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3 20:00:00  2271062
卜佛海.慕尤丁的日子在倒数中?
总编时间

509大选,4个政见不同,理念各异,但目标一致的政党携手合作,成功将执政了60年的国阵政府撵下台,创造了奇迹;当时,扮演要角的是马哈迪。2020年2月24日,希盟政府垮台,马哈迪也是关键性人物。如今,希盟向国会提呈不信任首相慕尤丁的私人动议,他还是动议人。换言之,希盟成败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他的角色。

可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就在大马历史上首次改朝换代的2周年纪念日,马哈迪和安华又和好如初了,消息传出,让许多人瞠目结舌。他俩在联合声明中强调“再次抛开歧见,放下争执”。不久前,我在此栏中谈到我国政坛上演的粤剧“六国大封相”,原来还没有大结局,而是一出连续剧,新剧情陆续有来。

“权力”会让人疯狂,更叫人欲罢不能。同样的,政治本身并不肮脏,污浊的是政客。19世纪中叶的英国首相巴麦尊说得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为了权力,明知道身边人是一个魔鬼,一再背叛自己,彼此仍然可以合作;即使对方笑里藏刀,心怀不轨,也不很在意,只要多提防点就好。

谁算计谁,谁又是造成希盟倒台或国盟未来可能失去政权的刽子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权力就要到手或已到手。什么“为了民族、为了宗教、为了国家”的伟大言论,听听就好,不必动容。

很显然,冠病并没有给政客带来教训,朝野都忘了国家在2月间再次“变天”前后,有一个星期没有政府,一个星期没有内阁,整个对抗疫情的重担都落在卫生总监诺希山肩上。当时如若能够阻止大城堡清真寺伊斯兰传教士集会,我国的冠病确诊病例可能减半。

现在眼见疫情日渐改善,朝野政治人物又蠢蠢欲动,另一轮权斗已经引爆。

慕尤丁可说是大马史上最弱势的首相,四面楚歌。他邀请12个政党加盟以巩固“国民联盟” ,但碰了一鼻子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说,巫统对国盟的支持,是建立在个别巫统国会议员加盟政府的基础上。

扎希绝对不是吴下阿蒙,必要时他会让慕尤丁“吃不了,兜着走”。慕尤丁组织了一个庞大的内阁,正副部长多达70人,但仍满足不了他的要求,尤其是他觊觎的副首相职位,至今没有下文。

土团党拥有36个国席(包括巫统青蛙),慕尤丁掌控32席,另外4个是马哈迪和他的亲信。慕尤丁必须仰赖国阵(42席)、伊党(18席)、砂拉越政党联盟(19席),合共115席撑住这个弱势政府。

如果慕尤丁无法满足巫伊的需索,所谓的“国盟政府”迟早倒台。与巫统和伊党合作,吃亏的只有土团党;由于选区重叠,土团党在来届大选将无可避免地与巫伊两党的候选人厮杀,且不讨好。

巫伊贪婪之程度已到了予求予取的地步,没有止境。慕尤丁为了满足他们的要求,同意让所有无官职的国会议员都获得分配政府相关公司高职;这是政治委任,不看能力和背景,但巫伊显然仍不满足,一再迫宫。巫伊如饥鹰饿虎,迟早将土团党吞噬。

即使在党内,慕尤丁也像只跛脚鸭,面对马哈迪的制肘,知易行难。慕尤丁准备召开土团党最高理事会议,开除马哈迪和慕克力两父子的党籍,又担心投鼠忌器,畏手畏脚。

前有强敌(巫伊),后有追兵(马哈迪),除非有奇迹出现,我相信慕尤丁的日子正在倒数中。

作者 : 卜佛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