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0 01:00:00  2268301
李群熙.防疫情还是救经济的政治豪赌
轻谈浅说


首相慕尤丁最近在防疫情还是救经济的重大决策中,演出一场生死攸关的政治豪赌。

4月23日,他说:虽然我国近日的新冠疫情有所好转,显现积极的迹象,但仍须继续采取限制措施,直至疫情完全被控制为止。因此,政府决定第三次延长行动管制令至5月12日,且不排除再次延长的可能。

岂料,言犹在耳,8天后的5月1日劳动节那天,他却出人意表地来一个急转弯,宣布从5月4日起,有条件开放大部分经济和社会活动,只有小部分行业暂未解禁。

消息一出,引致各界议论纷纷。

人们疑惑不解,8天前,他才说仍须采取限制措施,8天后,确诊人数依然是两位数,疫情显然尚未被完全控制,况且5月4日矩离原订的5月12日,只不过相差9天,全民过去40多天坚守的成果,实在是没有必要拿来与区区的9天豪赌一把。他为什么要迫不及待的宣布提早开放呢?

还有,从他宣布5月4日开始解禁后,绝大多数的州政府并不买账,可见他是在很匆忙的情况下做出决定,没与各州沟通,甚至事先通知一声也没有,何其仓促?!

说是解禁,可是实施的具体方案却不清不楚,附带许多模凌两可的条件,尤其是外劳的筛检费等含糊不清,恰似“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很多商家皆不敢贸然开业,免得触犯行管令,赔了夫人又折兵。

行管令实施40多天,收到抑制疫情的效果,是前线的医护人员用生命和鲜血、全民用自由和忍耐、企业界用血本换来的。人们担心,一旦开放后导致疫情反弹,不仅前功尽费,恐怕第二波的疫情更凶险,日本的北海道、德国、新加坡太早开放后的严重后果是前车之鉴。

众多民间组织在网上发动联署反对提前开放、全国多数州政府拒绝执行中央的指令,皆因担忧反弹带来无可弥补的损失。而反弹的效应是要一段时间后才显现出来,到时候才来后悔,为时已晚。拿生命来与拼经济作豪赌,孰轻孰重?

慕尤丁及囯盟政府明知提前开放可能引发反弹,为什么还要冒险呢?

堂而皇之的理由是救经济,深层的剖析,实际上是要巩固本身和国盟脆弱的政权。

众所周知,国盟是在“议会政变”中,从后门入主布城,其正当性一直受到广泛的置疑,更何况在国会的222个席位中,国盟占114席,仅以2席的优势霸据政权,114席又是由多党组成,成分复杂,各有各的理念和利益考量。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其中几位“良将”“贤臣择主而侍”蝉过别枝,政权随时易手。当中,又以慕尤丁的境况最为危急。

慕尤丁原是马哈迪医生的副手,听命于老大,此次“越权犯上”当首相,被老马视为“背叛”。尽管他尝试与老马修好,写信向他道歉,可是,老马始终不给脸子,说道歉于事无补。

让慕尤丁最胆战心惊的是,土团党自2016年创党以来的首次中央理事选举,原订于6月举行。初选提名后,老马在无对手下蝉联党魁,说明其魅力末减当年。

慕尤丁在寻求蝉联主席时,却遇到老马的儿子慕克力的拦路,鹿死谁手,尚待分晓。若慕尤丁败选,仕途堪虑。

深知自己身处险境,也非老谋深算的老马的对手。他步步为营,乘着疫情蔓延的良机,安排国会于518仅开会一天,只有他个人秀,其他人全坐冷板凳,抬高身价。

冠状疫情对我国的重创可称史无前例,行管令使经济停摆,加上石油价狂泻,政府不单收入锐减,还要拿出2600亿令吉救经济,国库早已见底,再也抵不住脆弱的经济压力。各行业及老百姓更苦不堪言,难于支撑下去。

如何处理来势凶猛的疫情,对任何国家都是一项重要的考验。处理得好,将得到赞赏和支持,反之,可能要付出下台的代价。

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国家和私人企业的经济危机,更为了保住政权,慕尤丁兵行险着,使出政治豪赌的一招,即提前开放禁令。

此招若成功,国家和企业提前走出困境,则他将保住首相宝座,否则只好回家种番薯去了!

作者 : 李群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