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0 16:18:57  2269044
建立更包容社会·SERATA推动两性平权
沙巴特写

■报道/王丽萍

尽管许多国家宪法,包括我国保障女性平等权利,不能存有歧视,但女性在各层面仍然面对各种不平等待遇,要达到性别平等仍有很长远的路要走,女权分子、女性权益和非政府组织仍在致力争取性别平等,也有组织积极纳入男性参与性别平等对话,通过两性合作带来改变。

沙巴平等、尊重与信任协会(Society for Equality, Respect and Trust for All Sabah─SERATA)是以关注男性为主的性别平等组织,希望通过女性与男性的对话与合作达到两性平等,建立一个更包容、没有任何性别或任何人感到被遗落的社会。

莎碧丽娜(左)与许裕明共同创办SERATA,让男性与女生就两性平权展开对活,共同迈向性别平等。
莎碧丽娜(左)与许裕明共同创办SERATA,让男性与女生就两性平权展开对活,共同迈向性别平等。

让男女成为平等盟友

创办人莎碧丽娜(Sabrina Aripen)于2013年起曾参与沙巴妇女组织(SAWO)等女性与性别平等非营利组织,在2017年到美国参与计划时,接触到美国家庭假(family leave)议题及相关非政府组织,意识到在我国总只是谈论女性议题,而男性其实也有照顾小孩的责任,回国后写了几篇文章,谈及性别平等议题也应该包含男性,尤其是从父亲的角色开始。

2017年她把于2016年设立的SERATA正式注册为非营利机构,与其他性别平等组织注重于女性及赋权女性不同的是,该会的活动较关注男性与男孩,把他们纳入性别平等对话,以期减少性别差距,也推动MenCare全球性的父亲运动。

莎碧丽娜(左四)及许裕明(右)与活动参与者合影。
莎碧丽娜(左四)及许裕明(右)与活动参与者合影。

性平促进组织MenCare自2011年发起全球父亲运动以来,全球有约50个国家活跃其中,以推动更多男性参与教育孩子、扮演更活跃的父亲角色,尤其是父亲教育孩子方面的角色。

该组织的旨在促进男性以公平、非暴力的父亲和照顾者的身份参与,以实现家庭福祉、性别平等以及母亲、父亲和孩子更好的健康。该运动鼓励全世界男性承担照顾的工作,目标是让男性成为支持女性的社会和经济平等的盟友,部分是通过对育儿和家务劳动承担更多责任。

该组织相信,只有男人承担全球50%的儿童保育和家务劳动,才能实现真正的平等。该组织两年一次发布“全球父亲状况报告”,并曾指出分摊照顾工作的男性比较快乐、夫妻关系比较好、小孩比较快乐,而当父亲承担至少40%的育儿责任,忧郁症和吸毒的风险也较低。

配合丰收节举办的年轻男性教育活动。
配合丰收节举办的年轻男性教育活动。

马性别差距指数偏低

多年来,社会运动分子努力争取与捍卫女权、两性平等而拉近了两性差距,但我国仍有许多悬而未决的歧视、偏见、刻板印象造成的性别差距问题,如童婚、性骚扰、公共与私人领域高决策层面女性代表比例依然低落等,莎碧丽娜表示,我国的性别差距指数依然偏低。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我国在153个国家中排名第104,该报告是评估各国家在经济参与和机会、教育程度、健康与生存和政治赋权的性别差异,而我国在赋权女性于政治领域方面的排名更差。

莎碧丽娜说,在教育程度方面包括到大学,女性与男性已达并驾齐驱,但在职场、公共与私人领域最高决策职位及议会方面,仍存在不平等现象,女性的代表依然比例不足,越高的职位,女性越少,低层工作也以女性居多。

此外,不管在联邦或州内阁府及议会,女性代表比例都不足,今年发生政变后新组成的联邦内阁也很少女性;沙巴方面,在上届大选,沙巴的女性候选人仅占11.6%,而州内阁的11名正部长中,只有一名女性。

“今年政权转移之前(希盟执政时)我们有取得了一些进展,并正在推动性骚扰法令、更多地谈论性别平等、争取7天陪产假也有进度,但政变后内阁变得更多男性,之前的议程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配合父亲节举办的比赛,筹委与优胜者合影。
配合父亲节举办的比赛,筹委与优胜者合影。

让50%的声音被听见

也是SERATA共同创办人及莎碧丽娜丈夫的许裕明(Robert Hii)表示,世界一半的人口是女性,我国甚至超过半数人口是女性,但内阁超过90%是男性,无法反映代表性比例及发言的权利。

他说,诚如SERATA希望建立一个更包容的社会,让没有任何性别或任何人感到被遗漏,但暂不谈其他弱势群体、不谈种族差异、性别边缘群体,只简单二分为男性和女性,如果世界50%的人口连在自己家里都无法感到安全,如何期望她们去照顾其他人?

“如果可以让这50%的声音被听见和看见,我们就可以关注在大部分的课题上,包括经济及其他方面,全世界也可以携手合作,而不是只有男性领导世界。”

积极育儿法(positive parenting)活动。
积极育儿法(positive parenting)活动。

女性在家不一定安全

莎碧丽娜强调,事实上,每次举办活动时,她在开始时都会强调一点,即性(sex)和性别(gender)是有差别的,两者是不同的东西。性是在一个人出生时的生理属性,但谈到性别时,一个人是男性或女性并不一定与出生时的性器官是对等的。

“当谈到性别平等时,我们要男女一样,但那并不是重点,而是女性应与男性拥有一样的权利,一如联合国人权宣言阐明所有人享有自由平等时,并没有提到男人和女人,但这并不足够,我们还需要其他的理解让女性获得和男性同样的权利,如表达自己的自由、在家感到安全等,但事实是女性在家也不一定觉得安全。”

她表示比起男性,女性出门走在街上也不觉得安全,男性可以毫无顾忌地在夜里上街,女性却要注意四周的安全且受到限制,当女性无法感到安全,无法放下警戒心,这世界怎么可说是平等?

莎碧丽娜指出,当谈到性别平等,这不只是关系到女性,也关系到男性,而很多女性组织在做赋权女性、提供女性技能训练和援助,SERATA把男性包含在性别平等的对话,而且很多涉及女性的课题如家暴、性侵的加害者主要是男性。

赋权活动也是SERATA注重的一环,图为举办社交媒体工作坊的参与者合影。
赋权活动也是SERATA注重的一环,图为举办社交媒体工作坊的参与者合影。

须改变养育方式

对女性与男性的传统角色与刻板印象仍主导马来西亚对性别平等的看法,根据国库研究机构,我国女性承担无薪家务的时间比男性高出两倍。尽管现在已有很多职业女性,女性仍被期待在家庭中扮演打理家务、照顾孩子与家人等的角色,甚至必须在事业与家庭之间做出选择。

莎碧丽娜表示,性别不平等的课题也需要回到人们如何养育男孩和女孩,即使在他们出生之前已被赋予各种期望,例如男子就要坚强及必须担当一家糊口之主等,而女子就必须温柔、斯文、需要被保护,这都是社会建构的。

“我们是时候转换对话的方式,而不是停留在男性和女性就应该如何的刻板印象。为什么父亲不能是好父亲和贴心的人?为什么当男性比较贴心或比妻子赚得比较少时,就会觉得他少了男子气概?”

她指出,在大马,人们依然认为父亲是挣钱养家的人,不活跃于家务及教育孩子,很少人谈论家庭主夫,“在我成长过程中,的确,父亲都在外工作,母亲在家,但现在已有很大变化,很多职业女性,也有更多的双薪家庭。可悲的是,职场的情况并没有随着转变,我们的职场依然认为一个家庭只一人赚钱养家,现实却是有两个。”

她表示,尽管我国已规定90天的产假,但除了公务员获7天陪产假,私人界是否提供全看雇主,给人的印象是父亲不需要育儿、父亲对保育孩子无关紧要,只有母亲需陪着孩子。

莎碧丽娜在开始谈论父亲的身份时,访问了一些年轻的父亲,他们都谈及自己与父亲那一代有很大的差别,指现在的父亲会比较关心和照顾孩子,主要是他们的妻子也工作,必须有人分担和协助妻子的工作,否则妻子会很辛苦。

“虽然我们不会把这些标签为性别平等,但至少看到一些改变,如果他们可以站出来让那些完全不看顾孩子(或做家务)的父亲看到和感到羞惭,那是很棒的事。”

反贪污工作坊。
反贪污工作坊。

从小认识两性平等

过去几年,SERATA举办过许多活动,包括健康的男子气概(healthy masculinity)工作坊、讲座等,以及关注男性做为父亲的身份,例如父亲节活动、两性关系与婚姻课程等。

该会今年计划到学校举办尊重的男子气概(respectful manhood)活动,希望可以带来启发,让孩子从小开始,尤其让男孩一起认识两性平等及不歧视,解决妇女及女孩长期所面对的歧视问题。

该会早前也举办了反贪污讲座,因涉及贪污活动者以男性为主,并相信贪污与性别不平等问题相关。该会目前也尝试获得资金办活动鼓励女性更积极参政,“我们现在有很多重要议题与女性相关,却因女性在内阁或议会的代表不足而被视为不重要。”

在行管令期间,他们在家善用互联网平台举办了网络论坛,也把瑞士男性照护(Switzerland MenCare)有关如何抗压的传单翻译成马来文在我国发布,教导民众如何在行管令期间舒解压力及可以做些什么,尤其冠病疫情和行管令无法控制的情况,没有任何一方应被怪罪,尤其是另一半。

该会也发文批评女妇、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在社交媒体发布争议性的文宣,包括建议女性在家上班也要保持上班时的模样,并应模仿卡通角色小叮当的声调撒娇等,并直指有关的文宣不止宣扬父权及充满偏见,对女性和男性都有害,因家庭事务和教育小孩是全体成员的责任。

SERATA也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些有关男性在维护家庭和谐的责任,而不是使用暴力,以及在感到压力,应寻求其他的舒解方法,“我们必须承认每个人都会有压力,有压力并没有错,尤其是男性可能觉得自己要确保家人的安全与温饱的责任更重,但这都不是使用暴力的借口。”

致力吸引男性参与活动

今年的父亲节因疫情和行管令情况不明朗,许裕明表示,即使办活动也可能是小型的或举办有关父亲的网络论坛,例如探讨如何可以改善现代父母的挑战,尤其是在行管令期间人们突然意识到要自己教导孩子,而对没有经历过1980年代或1997年经济风暴的30、40岁父母亲而言,面对这样的危机可以做什么。

惟他也表示该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吸引男性参与活动,即使是最细微的事或育儿工作坊,往往都是母亲参与而不是父亲,即使父亲参与是被妈妈要求而非自愿。

因此,该会今年的重点会放在吸收更多男性的参与,尤其男性是很多问题的原因,男性必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并以女性合作伙伴的关系携手迈向性别平等之路。

欲知更多详情可浏览SERATA脸书(Society for Equality, Respect and Trust for All Sabah)。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