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8 17:25:58 
75滞新者搭专车返马·包括14长者历来最多
热点
为确保乘客在巴士内的社交距离,座位也有贴纸提醒乘客分开坐。
为确保乘客在巴士内的社交距离,座位也有贴纸提醒乘客分开坐。

(新山18日讯)第4批获得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等单位协助的75名公民,今早从新加坡搭乘专车越堤回国,其中14名年长人士回国也是历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最年长者已76岁。

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透露,这批在新加坡工作或居住的国人当中,尚有44人是孕妇、2名携带孩子的母亲、5名孩童,其余10名是孕妇的丈夫。

母亲陪同孩童接受体温检测后逐一上巴士。
母亲陪同孩童接受体温检测后逐一上巴士。

男士徒步越过长堤入境

他说,这批国人是在上午10时、11时30分及下午1时,分别由3趟巴士从新加坡克兰芝巴士站出发往新柔长堤新山关卡,每趟巴士只载22人,以确保乘客保持社交距离。由于巴士的座位有限,并优先让给孕妇、老人与小孩,所以10名陪同怀孕妻子返马的男士,今早9时30分开始,就先从新加坡拖着行李步行越过新柔长堤入境。

陪同怀孕妻子返马的男士提前徒步越过长堤,等待妻子乘巴士抵达。
陪同怀孕妻子返马的男士提前徒步越过长堤,等待妻子乘巴士抵达。

他表示,圣约翰救伤队一如既往派出1辆救护车跟随巴士来回新柔长堤,居住在新加坡的救伤队队员也发挥爱心,准备椅子带到克兰芝巴士站,让孕妇与老人得以坐着等候。

“我还不确定下一轮回国巴士服务的日期,据悉已有一些孕妇等不及回国就在新加坡生产了,但我依然要感谢我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及Causeway Link巴士公司的协助。”

圣约翰救伤队救护车一如往常尾随回国巴士,以策安全。
圣约翰救伤队救护车一如往常尾随回国巴士,以策安全。

陈思如:将安排包车载父母回怡

回国长者的女儿陈思如(39岁,会计师)受访时指出,父母每年3月头都会到新加坡探望外孙女,原本准备在3月尾回国,没想到遇上行动管制令,被迫滞留新加坡。

她表示,父亲陈苏 (70岁)与母亲蔡月蓉 (66岁)在新加坡待久了受不了,一直吵着要回家,但当时疫情不稳定,兄弟姐妹都不敢让父母回国,也两度申请延长父母在新加坡的居留期限。

陈思如(右):父母结束隔离观察后,将安排私人包车载送他们返回怡保;左起是陈苏及蔡月蓉。
陈思如(右):父母结束隔离观察后,将安排私人包车载送他们返回怡保;左起是陈苏及蔡月蓉。


她说,由于她是新加坡永久居民,也需要继续工作,未能陪伴父母回国;在看到州议员曾笳恩有安排巴士协助年长者回国,想到父母不需要冒着危险徒步越过长堤,便立刻向当局申请。

她透露,父母在新山结束2星期隔离观察后,她将安排私人包车载返怡保,也会时刻与父母联系,了解生活情况。

李燕玲:感谢安排巴士助长者返国

在吉隆坡工作的李燕玲(45岁,保险业)告诉记者,母亲是“三高”患者,孩子坚决反对母亲徒步走回新山的要求,幸好曾笳恩安排巴士协助年长者返国,解决她的担忧。

她指出,母亲陈君颜(73岁)在3月份前去探望在新加坡工作的外孙女,却碰上我国与新加坡相继实施行管令及阻断措施,所以母亲只能暂住在表妹家中,并得到妥善照顾。

李燕玲(右):母亲3月份前往新加坡探望外孙女,结果被迫滞留当地;左为陈君颜。
李燕玲(右):母亲3月份前往新加坡探望外孙女,结果被迫滞留当地;左为陈君颜。

“我原本计划在母亲结束隔离观察后,让她搭飞机前来吉隆坡,但政府不允许跨州,加上担心机舱的感染风险,所以我大姐之后会去新山载母亲回到峇株巴辖的家。”

她表示,母亲懂得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家人将通过通讯软件与母亲保持联络,并希望疫情赶快结束,一家相聚。

陪同怀孕妻子返马的人夫,一早拖着行李越过新柔长堤。
陪同怀孕妻子返马的人夫,一早拖着行李越过新柔长堤。










作者 : 谢伟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