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0 00:00:00  2268512
陈绍安‧509的亢奋与沉痛!
天马行空

509,是一个纪念日;纪念成功,也纪念失败!

还记得2018年509过后的心情吗?说是亢奋,不为过是吧?

脸书上有人贴文,2018那一年,509前热血爆棚,2020这一年,509后冷眼旁观。

是的,冷冷的。

要不是疫情大爆发,要不是行动管制令,要不是全民聚焦抗疫,要不是抗疫气氛令政客不敢妄言、妄动以免犯天下,过去50余天政治不可能这样平静。非常肯定的是,没有COVID19,没有行管令,政治早已闹翻天,不用等到518国会复会,政治气氛早已水深火热,各个政党和政客之间,早已你死我活。

所以说,是COVID19、是行管令给了人民一个远离政治、耳根清静的时间和空间吗?

也不是。

COVID19其实已把人民推向持久性的困境中,不论是生活、工作、休闲方式,都不复以往了,唯独不变的,是政治斗争;无休止的政治斗争!

不要忘了,确是政治突变,直接或间接引发不可控的疫情。

不要忘了,今年2月之前,我国可是东盟各国称羡的抗疫模范,严密把关且快速治疗之举,让当时的卫生部长赢得世界赞许,那时诺希山都还没这么出名。

只不过,那段非常关键的时期,理当专注处理抗疫工作,包括需要跨部门协作的部长、副部长等政治人物,忽然陷入“喜来登事件”而无法自提拔,直至走出喜来登酒店,回头再看时,才惊觉全部人都在争权夺利那些天,COIVD19已经突破防线入侵我国了。

现在,行管令实施4阶段,每一阶段14天,合计56天,所造成的损失岂是千万令吉、万万令吉算得准的?数以亿令吉计的援助拨款发放至今,都没见解决了行管期间造成的伤害,包括没见获得拨款援助的人们,得以克服和解决抗疫带来的,长久且深不可测的生活难题。

然后,疫情缓和下来了,看似风险趋平了,一个政变引发的疫情危机之后,再估算一下这场疫情耗尽国家多少财力了?成功击退疫情之后,又谁会跳出来说是谁的功劳了?如果听到有人盛赞那个政治人物,包括盛赞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英明决策,才得以让国人摆脱COVID19的风险,才让国人在过去50余天的高风险期内保住大命,那可相信会有大把人难以苟同。

他们反而会认为,人民不欠政府甚么,人民都奉公守法,人民都乖乖缴税,乖乖的人民却要为不乖的政治人物、政府引发的祸害买单,要把长年累月缴交的税款,挪出一大部份用来支付抗疫拨款,包括用来推动所谓的经济振兴配套等。

如此抗疫,结果真击退疫情之后,就算成功了?就可居功了?

不!

即便人家说,慕尤丁因为宣布行管令、因为发放援助金、因为频频上国营电视而名气大增,但是只要有人重翻历史寻找印记,就难以洗清因政变露出破洞,让COVID19有机可趁的事实。

即便人家说,这些日子来慕尤丁民调得分因此节节上升,这不就有点像借COVID19拉高民调得分率吗?这民调高分得来似乎也不值得光荣。

记得有一回慕尤丁在电视播时,也承认自己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府,不是人民选出来的首相,但也一样关心人民,保证抗疫期间不会遗漏任可人,包括你,包括我。

结果,你有被遗漏的感觉了吗?4片口罩你拿到了吗?

结果,疫情趋稳之后,很多人都要开始结账了。

关于希盟和国盟的账,就让希盟和国盟自己去结。

真正的人民不是希盟,也不是国盟的应声虫。真正的人民要结的账,也不能算是希盟,还是国盟的账。真正的人民要结的,是2018年509以来,以至2020年509之后,都还无视人民利益,都还在为了个己政治利益,都还在放任时局失控,都还在祸害国家经济的无耻政客。

所以说,不要以为击退COVID19,就可以做英雄了。

所以说,2018年的509,是纪念人民的成功之日;2020年的509,或可用来纪念政客的失败之时。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