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7 17:23:59  2273478
李佩娴·梦
城人小说

我作了场奇怪的梦。许多人都说,梦是没有知觉的,但我不信。我的梦总是让我有所感觉,且深刻且清晰。

梦里一片白蒙蒙,逐渐出现色彩与轮廓。

许多人在排队,无止尽地排队。我也不知道为何我正在排队。排了好久,终于轮到我了。我坐下来,和眼前这个人对视,对方看起来有些害怕甚至疑惑。我转身,心跳马上加速,那是一把有着枪械外型的针。

那支针很大,但针头较小,才令我冷静了一点。不过,那针头不是银色实心,却是绿色空心。

“这是什么?疫苗吗?”我突然想起昨晚睡觉前一直想着的那件事:啊,要是我能够对冠状病毒病免疫就好咯。

没错,昨晚我就是想着这件事,然后睡着。

“请问……这是什么?”

医生手上拿着针筒,却不愿开口多说些什么,表情十分委屈。我只好作罢,不问了。

“那个,其实我是左撇子哦。”

仍然没有人理会我。我只好开始用右手护着我的左手。医生很紧张,推开我的右手,用力打了一针。

是真的用力,我听见“咣”的一声,很大声。

不过,那一针并没有打到我的手,而是打进医生的手掌。医生接着打了另一针,也是不小心打进他自己的手掌。我感到有些愧疚,只好安静下来,不敢随意乱动。第三次,我才终于挨了一针,很痛,那支针好像打进我的骨头,我的左手都无法用力了。简直就是一动就痛!

这个时候,我开始想哭,因为这是一场很痛的梦。很痛很痛,痛得举不起我的手臂。可是!医生他挨了两针却一点痛也没有,只是露出恐惧的表情,那似乎是做了亏心事的表情。

“咦,这里还有凉茶贩卖机?哦,不用给钱的。”我向前走去,看见不远处有个神奇的机器。“医生你要吗?”

“我要龙眼。”医生罕见地出声。

我拿了满满一杯龙眼给医生,他一骨碌就喝完。我自己则拿了少少的火龙果水,小心翼翼地把水喝完,杯子底下还有许多火龙果种子,闪闪发亮像极了红色的钻石,也有蓝黑色的。怎么看也不像是火龙果种子呀!

“那些种子对你有帮助,喝完它。”不知道谁说着。

我把种子都倒掉。

我跟随前面的人走到下一个站点。原来刚才那个只是麻醉针,这次才是动真格!

最可怕的是那疫苗很大支,并且不是由人拿的,而是直接架在一旁,我需要坐上那特制的椅子,把手臂放好来,让那支疫苗从上面往下插入我的手臂。

在现实中,从我的经验看来,所有的麻醉都是假的,就算是真的麻醉了,也是会痛的,一定会痛的。但我又能怎样?一开始我是想逃跑的,后来看到前面有我认识的人,为了避免在熟人面前出丑,我就只能默默地坐上椅子,任由疫苗向我冲来了。我坐上椅子,闭上眼睛。

咦,竟然一点痛觉都没有,是梦醒了吗?不是!

我发现小妹就在我一旁。

“大姐,我要跟你去学校。”

“不行,我不想让你跟。”

“可是我就是要跟着你!”

“不可以,我就是不要你跟着我。”

我穿上黑棕色的拖鞋,一路奔跑着去我平时上班的地方,3Q幼儿园。这双鞋一开始穿着的时候还好好的,跑着跑着就把我的尾指卡在鞋子外面了,有点痛,但小妹还在后面追着我跑,我只好忍痛继续跑。

终于跑到学校后,我看见在学校负责清洁与卫生的阿姨站在庭院里浇花,而印度老师的车子不在原来的位置上。看来是我比印度老师早到。

一道很耀眼的光从头上下来,全部又变成白蒙蒙一片。

XXXXXX

突然,我醒来了。醒来后,我发现已经是早上6时59分了,就开始梳洗吃早餐等等。

悠悠地走到学校时,我看见在学校负责清洁与卫生的阿姨站在庭院里浇花,而印度老师的车子不在原来的位置上。看来是我比印度老师早到。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作预知梦了,但这次只预知半小时前的这些小事,还真是有些失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