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8 07:20:00  2267485
邱颖慧.抗疫中联合国无作为?
异见萌芽

虽然后冷战时代通常被形容为单极体系,但美国的有利地缘政治位置,也打开了多边主义的空间。与此同时,世界见证了一些了区域国际社会的建立,在许多情况下,国家整合和跨境合作展现了这种拓展。

今天,冷战过了30年后,多边主义似乎陷入危机。冠病突如其来的爆发掌控了全球话语,而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竞争正在侵蚀冷战后建立的多边主义基础。

这引发了关于这种不断转移的世界秩序的激烈辩论,有人欢迎全球世界秩序的转移,也会人反对。不幸的是,这种转移打乱了民主治理,并为具有强烈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元素的霸权主义增长开辟了道路,因为大多数国家倾向采用国家主义模式来对抗冠病,而不是通过区域或国际间合作。简而言之,如今多边主义面临着主权概念的挑战。

无论你站在哪一边,显然大家都在关注联合国,这个成立于1945年,致力于国际和平、稳定与合作的组织的角色。

根据我们的观察,由于大多数国家倾向选择单方面行动,各国在打击冠病时的国际或区域合作仍然非常弱。例如,最靠近的区域,《东盟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峰会宣言》仅在2020年4月14日宣布,是世界卫生组织在2020年3月11日宣布大流行的一个多月后。

大流行导致许多国家把自身利益放在首位。这种做法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即各国是否会在后冠病时代回到单边主义策略,并摆脱长期以来一直是促进各国之间合作的多边主义策略。

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正通过诸如一带一路之类的倡议稳步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然而,中国的计划因大流行而触礁,但它也设法迅速恢复。如今,中国向全球约12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医疗用品和团队,以及包括贷款在内的援助。所有的一切都增强了中国在全球世界秩序的地位,尽管这引起某些人的不安。

2020年10月24日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日。就在3月,联合国发表了一份新报告《共担责任,全球声援:应对2019年冠状病毒的社会经济影响》,其中描述了疫情的爆发速度和规模、确诊的严重性、以及疫情对社会和经济所造成的破坏。面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现在是时候反思联合国的角色了,尤其是在应对中美列强竞争方面。

2020年为盘点结果和利益相关团体提供了改善全球治理一个迫切需要的机会,以根据《联合国宪章》加强国际法律和全球秩序。

在讨论多边主义时,我们当然需要重新理解多边主义概念;但摆在我们面前的真正问题是,我们想要一个怎么样的联合国?在缺乏全球合作的情况下,诸如气候变化、军事冲突和不平等之类的问题将无法达成,那么未来会如何?我们如何才能实现这种全球合作与伙伴关系?

事实上,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采取更大胆的集体行动。随着针对冠病的互相怪罪的游戏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升温,世卫组织一再处于这场激辩的最前线,只因为它在协调对抗疫情中发挥着前线角色。

在联合国,中美之间的争斗是显而易见的。就在最近,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以人道主义精神,呼吁在疫情爆发时期全球范围内实现停火长达90天的草案已经搁置了数个星期,原因据说是因为华盛顿和北京无法就这个问题达成协议。法国和突尼斯起草的议案,也符合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3月23日要求全球停火以对抗疫情的呼吁。这让联合国在应对这场全球危机中陷入无助的局面。

学者安明傅(Amitav Acharya)日前在《耶鲁全球在线》(YaleGlobal Online)网站的最新文章《不负责任的超级大国必须合作》中强调,应对冠病揭露了世界列强和多边贸易组织需要改善其在革新、实情调查、资金以及更多其它方面的游戏规则。

其中写道:“在冠病大流行期间,中国和美国都没有拿出让人满意的表现,这给多边主义制度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放弃了领导共同应对共同挑战责任,不论是他自身或者是其政党和政府。”

多年来,中国的援助一直是该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因素。对于某些国家,尤其是那些资源有限且公共卫生系统很弱的国家来说,这种援助是迫切需要的。对于其他人而言,尤其是西方的话语中,此举被视为是中国利用这个悲剧来制造和扩大其软实力。

针对中国提供的冠病援助的反应不一,这让人对它在塑造全球治理中发挥领导作用,以及这将如何影响联合国的角色,有了新的观察。这个问题是有意义的,因为人们一直担心中国不仅在联合国,且在其专门组织中的积极作用日益增强。

目前,联合国的15个专门组织中有4个由中国人领导,包括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国际电信联盟(ITU)、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P)、以及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中国目前也是联合国的第二大捐助国,其捐助的款项占联合国常规预算的12%,仅次于美国的22%。

正如安明傅在文中强调的那样:“最重要的是,世界需要一种规范,提供知情、甚至是受到保护的责任,美中两国都认为对方的行为是不负责任和危险的。”

这种大流行已经清楚显示,多边主义对于人类来说是多么地关键。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全球大流行病没有边界,它强烈提醒我们,世界需要更多的多边合作和全球声援。

从人民之间、政府之间到国际机构之间,世界都面对各种级别的严重缺乏信任的情况。尽管联合国早已意识到人们对联合国的信任问题,但恢复对联合国信任的努力并未取得成功。

在这场危机之中,联合国的角色让人失望,其未能迅速做出反应也显示联合国冒着另一种风险,即让“强大”的政府继续单独采取行动,而罔顾全球责任。我们要如何前进?趁还来得及,也许是在大流行中采取大胆行动的时候了。

作者 : 邱颖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