演空气鼓技。

这场线上音乐会参与的明星很多,不如台湾歌手目前还算有行动空间,可以在录音室做全套的诚意演出,欧美歌手几乎都被隔离禁足在家中,只能在屋内某个房间开唱。

也因此,社群媒体上出现了不止一篇帖文,在讨论各个明星家里的格局摆设,甚至借此分析这些偶像的居家私生活个性。

不知在哪看到一篇评论,指说明星歌手纷纷加入直播大军,通过摄像头,我们可以直接看见这些明星居家样貌,他们不再有光鲜的舞台衬托,也没有化妆师的精心修饰,因此,这些流行神话的“神格”正在逐渐被剥离。

我其实不认为这对明星形象而言,是一件坏事。从主流大众对英雄电影的追捧来看,其实人们潜意识地希望在“神”的身上寻找“人”的踪影。通过窥见他们人性的一面,反而会加深这些神的亲民度,让大众觉得又离他们近了一点,好感度蹭蹭往上跳。

绿日乐队的主唱比利乔(Billie Joe Armstrong)现在每个星期一,都会准时在YouTube推出一支翻唱歌曲,他乐此不疲,我看着他一边唱歌一边低头摸他家的狗,也觉得乐此不疲。

反而值得探讨的是,这些明星的私人领域被放大检视,是否对他们作为公众人物而言,又少了一点隐私?

后来陆续有一些唱片公司召集旗下艺人共开直播连线演唱会,我甚至在想,他们是自愿直播的呢?还是碍于永不停歇的娱乐产业竞争,被迫加入这场隐形的网络大战?

在连串直播中,可以看见部分歌手的不适应,演奏的对象从热情的听众变成冷冰冰的摄像头,也少了音乐现场最具魅力的互动。

比利乔看起来是很乐在其中——他平时就很爱乱开直播——但他也在直播中坦言,希望早点踏上演唱会巡回的征途(我3月原本要去看他的台北演唱会……)。

在疫情灾难中,舞台表演者被迫即时作出转变来适应生态,虽然是权宜之计,但无疑也纾解了无数听众的隔离焦虑。也不禁令人联想,被关在家中的人们全面感受到了网络串流对于娱乐产业的便利性,步出隔离之后,人们是会急不可耐地冲去演唱会现场,还是发现躺在家就能看演唱会,从此掀开表演形式的新篇章?

我们正在一步步,被天时地利人和,推往虚拟的串流时代。

作者 : 郑翊(留台电影系学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